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解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三国解 首页 《三国解》 三国解第二篇 查看内容

《三国解》第二篇 数学化运营的司马体系 第十二章:清剿体系拦路虎羊

2016-8-17 15:04| 发布者: 傲Sir| 查看: 839| 评论: 7

摘要: 第十二章:清剿体系拦路虎羊司马懿在体系的筹谋下,经过数十年的潜伏,终得蛟龙入海脱浅滩,风云际会飞天上。司马懿和诸葛亮连起手来,展开对所有拦路虎羊的绞杀。一、马谡之死街亭之战,无论用孙子兵法还是吴子兵法 ...

第十二章:清剿体系拦路虎羊

司马懿在体系的筹谋下,经过数十年的潜伏,终得蛟龙入海脱浅滩,风云际会飞天上。司马懿和诸葛亮连起手来,展开对所有拦路虎羊的绞杀。

 

一、马谡之死

街亭之战,无论用孙子兵法还是吴子兵法去分析,都是一场非常典型的小型战役,笔者将在下章战役解析中细加描述,在此仅从体系剔除不稳定因子角度解析。

首先司马懿共同完成阻止魏延兵出子午谷的双簧,请张郃至帐下曰:“诸葛亮平生谨慎,未敢造次行事。若是吾用兵,先从子午谷径取长安,早得多时矣。他非无谋,但怕有失,不肯弄险。今必出军斜谷,来取郿城。若取郿城,必分兵两路,一军取箕谷矣。吾已发檄文,令子丹拒守郿城,若兵来不可出战;令孙礼、辛毗截住箕谷道口,若兵来则出奇兵击之。”

如果说史上最会冒险用兵之人,能出孔明之右者实在凤毛麟角。在此处竟然说诸葛亮平生谨慎,纵览诸葛安排的系列战役:火烧博望夏侯惇十万大军、火烧新野曹仁十万大军、火烧赤壁曹操八十三万大军、在周瑜账前立下军令状的草船借十万支箭、诸葛亮七星坛借东风、和关羽互立军令状赌曹操必走华容道、三气诸葛瑾……,如果说诸葛亮从三万大军中拨出五千给魏延就是冒险,这双簧演得也实在有点对不起观众,不过大局已掌握在手,重要的是尽快达成f(s, z)=j,鱼和熊掌不能兼得的情形下,戏演得差点也算情理之中。

接着就是安排马谡的后事,张郃:“今将军当于何处进兵?”懿曰:“吾素知秦岭之西,有一条路,地名街亭;傍有一城,名列柳城:此二处皆是汉中咽喉。诸葛亮欺子丹无备,定从此进。吾与汝径取街亭,望阳平关不远矣。亮若知吾断其街亭要路,绝其粮道,则陇西一境,不能安守,必然连夜奔回汉中去也。彼若回动,吾提兵于小路击之,可得全胜;若不归时,吾却将诸处小路,尽皆垒断,俱以兵守之。一月无粮,蜀兵皆饿死,亮必被吾擒矣。”

回到孔明大帐,细作告曰:“司马懿倍道而行,八日已到新城,孟达措手不及;又被申耽、申仪、李辅、邓贤为内应:孟达被乱军所杀。今司马懿撤兵到长安,见了魏主,同张郃引兵出关,来拒我师也。”孔明大惊曰:“孟达做事不密,死固当然。今司马懿出关,必取街亭,断吾咽喉之路。”便问:“谁敢引兵去守街亭?”言未毕,参军马谡曰:“某愿往。”孔明曰:“街亭虽小,干系甚重:倘街亭有失,吾大军皆休矣。汝虽深通谋略,此地奈无城郭,又无险阻,守之极难。”谡曰:“某自幼熟读兵书,颇知兵法。岂一街亭不能守耶?”孔明曰:“司马懿非等闲之辈;更有先锋张郃,乃魏之名将:恐汝不能敌之。”谡曰:“休道司马懿、张郃,便是曹睿亲来,有何惧哉!若有差失,乞斩全家。”孔明曰:“军中无戏言。”谡曰:“愿立军令状。”孔明从之,谡遂写了军令状呈上。

曾经七擒孟获、反间司马的惊艳才子,被司马体系谋划的一张军令状判处死刑。司马体系算无遗策,绝对需要保险再保险,立即安排王平作为内应,确保马谡街亭必失。孔明曰:“吾与汝二万五千精兵,再拨一员上将,相助你去。”即唤王平分付曰:“吾素知汝平生谨慎,故特以此重任相托。汝可小心谨守此地:下寨必当要道之处,使贼兵急切不能偷过。安营既毕,便画四至八道地理形状图本来我看。凡事商议停当而行,不可轻易。如所守无危,则是取长安第一功也。戒之!戒之!”

