三国解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三国解 首页 《三国解》 三国解第二篇 查看内容

《三国解》第二篇 数学化运营的司马体系 第十四章:司马昭强势来袭

2016-8-19 15:05| 发布者: 傲Sir| 查看: 855| 评论: 7

摘要: 第十四章:司马昭强势来袭智者的代名词诸葛亮驾鹤归去,此时的鼎之三足全被削弱的与麻杆无异,任何一点点的外部力量,足以破坏代表几何稳定性的三个支点。如此有利之机,司马体系董事长司马懿立即启动最后战略。一、 ...

第十四章:司马昭强势来袭

 

智者的代名词诸葛亮驾鹤归去,此时的鼎之三足全被削弱的与麻杆无异,任何一点点的外部力量,足以破坏代表几何稳定性的三个支点。

如此有利之机,司马体系董事长司马懿立即启动最后战略。

一、司马懿兵变帝都

正当司马老板已经大局在握之际,佣兵辽东的公孙渊傻乎乎的突然起兵造反,自号为燕王,改元绍汉元年。起辽兵十五万,杀奔中原来。

曹睿立即招来司马懿讨论出兵计划,懿奏曰:“臣部下马步官军四万,足可破贼。”睿曰:“卿兵少路远,恐难收复。”懿曰:“兵不在多,在能设奇用智耳。臣托陛下洪福,必擒公孙渊以献陛下。”睿曰:“卿料公孙渊作何举动?”懿曰:“渊若弃城预走,是上计也;守辽东拒大军,是中计也;坐守襄平,是为下计,必被臣所擒矣。”

战役进行的简单顺利,以公孙渊的能力,被司马懿逼到坐守襄平中,正为所言之下计。最后城中粮尽,以宰牛马为食,马都没有了,如何出战?

最后采用 “孙子兵法”中军征第七篇的“围师必阙,穷寇勿迫”策略,先四面围攻到一定程度,之后在南门放开个口子,公孙渊配合的从此门逃出,被早已埋伏好的魏二代夏侯霸、夏侯威、张虎、乐綝直接拿下。随之顺利拿下襄平城,可怜公孙渊一家七十余口全部受戮!围师必阙的战术被司马体系屡试不爽,在后文中有精彩描述,请君细细品鉴。

本已完全取得军事控制权的司马老板,如此在军中威望再无二人。

同一时间,在帝都宫殿中,二十三岁继承曹丕皇位的曹睿,刚活到三十六岁,按理应该是最年富力强、生命绽放的黄金年龄,却迎来生命的最后闪华。司马懿火速赶到许昌,被曹睿连同前托孤大臣曹真的儿子曹爽,及其他重量级人物一起换到榻前,对着儿子曹芳说:“仲达与朕一体,尔宜敬礼之。”遂命懿携芳近前。芳抱懿颈不放。睿曰:“太尉勿忘幼子今日相恋之情!”言讫,潸然泪下。懿顿首流涕。魏主昏沉,口不能言,只以手指太子,须臾而卒。

再次重复一遍对曹丕的“无其能不就其位,无其福不拥其财”评价,无能力构建与其岗位相匹配的体系,无福德却聚拢大笔财富,必是取货之源。还是不断精进自身,并降低几个阶位去享受才是取踏实、健康、开心、长久之道。

在魏国,只要还是姓曹的据帝位,对司马懿的提防就没有一天松懈,可惜如今的司马老板再也不是曾经的文学掾,而是在军方早已建立唯一绝对权威的总都督。如今曹氏家族实在没有一个和司马懿体量相当的人物,被迫安排曹爽这位败家子上位PK司马懿。司马懿仅仅装病一场,曹爽就以为大势已控,开始无拘无束的陪刚刚继位的七岁小弟弟曹芳外出打猎游玩。