王平作为体系暗处最稳定发挥的人员之一,在东西川攻防战中诸葛亮智取汉中桥段,完美执行体系安排的各项任务,配合诸葛亮的这尊大神演义的精彩绝伦。如今又被安排执行更重要的工作,定不负所托。

考虑到兵败之后王平的安危问题,实力派的魏延还是需要的。孔明恐马谡、王平二人有失,又唤高翔曰:“街亭东北上有一城,名列柳城,乃山僻小路,此可以屯兵扎寨。与汝一万兵,去此城屯扎。但街亭危,可引兵救之。”高翔引兵而去。孔明又思:高翔非张郃对手,必得一员大将,屯兵于街亭之右,方可防之,遂唤魏延引本部兵去街亭之后屯扎。延曰:“某为前部,理合当先破敌,何故置某于安闲之地?’孔明曰:“前锋破敌,乃偏裨之事耳。今令汝接应街亭,当阳平关冲要道路,总守汉中咽喉:此乃大任也,何为安闲乎?汝勿以等闲视之,失吾大事。切宜小心在意!”魏延大喜,引兵而去。

仔细分析诸葛亮的安排,以马谡为统帅,王平为大将,高翔、魏延负责断后,表面看没有任何问题,核心关键点是王平随后的表现。

首先是马谡和王平的争论,已经犯下兵家大忌,孙子兵法云:“主孰有道?将孰有能?天地孰得?法令孰行?兵众孰强?士卒孰练?赏罚孰明?吾以此知胜负矣。将听吾计,用之必胜,留之;将不听吾计,用之必败,去之。计利以听,乃为之势,以佐其外。势者,因利而制权也。”这里王平作为战术执行层,不是考虑如何将主帅安排的工作出色完成,反和主帅议论孰对孰错。争论本身没有问题,但意见不能达成一致时,需要的是执行力,不是王平这样:“若参军欲在山上下寨,可分兵与我,自于山西下一小寨,为掎角之势。倘魏兵至,可以相应。”马谡不从。忽然山中居民,成群结队,飞奔而来,报说魏兵已到。王平欲辞去。马谡曰:“汝既不听吾令,与汝五千兵自去下寨。待吾破了魏兵,到丞相面前须分不得功!”王平引兵离山十里下寨。

如果从司马体系的战术分析,则王平的执行可谓完美,顺利搅乱马谡部署,并从两万五千兵中抽调五千精兵,剩下一些毫无战斗力“尽皆丧胆,不敢下山。马谡将红旗招动,军将你我相推,无一人敢动”的老弱病残,且没有一个可用之将,马谡命休矣。

之后就是司马懿围住马谡,一通混战,马谡自然大败。魏延得到消息,立即起兵反夺街亭,奈何杯水车薪,面对司马懿二十万大军,还有曹真的部队也过来抢功,两路大军夹攻之下,差点也命丧街亭。应该说这几人都还是挺能打的,最终都暂时保住小命,得以败出街亭。

接着上演童叟皆知的诸葛亮“空城计”的大戏。司马懿拿下街亭,立即指挥十五万大军到诸葛亮所在的“西城”,此时孔明身边别无大将,只有一班文官,所引五千兵,还有一半先运粮草去了,只剩二千五百军在城中。众官听得这个消息,尽皆失色。孔明登城望之,果然尘土冲天,魏兵分两路望西城县杀来。孔明传令,教“将旌旗尽皆隐匿;诸军各守城铺,如有妄行出入,及高言大语者,斩之!大开四门,每一门用二十军士,扮作百姓,洒扫街道。如魏兵到时,不可擅动,吾自有计。”孔明乃披鹤氅,戴纶巾,引二小童携琴一张,于城上敌楼前,凭栏而坐,焚香操琴。

司马懿前军哨到城下,见了如此模样,皆不敢进,急报与司马懿。懿笑而不信,遂止住三军,自飞马远远望之。果见孔明坐于城楼之上,笑容可掬,焚香操琴。左有一童子,手捧宝剑;右有一童子,手执麈尾。城门内外,有二十余百姓,低头洒扫,傍若无人,懿看毕大疑,便到中军,教后军作前军,前军作后军,望北山路而退。次子司马昭曰:“莫非诸葛亮无军,故作此态?父亲何故便退兵?”懿曰:“亮平生谨慎,不曾弄险。今大开城门,必有埋伏。我兵若进,中其计也。汝辈岂知?宜速退。”于是两路兵尽皆退去。此时司马懿心里一定在嘲骂:“傻小子,这是咱家集数十年心学培养的高管,你这个毛头小子把他拿下了,未来谁保咱家当皇帝?”