就在曹爽正飞鹰走犬之际,忽报城内有变,太傅司马懿带兵杀出帝都,直指曹爽的猎场。并派人向曹芳上奏表:“征西大都督、太傅臣司马懿,诚惶诚恐,顿首谨表:臣昔从辽东还,先帝诏陛下与秦王及臣等,升御床,把臣臂,深以后事为念。今大将军曹爽,背弃顾命,败乱国典;内则僭拟,外专威权;以黄门张当为都监,专共交关;看察至尊,候伺神器;离间二宫,伤害骨肉;天下汹汹,人怀危惧:此非先帝诏陛下及嘱臣之本意也。臣虽朽迈,敢忘往言?太尉臣济、尚书令臣孚等,皆以爽为有无君之心,兄弟不宜典兵宿卫。奏永宁宫,皇太后令敕臣如奏施行。臣辄敕主者及黄门令,罢爽、羲、训吏兵,以侯就第,不得逗留,以稽车驾;敢有稽留,便以军法从事。臣辄力疾将兵,屯于洛水浮桥,伺察非常。谨此上闻,伏于圣听。”笔者有点疑问,年仅七岁的小娃娃能认识几个字?如何都奏表?

尽管曹真不怎么样,帐下的桓范还是很有远见的,见大势已去,果断箴言:“此去许都,不过中宿。城中粮草,足支数载。今主公别营兵马,近在阙南,呼之即至。大司马之印,某将在此。主公可急行,迟则休矣!”可怜曹爽富二代,根本没有见过一点阵仗,自黄昏直流泪到晓,桓范入帐催促:“主公思虑一昼夜,何尚不能决?”爽掷剑而叹曰:“我不起兵,情愿弃官,但为富家翁足矣!”范大哭,出帐曰:“曹子丹以智谋自矜!今兄弟三人,真豚犊耳!”

司马懿可是不会给你考虑时间的,随之将桓范等人下狱,然后押曹爽兄弟三人并一干人犯,皆斩于市曹,灭其三族。小屁孩曹芳皇帝被封司马懿为丞相,加九锡。懿固辞不肯受。芳不准,令父子三人同领国事。

从此以后,魏国完成实际股权的完全移转。

 

二、二代接班人悉数登场

干掉曹爽,立即展开对曹爽嫡系的追杀,逼的夏侯四杰之老大、最能征惯战的夏侯霸,曾经跟随司马懿战功无数,竟被落得投奔姜维而去。不管你如何上跳下窜,只要不主动归顺体系的,终究再也无法逃出如来佛之手心。

承接诸葛亮之遗志,在夏侯霸为向导的支持下,蜀国体系二代接班人,诸葛亮唯一弟子姜维上奏刘禅祈求出兵伐魏。

姜维首次以兵马大都督的身份带兵上战场,和司马懿儿子司马师在牛头山举行盛大的兵马演习,继续延续诸葛亮六出祁山战况,双方继续大量折损兵马,最终也和诸葛亮一般不二,姜维带领残兵败将返回成都,司马师引得胜之师返回洛阳。

对司马体系最大的噩耗传来,司马懿染重病,把二子至榻前叮嘱几句让任何人都找不到破绽的话:“吾事魏历年,官授太傅,人臣之位极矣;人皆疑吾有异志,吾尝怀恐惧。吾死之后,汝二人善理国政。慎之!慎之!”言讫而亡。如此忠君爱国的大臣,儿子自然要世袭老子职位,长子司马师封师大将军,总领尚书机密大事,次子司马昭为骠骑上将军。

事态发展的当前局面,魏国已被完全掌控,蜀国、吴国也由原来的钢铁之躯,被虚弱成麻杆之体,司马懿自己名义上是曹操、曹丕、曹睿、曹芳四朝元老,活到七十三岁的高龄在三国已经成为另类,如此情形下自然是接班人的选择问题。司马老董事长当然继续延续一贯的老辣手段,效仿布局魏蜀吴的模式,同时推出司马师、司马昭的双保险接班人。历史的发展也一再证明,双保险体制是成功的重要法宝。

司马懿死后半年多一点,年龄小司马懿三岁,已过古稀的孙权也走到生命的尽头。太元元年秋八月初一日,忽起大风,江海涌涛,平地水深八尺。吴主先陵所种松柏,尽皆拔起,直飞到建业城南门外,倒卓于道上。权因此受惊成病,至次年四月内,病势沉重,乃召太傅诸葛恪、大司马吕岱至榻前,嘱以后事,嘱讫而薨,立太子孙亮为帝。

随着孙权的驾崩,三国全面进入二代阶段,司马体系的主战场魏国已经被进入第四代。不仅仅是三国,纵观中国五千年的历史,所谓的世袭制没有一个长久的,或者更有甚者,留给子孙的权力财富反成取祸之源。当然如果司马昭能够在那个时代认识到此问题,人类历史的轨迹也不会成为今天情况。