司马体系的CEO和董事长又一次在众人面前上演旷世大戏,一骗就是1800年,诸葛亮的神话被幕后老板彻底推向巅峰。孔明见魏军远去,抚掌而笑。众官无不骇然,乃问孔明曰:“司马懿乃魏之名将,今统十五万精兵到此,见了丞相,便速退去,何也?”孔明曰:“此人料吾生平谨慎,必不弄险;见如此模样,疑有伏兵,所以退去。吾非行险,盖因不得已而用之。此人必引军投山北小路去也。吾已令兴、苞二人在彼等候。”众皆惊服曰:“丞相之机,神鬼莫测。若某等之见,必弃城而走矣。”孔明曰:“吾兵止有二千五百,若弃城而走,必不能远遁。得不为司马懿所擒乎?”

下面的故事没什么可多讲的,接着就是马谡、王平、魏延、高翔返回。孔明先唤王平入帐,责之曰:“吾令汝同马谡守街亭,汝何不谏之,致使失事?”平曰:“某再三相劝,要在当道筑土城,安营守把。参军大怒不从,某因此自引五千军离山十里下寨。魏兵骤至,把山四面围合,某引兵冲杀十余次,皆不能入。次日土崩瓦解,降者无数。某孤军难立,故投魏文长求救。半途又被魏兵困在山谷之中,某奋死杀出。比及归寨,早被魏兵占了。及投列柳城时,路逢高翔,遂分兵三路去劫魏寨,指望克复街亭。因见街亭并无伏路军,以此心疑。登高望之,只见魏延、高翔被魏兵围住,某即杀入重围,救出二将,就同参军并在一处。某恐失却阳平关,因此急来回守。非某之不谏也。丞相不信,可问各部将校。”孔明喝退,又唤马谡入帐。

有王平这张王牌,自然所有责任全是马谡的,马谡泣曰:“丞相视某如子,某以丞相为父。某之死罪,实已难逃;愿丞相思舜帝殛鲧用禹之义,某虽死亦无恨于九泉!”言讫大哭。孔明挥泪曰:“吾与汝义同兄弟,汝之子即吾之子也,不必多嘱。”左右推出马谡于辕门之外。武士献马谡首级于阶下,亡年三十九岁,孔明大哭不已。

诸葛亮作为体系的首席执行官,将体系交付的任务无不以卓绝的手段完美执行,此处孔明挥泪斩马谡应该是发自内心的苦闷吧!如果说剔除其它不稳定因子,例如关羽、张飞、彭羕等等,毕竟都不是自己带出来的,唯有马谡,自占领荆州以来,从小跟自己长大,可谓才华横溢,如今大局一定,奈何马谡的惊艳才华差点葬送掉自己的老板,只有挥泪斩去,想来孔明的内心一定非常煎熬,此时孔明的一场大哭,能排除多少胸中郁闷,也许只有老天知道。

 

二、曹休之死

经过两位体系老大的闹腾,司马懿彻底坐稳魏国兵力掌权职位。接着诸葛亮退兵,司马懿也没有再打下去的必要。于是孔明返回汉中,惜军爱民,励兵讲武,以为后图。消息报到洛阳,魏主曹睿召司马懿商议收川之策。懿曰:“蜀未可攻也。方今天道亢炎,蜀兵必不出;若我军深入其地,彼守其险要,急切难下。”几句话将西川的战事撂下,并推荐郝昭防守陈仓道口,曰:“臣已算定今番诸葛亮必效韩信暗度陈仓之计。臣举一人往陈仓道口,筑城守御,万无一失:此人身长九尺,猿臂善射,深有谋略。若诸葛亮入寇,此人足可当之。”随后诸葛亮攻打郝昭用兵之拙劣,让笔者感叹到后期的孔明,竟然完全不顾观众之感受,可能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为达成最终策略也顾不上更多才导致的吧。

随之启动被尘封多年的东吴,终于安排点事情做做。报扬州司马大都督曹休上表,说东吴鄱阳太守周鲂,愿以郡来降,密遣人陈言七事,说东吴可破,乞早发兵取之。睿就御床上展开,与司马懿同观。懿奏曰:“此言极有理,吴当灭矣!臣愿引一军往助曹休。”

这时还有不长眼的贾逵竟然点破东吴之计:“吴人之言,反覆不一,未可深信。周鲂智谋之士,必不肯降,此特诱兵之诡计也。”司马懿立即跟进:“此言亦不可不听,机会亦不可错失。”魏主曰:“仲达可与贾逵同助曹休。”二人领命去讫。