 

三、司马兄弟首秀

司马师接到孙权死亡的消息,希望借机扫平东吴,立即聚拢众将官:“今孙权新亡,孙亮幼懦,其隙正可乘也。”遂令征南大将军王昶引兵十万攻南郡,征东将军胡遵引兵十万攻东兴,镇南都督毋丘俭引兵十万攻武昌:三路进发。又遣弟司马昭为大都督,总领三路军马。

司马昭总领三路大兵,令胡遵为先锋:“先搭浮桥,取东兴大堤;若夺得左右二城,便是大功。”遵领兵来搭浮桥。

第二代整体实力与第一代比起来的确有几个数量级的差距。

东吴大都督、诸葛瑾的儿子、太傅诸葛恪,听知魏兵三路而来,聚众商议。三国仅存的第一代老将军丁奉曰:“东兴乃东吴紧要处所,若有失,则南郡、武昌危矣。”恪曰:“此论正合吾意。公可就引三千水兵从江中去,吾随后令吕据、唐咨、留赞各引一万马步兵,分三路来接应。但听连珠炮响,一齐进兵。吾自引大兵后至。”丁奉得令,即引三千水兵,分作三十只船,望东兴而来。胡遵与众将设席高会。忽报水上有三十只战船来到。遵出寨视之,见船将次傍岸,每船上约有百人。遂还帐中,谓诸将曰:“不过三千人耳,何足惧哉!”

“孙子兵法”总,行军篇云:“绝水必远水,客绝水而来,勿迎之于水内,令半渡而击之利,欲战者,无附于水而迎客,视生处高,无迎水流,此处水上之军也。”意思是说横渡江河,应远离水流驻扎,敌人渡水来战,不要在江河中迎击,而要等它渡过一半时再攻击,这样较为有利。如果要同敌人决战,不要紧靠水边列阵;在江河地带扎营,也要居高向阳,不要面迎水流,这是在江河地带上对军队处置的原则。

丁奉充分利用自身优势和敌兵劣势,半渡而击。三千吴兵,在魏寨中左冲右突。胡遵急上马夺路而走。魏兵齐奔上浮桥,浮桥已断,大半落水而死,车仗马匹军器,皆被吴兵所获。司马昭看到先机已失,勒兵而退。

没有丁奉,诸葛格也就猪头一个。

诸葛格以为东兴大捷是自己用兵如神的结果,屁颠屁颠的起兵二十万学诸葛亮六出祁山,期待开创不世功绩,同时急电姜维一起起兵。

司马昭看到东吴暂时不可为,引军助郭淮防姜维,下令毋丘俭、胡遵拒吴兵。

诸葛格没有构建任何体系,自身能力比猪还笨,做出让部队围城进攻新城的愚蠢战术。同样“孙子兵法”谋攻篇云:“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好不容易打开个缺口,还被新城守将张特用缓兵之计,重修城墙,傻乎乎的诸葛格跑到城下大骂对方不守诚信。被城上一箭射中脑门,差点挂掉。其实还真不如挂掉,至少可以成就烈士之名。

话说诸葛格同学,如此良机还不赶快借台阶往下走,竟然继续鼓动部队以更猛烈的火力攻城,最后逼迫部下蔡林引本部军投魏,才勒兵还吴。胜败本兵家常事,可你诸葛格更不应该恐人议论,先搜求众官将过失,轻则发遣边方,重则斩首示众。最后被孙亮连同孙峻等一帮臣子设计将其杀害,又一No zuo no die的典范。孙峻顺承诸葛格职位,被封为丞相、大将军、富春侯,总督中外诸军事,如此更迭只是酝酿东吴政局新的火山。

东吴战事刚刚消停,姜维和司马昭在南安城第二次硝烟再起。你来我往,惊险刺激迭起,双方杀的不亦乐乎,乱军中魏国最后一位军事战略战术卓绝且效忠魏帝的郭淮,曾经跟着曹真累立战功,被姜维拈弓搭箭望面门上尽力射去,魏兵急救淮归寨,拔出箭头,血流不止而死。