曹休引大军径取皖城;贾逵引前将军满宠、东莞太守胡质,径取阳城,直向东关;司马懿引本部军径取江陵。

召陆逊,封为辅国大将军、平北都元帅,统御林大兵,摄行王事:授以白旄黄钺,文武百官,皆听约束。权亲自与逊执鞭。逊领命谢恩毕,乃保二人为左右都督,分兵以迎三道。权问何人。逊曰:“奋威将军朱桓,绥南将军全琮,二人可为辅佐。”权从之,即命朱桓为左都督,全琮为右都督,于是陆逊总率江南八十一州并荆湖之众七十余万,令朱桓在左,全琮在右。逊自居中,三路进兵。

周舫的心智、演技彻底将曹休骗住,再加上司马体系的内部支持,终于将曹休忽悠出来,自引一军来取东关。

周舫立即遣人密到皖城,报知陆逊。逊唤诸将听令曰:“前面石亭,虽是山路,足可埋伏。早先去占石亭阔处,布成阵势,以待魏军。”遂令徐盛为先锋,引兵前进。曹休率大军并车仗等器,尽赴石亭驻扎。次日,哨马报道:“前面吴兵不知多少,据住山口。”休大悔曰:“吾中贼之计矣!虽然如此,亦不足惧!”遂令大将张普为先锋,引数千兵来与吴兵交战。又是一场大战,最后还是贾逵带兵救了曹休,所带领的车仗马匹,军资器械,全部被东吴夺去,曹休惶恐之甚,气忧成病,到洛阳,疽发背而死。

司马懿听说体系目标达成,立即兵卒未出的带兵回家。众将接入问曰:“曹都督兵败,即元帅之干系,何故急回耶?”懿曰:“吾料诸葛亮知吾兵败,必乘虚来取长安。倘陇西紧急,何人救之?吾故回耳。”众皆以为惧怯,哂笑而退。有着体系支持,一封加密信函抵达蜀国,岂不大兵即刻攻来?这种挑衅岂不纯粹将体系的董事长也一并推上神坛?

曹休的死亡,曹操最有战斗力的养子、也是曹家最忠心的嫡系被拔出,魏国又去一臂膀。

 

三、常胜将军赵子龙驾鹤

东吴大破曹休,遣使致书蜀中,请兵伐魏:一者显自己威风,二者通和会之好。后主大喜,令人持书至汉中,报知孔明。

经过几年的修养,孔明帐下兵强马壮,粮草丰足,所用之物,一切完备,正要出师。听知此信,即设宴大会诸将,计议出师。忽一阵大风,自东北角上而起,把庭前松树吹折。众皆大惊。孔明就占一课,曰:“此风主损一大将!”诸将未信。正饮酒间,忽报镇南将军赵云长子赵统、次子赵广,来见丞相。孔明大惊,掷杯于地曰:“子龙休矣!”二子入见,拜哭曰:“某父昨夜三更病重而死。”孔明跌足而哭曰:“子龙身故,国家损一栋梁,吾去一臂也!”众将无不挥涕。孔明令二子入成都面君报丧。后主闻云死,放声大哭曰“朕昔年幼,非子龙则死于乱军之中矣!”即下诏追赠大将军,谥封顺平侯,敕葬于成都锦屏山之东;建立庙堂,四时享祭。

赵云是笔者最喜爱的历史人物,无论怎样,没有命丧沙场,活到七十多岁,在中国最地狱的年代绝对是寿终正寝。对子龙本人而言,也许有几分遗憾,但对笔者而言,也算整个三国唯一一点温馨

赵云老哥的驾鹤归去,出道没多久即跟着孔明一起出生入死、战役无数,诸葛亮在人间再无牵挂,为体系卖了一辈子的命,也终于可以卸下千钧重担,准备和那些被自己羽扇烧成飞灰的英灵们团聚了。

 

四、王双、费耀之死

赵云老哥的死,对诸葛亮的刺激绝对够量,这时不发泄一通估计当时就会郁积病折。立即再上书被后人称为“后出师表”的请愿书,在此供我们后人学习:

表曰:“先帝虑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故托臣以讨贼也。以先帝之明,量臣之才,故知臣伐贼,才弱敌强也。然不伐贼,王业亦亡。惟坐而待亡,孰与伐之?是故托臣而弗疑也。臣受命之日,寝不安席,食不甘味;思惟北征,宜先入南:故五月渡沪,深入不毛,并日而食。——臣非不自惜也,顾王业不可偏安于蜀都,故冒危难以奉先帝之遗意。而议者谓为非计。今贼适疲于西,又务于东,兵法“乘劳”:此进趋之时也。谨陈其事如左:高帝明并日月,谋臣渊深,然涉险被创,危然后安;今陛下未及高帝,谋臣不如良、平,而欲以长策取胜,坐定天下,此臣之未解一也。刘繇、王朗,各据州郡,论安言计,动引圣人,群疑满腹,众难塞胸;今岁不战,明年不征,使孙权坐大,遂并江东,此臣之未解二也。曹操智计,殊绝于人,其用兵也,仿佛孙、吴,然困于南阳,险于乌巢,危于祁连,逼于黎阳,几败北山,殆死潼关,然后伪定一时耳;况臣才弱,而欲以不危而定之,此臣之未解三也。曹操五攻昌霸不下,四越巢湖不成,任用李服而李服图之,委任夏侯而夏侯败亡,先帝每称操为能,犹有此失;况臣驽下,何能必胜,此臣之未解四也。自臣到汉中,中间期年耳,然丧赵云、阳群、马玉、阎芝、丁立、白寿、刘郃、邓铜等,及曲长屯将七十余人,突将无前,賨、叟、青羌,散骑武骑一千余人,此皆数十年之内,所纠合四方之精锐,非一州之所有;若复数年,则损三分之二也。——当何以图敌,此臣之未解五也。今民穷兵疲,而事不可息;事不可息,则住与行,劳费正等;而不及今图之,欲以一州之地,与贼持久,此臣之未解六也。夫难平者,事也。昔先帝败军于楚,当此之时,曹操拊手,谓天下已定。——然后先帝东连吴、越,西取巴、蜀,举兵北征,夏侯授首,此操之失计,而汉事将成也。——然后吴更违盟,关羽毁败,秭归蹉跌,曹丕称帝,凡事如是,难可逆见。臣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至于成败利钝,非臣之明所能逆睹也。”后主览表甚喜,即敕令孔明出师。

此表一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孔明受命,起三十万精兵,令魏延总督前部先锋,径奔陈仓道口而来。

信息抵达魏国,托孤大臣曹真史上出兵必败,正好借机表现一把自己,立即推出自己的大将王双,出班奏曰:“臣昨守陇西,功微罪大,不胜惶恐。今乞引大军往擒诸葛亮。臣近得一员大将,使六十斤大刀,骑千里征马宛马,开两石铁胎弓,暗藏三个流星锤,百发百中,有万夫不当之勇,乃陇西狄道人,姓王,名双,字子全。臣保此人为先锋。”召王双上殿,身长九尺,面黑睛黄,熊腰虎背。睿笑曰:“朕得此大将,有何虑哉!”遂赐锦袍金甲,封为虎威将军、前部大先锋。曹真为大都督。真谢恩出朝,遂引十五万精兵,会合郭淮、张郃,分道守把隘口。

王双和郝昭分别被曹真和司马懿推出,诸葛亮处理的手段足见体系内外之分。

蜀兵前队哨至陈仓,回报孔明,说:“陈仓口已筑起一城,内有大将郝昭守把,深沟高垒,遍排鹿角,十分谨严;不如弃了此城,从太白岭鸟道出祁山甚便。”孔明曰:“陈仓正北是街亭;必得此城,方可进兵。”命魏延引兵到城下,四面攻之。连日不能破。魏延复来告孔明,说城难打。孔明大怒,欲斩魏延。忽帐下一人告曰:“某虽无才,随丞相多年,未尝报效。愿去陈仓城中,说郝昭来降,不用张弓只箭。”众视之,乃部曲靳祥也。孔明曰:“汝用何言以说之?”祥曰:“郝昭与某,同是陇西人氏,自幼交契。某今到彼,以利害说之,必来降矣。”孔明即令前去。

若非靳祥的及时出现,魏延已经被诸葛借郝昭的手所杀,也省去孔明死后还要挖空心思,去安排那么大的一个局作死魏延。

靳祥的劝降自然无效,最大效果是延长魏延几年的寿命。再看孔明对司马懿安排大将的攻城之术,哪里是什么神算诸葛,纯粹比猪哥还猪哥。

首先是云梯攻城:军中起百乘云梯,一乘上可立十数人,周围用木板遮护。军士各把短梯软索,听军中擂鼓,一齐上城。郝昭在敌楼上,望见蜀兵装起云梯,四面而来,即令三千军各执火箭,分布四面;待云梯近城,一齐射之。孔明只道城中无备,故大造云梯,令三军鼓噪呐喊而进;不期城上火箭齐发,云梯尽着,梯上军士多被烧死,城上矢石如雨,蜀兵皆退。