双方兵士消耗的差不多,郭淮被消除,司马昭的战术目标完成,各自收兵返回各自帝都,都在等待最后时机的到来。

司马师、司马昭兄弟通过对吴蜀的首秀,双双以形式上的大胜收场,以亮瞎眼的业绩完成对司马体系的控制权。

 

四、魏国再次换帝

司马兄弟既已替代司马懿取得全面控制权,傻乎乎的娃娃帝曹芳竟然想学汉献帝玩血书的把戏。且不说你周围全是司马体系的人,就是你真的成功,又如何保证灭司马兄弟的人不再成为第二个司马?再细细品味刘禅之言行举止,绝对一等一的大智慧者。

和曹操诛杀董承的过程100%完全重演,最终参与活动的太常夏侯玄、中书令李丰、光禄大夫张缉,三人腰斩于市,灭其三族。自己被诛事小,连累全家老少实在不智。曹芳自己被纳下玺绶,加齐王之爵,立即起程,非宣召不许入朝。

考虑到刚刚接管体系,司马兄弟以当前的影响力还不足以服天下,继续弄来个曹丕的孙子曹髦,一个十三岁的胎毛刚退的小屁孩做第五代傀儡皇帝。大将军司马师,入朝不趋,奏事不名,带剑上殿。

 

五、司马昭接管体系

曹髦刚刚被称帝,立即被自认为有几分实力的镇东将军毋丘俭、扬州刺史文钦找到出师之名,以废主为名,联合从淮南起兵。

此时的司马师,老董事长死后,刚刚控制住局势,自己身体出点问题,左眼长个肉瘤,不时痛痒,命医官割之,以药封闭,连日在府养病。忽闻毋丘俭淮、文钦起兵,立即邀请众将官商议对策。最后采用被司马昭使用超级爽的两大帅之一钟会的建议:“淮楚兵强,其锋甚锐;若遣人领兵去退,多是不利。倘有疏虞,则大事废矣。”司马师接招:“非吾自在,不可破贼!”安排二弟司马昭守洛阳,总摄朝政,自己乘软舆,带病东行。

提起钟会,必须和另外一位牛人邓艾对比解析。三角形具有数学稳定性,被老董事长司马懿应用到极致,如今鼎之三足基本名存实亡,需要的则是天平两个托盘之间的平衡。司马昭不愧继承老爹的优良基因,将不同阶段应该采用不同数学模型领悟的游刃有余,甚至说青出于蓝也一点不为过。司马体系通过巧妙利用钟会和邓艾这两位大帅,完成f(s, z)=j之后,再用极度绝妙的手段擦除,具体分析请君慢慢欣赏。

司马师在钟会和邓艾两大三国后期最顶级帅才的支持下,有惊无险的平定淮南后,自己倒是身心俱疲导致卧病不起,于是唤诸葛诞入帐,赐以印绶,加为镇东大将军,都督扬州诸路军马,自身班师回许昌。司马师的旧疾发作,目痛不止,每夜只见李丰、张缉、夏侯玄三人立于榻前。师心神恍惚,自料难保,遂令人往洛阳取司马昭到。昭哭拜于床下。师遗言曰:“吾今权重,虽欲卸肩,不可得也。汝继我为之,大事切不可轻托他人,自取灭族之祸。”言讫,以印绶付之,泪流满面。昭急欲问时,师大叫一声,眼睛迸出而死。

司马体系的双保险再次生效,细数五大双保险:东吴鲁肃死后有诸葛瑾,西蜀庞统死后有诸葛亮,接班人司马师死后有司马昭,除却魏国的司马懿和徐庶这对保险,其它四大双保险系统全部生效,天道酬勤,成功必定留给准备最充分的运营方!

 

五、姜维与邓艾

经过前期各种演练,司马昭驾轻就熟的接管体系。以司马昭为新的高地,体系启动蜀国的姜维继续开展联合军事演习,进而完成宏观战略部署。

演习一:洮水、狄道城之战

鼎立消耗到现在,最为富饶的天府之国也已经是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姜维只能带五万兵出发,看看这个数字也知道三国该结束了。首先姜维背水一战,在洮水大胜雍州刺史王经、征西将军陈泰。随后司马昭安排邓艾支援,邓艾率兵抵达陈泰镇守的狄道城,分析地图后曰:“洮水得胜,若招羌人之众,东争关陇,传檄四郡:此吾兵之大患也。今彼不思如此,却图狄道城;其城垣坚固,急切难攻,空劳兵费力耳。吾今陈兵于项岭,然后进兵击之,蜀兵必败矣。”作为体系在蜀国的继承人姜维绝对100%配合的“图狄道城”,结果理所当然的姜维兵败,蜀兵皆退于汉中。

演习二:上邽之战

姜维刚撤兵没几天,邓艾就和陈泰讨论军情,笑曰:“吾料蜀兵必出有五。”泰问其故,艾曰:“蜀兵虽退,终有乘胜之势;吾兵终有弱败之实:其必出一也。蜀兵皆是孔明教演,精锐之兵,容易调遣;吾将不时更换,军又训练不熟:其必出二也。蜀人多以船行,吾军皆在旱地,劳逸不同;其必出三也。狄道、陇西、南安、祁山四处皆是守战之地;蜀人或声东击西,指南攻北,吾兵必须分头守把;蜀兵合为一处而来,以一分当我四分:其必出四也。若蜀兵自南安、陇西,则可取羌人之谷为食;若出祁山,则有麦可就食:其必出五也。”

在体系的支持下,信息经过层层加密、层层解密后抵达蜀国。姜维在钟提大设筵宴,会集诸将曰:“汝等只知魏国地宽人广,急不可得;却不知攻魏者有五可胜。”众问之,维答曰:“彼洮西一败,挫尽锐气,吾兵虽退,不曾损折:今若进兵,一可胜也。吾兵船载而进,不致劳困,彼兵皆从旱地来迎:二可胜也。吾兵久经训练之众,彼皆乌合之徒,不曾有法度:三可胜也。吾兵自出祁山,掠抄秋谷为食:四可胜也。彼兵须各守备,军力分开,吾兵一处而去,彼安能救:五可胜也。不在此时伐魏,更待何日耶?”

最后张嶷战死,蜀中将士多有阵亡者,皆归罪于姜维。姜维继续上演孔明曾经的模式,上表自贬为后将军,可实际上还是行大将军事。

经过两次漂亮的演习,司马昭遣使持节,加艾官爵,赐印绶;并封其子邓忠为亭侯,顺利完成对邓艾的收服。自己则加封为天下兵马大都督,出入常令三千铁甲骁将前后簇拥,以为护卫;一应事务,不奏朝廷,就于相府裁处。

如此,司马昭卓越的完成对体系全面掌控。

 

六、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根基即成,司马昭没有丝毫老爹的婆婆妈妈、瞻前顾后习惯,立即实施贾充建议:“今主公掌握大柄,四方人心必然未安;且当暗访,然后徐图大事。”展开对异己清剿。

诸葛诞,第一个被钓鱼测试对象。贾冲作为钓客,发现诸葛诞不可收服,立即请司马昭派兵消灭。诸葛诞也非常人,发现问题不对,立即部下千人起兵,将扬州守将乐綝一刀砍下,叹声曾经曹操帐下风光无限的五子良将乐进,怎么养个如此不争气的小子。诸葛诞大聚两淮屯田户口十余万,并扬州新降兵四万余人,积草屯粮,准备进兵;又令长史吴纲,送子诸葛靓入吴为质求援,务要合兵诛讨司马昭。东吴丞相孙綝看到如此好时机,立即派遣大将全怿、全端为主将,于诠为合后,朱异、唐咨为先锋,文钦为向导,亲自起兵七万,分三队出发。

此时更显司马昭思维之缜密,领兵出发之际不忘带上傀儡皇帝,防止后院起火。愚笨的曹髦不学习刘禅的玩物丧志以求自保之法,竟然真有什么想法,司马昭警告道:“不然。昔日武祖纵横四海,文帝、明帝有包括宇宙之志,并吞八荒之心,凡遇大敌,必须自行。陛下正宜追配先君,扫清故孽。何自畏也?”髦畏威权,只得从之。

司马昭尽起两都之兵二十六万,保护车驾,浩浩荡荡,杀奔淮南而来。

第一阵轻松战胜吴兵,随之诸葛诞联合文钦、文鸯直接对上。司马昭才采用钟会的建议:“吴兵之助诸葛诞,实为利也;以利诱之,则必胜矣。”将诸葛诞杀退到寿春城不敢出门。

孙子兵法再次显现作为天下第一兵书的神妙。钟会建议:“不如三面攻之,留南门大路,容贼自走;走而击之,可全胜也。吴兵远来,粮必不继;我引轻骑抄在其后,可不战而自破矣。”司马昭高兴的手扶钟会脊背:“君真吾之子房也!”