接着冲车攻城:孔明大怒曰:“汝烧吾云梯,吾却用冲车之法!”于是连夜安排下冲车。次日,又四面鼓嗓呐喊而进。郝昭急命运石凿眼,用葛绳穿定飞打,冲车皆被打折。

最后地道攻城:孔明又令人运土填城壕,教廖化引三千锹钁军,从夜间掘地道,暗入城去。郝昭又于城中掘重壕横截之。如此昼夜相攻,二十余日,无计可破。

如此拙劣的手法,就是一头猪也能防守的住。

 

再观对体系外曹真及所派大将王双、费耀的战略战术:

孔明首先安排裨将谢雄、龚起测试王双的战力,谢雄战不三合,被双一刀劈死,龚起接着,交马只三合,办被双所斩。如此英雄的人物,奈何跟错组织,尽管有赵云之勇,也注定昙花一现。

陈仓不可功,立即安排姜维向曹真诈降。报山谷中捉得细作来见,曹真令押入,其人曰:“小人乃姜伯约心腹人也。蒙本官遣送密书。”贴肉衣内取出呈上:“罪将姜维百拜,书呈大都督曹麾下:维念世食魏禄,忝守边城;叨窃厚恩,无门补报。昨日误遭诸葛亮之计,陷身于巅崖之中。思念旧国,何日忘之!今幸蜀兵西出,诸葛亮甚不相疑。赖都督亲提大兵而来:如遇敌人,可以诈败;维当在后,以举火为号,先烧蜀人粮草,却以大兵翻身掩之,则诸葛亮可擒也。非敢立功报国,实欲自赎前罪。倘蒙照察,速赐来命。”

曹真帐下并非全是酒囊饭袋,与费耀商议曰:“今姜维暗献密书,令吾如此如此。”耀曰:“诸葛亮多谋,姜维智广,或者是诸葛亮所使,恐其中有诈。”真曰:“他原是魏人,不得已而降蜀,又何疑乎?”耀曰:“都督不可轻去,只守定本寨。某愿引一军接应姜维。如成,功尽归都督;倘有奸计,某自支当。”真大喜,遂令费耀引五万兵,望斜谷而进。

费耀见识不可谓不高明,只是和王双一样跟错组织。孔明羽扇一招,左有马岱,右有张嶷,两路兵冲出。费耀知是中计,急退军望山谷中而走,人马困乏。背后关兴引生力军赶来,魏兵自相践踏及落涧身死者,不知其数。耀逃命而走,正遇山坡口一彪军,乃是姜维。耀大骂曰:“反贼无信!吾不幸误中汝奸计也!”维笑曰:“吾欲擒曹真,误赚汝矣!速下马受降!”耀骤马夺路,望山谷中而走。忽见谷口火光冲天,背后追兵又至。耀自刎身死,余众尽降。

回到魏国帝都,司马懿在曹睿面前开始牛皮大吹:“臣尝奏陛下,言孔明必出陈仓,故以郝昭守之,今果然矣。彼若从陈仓入寇,运粮甚便。今幸有郝昭、王双守把,不敢从此路运粮。其余小道,搬运艰难。臣算蜀兵行粮止有一月,利在急战。我军只宜久守。陛下可降诏,令曹真坚守诸路关隘,不要出战。不须一月,蜀兵自走。那时乘虚而击之,诸葛亮可擒也。”睿欣然曰:“卿既有先见之明,何不自引一军以袭之?”懿曰:“臣非惜身重命,实欲存下此兵,以防东吴陆逊耳。孙权不久必将僭号称尊;如称尊号,恐陛下伐之,定先入寇也:臣故欲以兵待之。”

如此,王双命危矣。司马懿在洛阳自己喝着杜康美酒,动动嘴皮就削去曹真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找到的大将军,曹真自己也没有几天命可活。

曹真接旨:“切不可战,务在谨守;只待蜀兵退去,方才击之。”曹真帐下最有远见之人莫过郭淮,立刻明白此计是司马懿所谋。淮笑曰:“此乃司马仲达之见也。”真曰:“此见若何?”淮曰:“此言深识诸葛亮用兵之法。久后能御蜀兵者,必仲达也。”真曰:“倘蜀兵不退,又将如何?”淮曰:“可密令人去教王双,引兵于小路巡哨,彼自不敢运粮。待其粮尽兵退,乘势追击,可获全胜。”孙礼曰:“某去祁山虚妆做运粮兵,车上尽装干柴茅草,以硫黄焰硝灌之,却教人虚报陇西运粮到。若蜀人无粮,必然来抢。待人其中,放火烧车,外以伏兵应之,可胜矣。”

郭淮错就错在对司马体系和诸葛亮的低估,要知道诸葛亮可是用火的鼻祖,给火神爷使用火攻,岂不自寻死路?