寿春城中吴国将士看到一边有缺口,立即准备里应外合大破司马昭,被早有准备的魏兵杀的大败。最令人不齿的丞相孙綝不思自己用兵愚昧,竟然将责任全归属于部下,大将朱异没有死在对敌的沙场,反被自己不中用的老大以累败罪名斩杀,同时严令其它众将不许失败,自己被吓得跑回建业。最终结果只能是逼得全端子全祎献城投降,诸葛诞在大势已去之际,竟然杀死文钦,又逼迫两个儿子文鸯、文虎投敌,尤其文鸯,为司马昭后期立下汗马大功。

寿春被轻松拿下,诸葛诞乱军中被杀,司马昭不但继续巩固自己的领导地位,还获得好几员虎将,在新老板位置上愈加如鱼得水。

 

七、体系对邓艾的彻底收服

孙綝败回帝都,听闻派出的将士死的死、降的降,对留在建业的家属展开屠戮,就连吴二代孙亮也看不下去,准备对孙綝采取行动之际,反被孙綝提前发动政变,拔剑入内指吴主孙亮骂曰:“无道昏君!本当诛戮以谢天下!看先帝之面,废汝为会稽王,吾自选有德者立之!”叱中书郎李崇夺其玺绶,令邓程收之,亮大哭而去。

东吴终于也步入魏国后尘,孙亮从娃娃开始干了六年皇帝,十五岁就被赶下台,在发配的路上被毒杀。哪怕有刘禅一丝的智慧,也许就不至于落到如此地步。

孙綝安排琅琊王孙休为君,吴国开启三代历史。幸亏吴国还残存三国唯一一位第一代大将军丁奉,搞定孙綝后,重修吴蜀之盟,使得东吴又赚取多存世几年的资本。

地处蜀国的姜维按照体系要求,再次起兵,正面展开与邓艾的碰撞。这两位后三国的阵法大师,开启一场三国少有的阵法对垒,姜维按武侯八阵之法,依天、地、风、云、鸟、蛇、龙、虎之形,向邓艾示威。邓艾自负见识不比姜维差多少,领兵入阵,走投无路哀叹:“我一时自逞其能,中姜维之计矣!”忽然西北角上一彪军杀入,艾见是魏兵,遂乘势杀出。救邓艾者,乃司马望也。比及救出邓艾时,祁山九寨,皆被蜀兵所夺。艾引败兵,退于渭水南下寨。艾谓望曰:“公何以知此阵法而救出我也?”望曰:“吾幼年游学于荆南,曾与崔州平、石广元为友,讲论此阵。今日姜维所变者,乃长蛇卷地阵也。若他处击之,必不可破。吾见其头在西北,故从西北击之,自破矣。”

救邓艾一次还不算,在体系的信息支持下,邓艾第二阵又被姜维杀的大败,还身背四箭,刚好又被司马望所救。

结合随后墵山谷战役,邓艾再次被姜维杀的丢盔弃甲,司马昭不但没有降罪,反复加厚赐。使邓艾积累大量实战经验,确保攻打蜀国几乎不费兵卒之力轻松拿下,成为削去三国鼎立之一足的第一人。

如此一番安排,号称前三国诸葛、后三国邓艾的邓士载,彻底倒向司马体系,并安排司马望为其监护人,在此为司马昭的绝妙安排点赞。

就在姜维连战连捷,马山就一发不可收拾之际,再次启用召回诸葛亮的策略,姜维和老师一样,在需要的时候选择性的把“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忘记的光光的,带领得胜之师、采用和诸葛亮一般不二撤退方式败回帝都。

在此期间魏国又发生一场大事,曹髦非但没有学习前三代的失败教训,没有任何底子竟然说出:“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朕意已决,便死何惧!”入告太后准备灭司马昭,重掌朝纲。曹操最鼎盛时代都没有完成的大业,身边没有一个可用之才的曹髦只能被一戟从背上透出,死于辇傍。是年六月,司马昭立常道乡公曹璜为帝,改元景元元年。璜改名曹奂,字景明,乃武帝曹操之孙,于是魏国迎来最后一位皇帝,魏五代曹奂。

 

八、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安排三次大规模实战演习之后,体系对邓艾德智体美劳全方位的培养结束。

利用累次大败魏国赚取的威望,姜维将能够调动的势力全部发动起来,尽可能提空蜀国的守备力量,东拼西凑攒足大兵三十万,径取洮阳而来,为随后体系安排邓艾直取心腹做好战略准备。

三国第一智者刘禅和第一卜算师谯周寥寥几字,道出三国即将在他们的观摩下结束,谯周出班奏曰:“臣夜观天文,见西蜀分野,将星暗而不明。今大将军又欲出师,此行甚是不利。陛下可降诏止之。”后主曰:“且看此行若何。果然有失,却当阻之。”谯周再三苦谏不从,乃归家叹息不已,遂推病不出。针对这两位超级大神,笔者将在第四篇中专题解析。

针对姜维的出兵,邓艾分析曰:“向者姜维累出吾有粮之地,今洮阳无粮,维必料吾只守祁山,不守洮阳,故径取洮阳;如得此城,屯粮积草,结连羌人,以图久计耳。”望曰:“若此,如之奈何?”艾曰:“可尽撤此处之兵,分为两路去救洮阳。离洮阳二十五里,有侯河小城,乃洮阳咽喉之地。公引一军伏于洮阳,偃旗息鼓,大开四门,如此如此而行;我却引一军伏侯河,必获大胜也。”

体系将信息加解密后发送给姜维,姜伯约非常配合的安排夏侯四杰之首夏侯霸去踩雷。夏侯霸为前部,先引一军径取洮阳,见城后老小无数,皆望西北而逃。霸大喜曰:“果空城也。”遂当先杀入,余众随后而进。方到瓮城边,忽然一声炮响,城上鼓角齐鸣,旌旗遍竖,拽起吊桥。霸大惊曰:“误中计矣!”慌欲退时,城上矢石如雨。可怜夏侯霸同五百士兵,皆死于城下。有点能力阻挡体系前进的蟑螂蚂蚁,也被秋风扫落叶般清剿干净!

消除夏侯霸的战术目标达成后,体系继续开展对邓艾的实战培训。姜维再大胜邓艾一阵,逼迫邓艾退上祁山寨不敢出,姜维却带兵四面攻围。

时机差不多之际,第三次启动刘禅召回计划。黄皓奏后主曰:“姜维屡战无功,可命阎宇代之。”后主从其言,遣使赍诏,召回姜维。维正在祁山攻打寨栅,忽一日三道诏至,宣维班师。姜维也继续在最关键时刻选择性把“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忘记光光,再带领得胜之师、采用和诸葛亮一般不二撤退方式,先令洮阳兵退,次后与张翼徐徐而退,败回帝都。

姜维抵达帝都之后,以不亚于老师诸葛亮的演技,和刘禅大闹后宫,口口声声要杀黄皓,以刘禅的大智,当然配合的保下,造成姜维与朝廷不和之局。秘书郎郤正劝姜维曰:“将军祸不远矣。将军若危,国家随灭!”维曰:“先生幸教我以保国安身之策。正曰:“陇西有一去处,名曰沓中,此地极其肥壮。将军何不效武侯屯田之事,奏知天子,前去沓中屯田?一者,得麦熟以助军实;二者,可以尽图陇右诸郡;三者,魏人不敢正视汉中;四者,将军在外掌握兵权,人不能图,可以避祸:此乃保国安身之策也,宜早行之。”维大喜,谢曰:“先生金玉之言也。”次日,姜维表奏后主,求沓中屯田,效武侯之事。如此高大山的理由,刘禅立即准奏。

姜维返回汉中,聚文武诸将曰:“某累出师,因粮不足,未能成功。今吾提兵八万,往沓中种麦屯田,徐图进取。汝等久战劳苦,今且敛兵聚谷,退守汉中;魏兵千里运粮,经涉山岭,自然疲乏;疲乏必退:那时乘虚追袭。无不胜矣。”将蜀国有点能力的将士全部派出,胡济守汉寿城,王含守乐城,蒋斌守汉城,蒋舒、傅佥同守关隘。自己带着蜀国最有战力的八万精锐大军,常住沓中干起农民的活,开始大面积种植小麦,迎接f(s, z)=j的最后胜利。