看着曹真的运粮兵,在体系无孔不入的信息系统支持下,孔明笑曰:“此是魏将料吾乏粮,故用此计:车上装载者,必是茅草引火之物。吾平生专用火攻,彼乃欲以此计诱我耶?彼若知吾军去劫粮车,必来劫吾寨矣。可将计就计而行。”

魏兵探知蜀兵要来劫粮,慌忙报与孙礼。礼令人飞报曹真。真遣人去头营分付张虎、乐綝:“看今夜山西火起,蜀兵必来救应。可以出军,如此如此。”最终的结果是反被自己的大火烧得大败,狼狈逃回见曹真。曹真更是严守大寨,再也不出战。

对付体系外的曹真,计策如长江之水连绵不绝,蜀兵得胜后,孔明立即令人密授计与魏延,一面教拔寨齐起。杨仪曰:“今已大胜,挫尽魏兵锐气,何故反欲收军?”孔明曰:“吾兵无粮,利在急战。今彼坚守不出,吾受其病矣。彼今虽暂时兵败,中原必有添益;若以轻骑袭吾粮道,那时要归不能。今乘魏兵新败,不敢正视蜀兵,便可出其不意,乘机退去。所忧者但魏延一军,在陈仓道口拒住王双,急不能脱身;吾已令人授以密计,教斩王双,使魏人不敢来追。只今后队先行。”

能提前给人判死刑的,只有司马体系。当夜,孔明只留金鼓守在寨中打更。一夜兵已尽退,只落空营。却说曹真正在寨中忧闷,忽报左将军张郃领军到。郃下马入帐,谓真曰:“某奉圣旨,特来听调。”真曰:“曾别仲达否?”郃曰:“仲达分付云:吾军胜,蜀兵必不便去;若吾军败,蜀兵必即去矣。今吾军失利之后,都督曾往哨探蜀兵消息否?”真曰:“未也。”于是即令人往探之,果是虚营,只插着数十面旌旗,兵已去了二日也。曹真懊悔无及。

又是一石多鸟之计,即拔除体系外影响因子,又提升自己在朝中地位。

魏延根据孔明安排,当夜二更拔寨,急回汉中。细作报知王双,大驱军马,并力追赶。追到二十余里,看看赶上,见魏延旗号在前,大叫:“魏延休走!”蜀兵更不回头。双拍马赶来。背后魏兵大叫:“城外寨中火起,恐中敌人奸计。”双急勒马回时,只见一片火光冲天,慌令退军。行到山坡左侧,忽一骑马从林中骤出,大喝曰:“魏延在此!”王双大惊,措手不及,被延一刀砍于马下。

 

五、郝昭之死

魏国实力一再折损,地处东吴的孙权终于再也坐不住,其它两家都已经称帝,此时不称更待何时?张昭立即配合主上意愿,奏曰:“近闻武昌东山,凤凰来仪;大江之中,黄龙屡现。主公德配唐、虞,明并文、武,可即皇帝位,然后兴兵。”多官皆应曰:“子布之言是也。”遂选定夏四月丙寅日,筑坛于武昌南郊。是日,群臣请权登坛即皇帝位,改黄武八年为黄龙元年。

接着在体系的安排下,孙刘两家继续再玩阳奉阴违联合抵抗曹睿的大戏。

在最关键的时刻,郝昭稀里糊涂的病亡。笔者遍寻资料,未能查出郝昭年龄,用一千多士兵抵挡诸葛数万大军的强攻,即使继关羽之后最有战略战术排布能力的魏延,都对其束手无策;尽管体系安排需要,至少表面上让诸葛大大吃瘪。根据这些战绩推断,绝对应该是年富力强的年龄段。从其出道到死亡,短短几载,难道也是为配合体系的需要而被病死的?

 

六、张苞之死

孙刘联合的信息传到洛阳,有着体系支持的司马懿,此刻已经完全替代诸葛亮,分析道:“以臣愚意所料,东吴必不举兵。”睿曰:“卿何以知之?”懿曰:“孔明尝思报猇亭之仇,非不欲吞吴也,只恐中原乘虚击彼,故暂与东吴结盟。陆逊亦知其意,故假作兴兵之势以应之,实是坐观成败耳。陛下不必防吴,只须防蜀。”睿曰:“卿真高见!”遂封懿为大都督,总摄陇西诸路军马,令近臣取曹真总兵将印来。

数十年的努力,就是等此一刻,司马懿总督大军即将实现,还不忘在曹真面前风度翩翩的表演,直到曹真再三让“总兵将印”才接受,这才是大家风范!