蜀国的安排刚刚到位,司马昭立即启动最后攻势。

邓艾将姜维的布军图画成图本,申奏给晋公。司马昭收到图表后立即批示:“姜维屡犯中原,不能剿除,是吾心腹之患也。”贾充傻乎乎的提出:“姜维深得孔明传授,急难退之。须得一智勇之将,往刺杀之,可免动兵之劳。”虽然贾冲同学你想来见识卓绝,但对主上所构建的体系理解力实在太凹,幸亏中郎荀顗出来打圆场:“不然。今蜀主刘禅溺于酒色,信用黄皓,大臣皆有避祸之心。姜维在沓中屯田,正避祸之计也。若令大将伐之,无有不胜,何必用刺客乎?”司马昭顺坡下驴,大笑曰:“此言最善。吾欲伐蜀,谁可为将?”荀顗继续顺杆上爬:“邓艾乃世之良材,更得钟会为副将,大事成矣。”昭大喜曰:“此言正合吾意。”乃召钟会入而问曰:“吾欲令汝为大将,去伐东吴,可乎?”钟会是什么人物,立即领会:“主公之意,本不欲伐吴,实欲伐蜀也。”昭大笑曰:“子诚识吾心也。但卿往伐蜀,当用何策?”钟会将早已准备好的军事地图展示给司马昭:“某料主公欲伐蜀,已画图本在此。”昭展开视之,图中细载一路安营下寨屯粮积草之处,从何而进,从何而退,——皆有法度。昭看了大喜曰:“真良将也!卿与邓艾合兵取蜀,何如?”会曰:“蜀川道广,非一路可进;当使邓艾分兵各进,可也。”

钟会同学你极度聪慧没任何问题,但处处卖弄自己这点小聪明,处心积虑学习杨修当年的作风就值得商榷!在极度混乱、人人皆可称王称帝的三国时代,如此表现也许注定难得善终,特别还连累姜维同学和你一起作伴,更是遭罪不浅。

看到钟会筹划的如此完备,在当前最需要用人之际,司马昭立即拜钟会为镇西将军,总都关中人马,调遣青、徐、兖、豫、荆、扬等处将士;同时差人持节令邓艾为征西将军,都督关外陇上,制订伐蜀日期。

司马昭发出最后总攻檄文,昭告天下:“吾自征东以来,息歇六年,治兵缮甲,皆已完备,欲伐吴、蜀久矣。今先定西蜀,乘顺流之势,水陆并进,并吞东吴;此灭豸虎取虞之道也。吾料西蜀将士,守成都者八九万,守边境者不过四五万,姜维屯田者不过六七万。今吾已令邓艾引关外陇右之兵十余万,绊住姜维于沓中,使不得东顾;遣钟会引关中精兵二三十万,直抵骆谷,三路以袭汉中。蜀主刘禅昏暗,边城外破,士女内震。其亡可必矣。”

 

姜维作为诸葛亮一生收下的唯一一位学生,也许是幸运的,也许应该评价为最悲剧的。给笔者所带来的最大震撼,是诸葛亮的鞠躬尽瘁死而不已的精神,岂不也正是所有众生来到这个世界所追求的至高天道?

 

司马昭和姜伯约终不负所托,同心同德协力完成削断支撑鼎的三根麻杆足。特别是姜维,通过在邓艾和钟会之间完美周旋,即帮体系完成f(s, z)=j的最后一步,同时以牺牲自己生命为代价,巧妙设局避免何进董卓故事悲剧的重演,所有高潮敬请欣赏最后一章的精彩解析!


鲜花

握手

路过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游客 2017-4-6 09:43
Thanks , I have just been searching for info approximately this subject for a long time and yours is ...
引用 游客 2016-12-29 21:35
Howdy! I simply want to give a huge thumbs up for the nice intoimafron you have got here on this pos ...
引用 游客 2016-12-29 21:35
Howdy! I simply want to give a huge thumbs up for the nice intoimafron you have got here on this pos ...

查看全部评论(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