诸葛亮和司马懿各带领自己大军再次兵扎岐山,继续在相互配合下,围绕武都、阴平两城展开谁先、谁后占领要地的精彩表演。结果当然是董事长低调、CEO技高一筹。当孔明兵力处于绝对优势,四面围攻郭淮、孙礼之际,杀的二人弃马爬山而走,张苞望见,骤马赶来,不期连人带马,跌入涧内,后军急忙救起,头已跌破,孔明令人送回成都养病,不治而亡。

这又是非常不合常理的大将军妖亡事件,自从刘备称帝以后,一员又一员的张苞就这样怪异离去。关键时刻马失前蹄,没有当场摔死却死在治伤的路上,刮骨疗毒的神医们全都跟随华佗而去?

 

七、托孤大臣曹真之死

司马懿和诸葛亮在岐山的大戏,互为精彩,各自赚取足够粉丝和声望之后,以孔明得病而结束。

等到诸葛亮的病好的差不多,魏国托孤大臣曹真也康复完毕,曹真立即请愿:“蜀兵数次侵界,屡犯中原,若不剿除,必为后患。今时值秋凉,人马安闲,正当征伐。臣愿与司马懿同领大军,径入汉中,殄灭奸党,以清边境。”

有意思的是,诸葛亮和司马懿同时判断这次曹真的出师必遇见暴雨:

蜀国:诸葛亮唤张嶷、王平分付曰:“汝二人先引一千兵去守陈仓古道,以当魏兵;吾却提大兵便来接应。”二人告曰:“人报魏军四十万,诈称八十万,声势甚大,如何只与一千兵去守隘口?倘魏兵大至,何以拒之?”孔明笑曰:“何其愚也!吾令汝等去,自有主见:吾昨夜仰观天文,见毕星廛于太阴之分,此月内必有大雨淋漓;魏兵虽有四十万,安敢深入山险之地?因此不用多军,决不受害。吾将大军皆在汉中安居一月,待魏兵退,那时以大兵掩之:以逸待劳,吾十万之众可胜魏兵四十万也。”

魏国:出师之后,司马懿对曹真:“不可轻进。我夜观天文,见毕星躔于太阴之分,此月内必有大雨;若深入重地,常胜则可。倘有疏虞,人马受苦,要退则难。且宜在城中搭起窝铺住扎,以防阴雨。”真从其言。未及半月,天雨大降,淋漓不止。陈仓城外,平地水深三尺,军器尽湿,人不得睡,昼夜不安。大雨连降三十日,马无草料,死者无数,军士怨声不绝。

但在曹真请愿出征时,司马懿非常配合的向曹睿上奏:“臣料东吴未敢动兵,今日正可乘此去伐蜀。”睿即拜曹真为大司马、征西大都督,司马懿为大将军、征西副都督,刘晔为军师。三人拜辞魏主,引四十万大兵,前行至长安,径奔剑阁,来取汉中。

司马懿诸葛亮的绝佳双簧,同时司马懿对魏出兵又如此明显的矛盾表现,难道没人读出其中几条内涵?

既然大雨如期而至,剩下的就是司马懿如何安排撤退、诸葛亮如何追赶的大戏。整个过程将这两位大神也的确秀得花枝招展。最后司马懿竟然还有心情和曹真玩打赌的过家家游戏,赌诸葛亮十日内必出两谷来追杀,司马懿:“子丹如何不信?吾料孔明必从两谷而来。吾与子丹各守一谷口,十日为期。若无蜀兵来,我面涂红粉,身穿女衣,来营中伏罪。”曹真:“若有蜀兵来,我愿将天子所赐玉带一条、御马一匹与你。”

当曹真老爷子心存侥幸准备等十日之期的赌约,看司马懿笑话之时,很快七日一晃而过,忽有人报谷中有些小蜀兵出来。真令副将秦良引五千兵哨探,不许纵令蜀兵近界。秦良领命,引兵刚到谷口,哨见蜀兵退去。良急引兵赶来,行到五六十里,不见蜀兵,心下疑惑,教军士下马歇息。忽哨马报说:“前面有蜀兵埋伏。”良上马看时,只见山中尘土大起,急令军士提防。不一时,四壁厢喊声大震:前面吴班、吴懿引兵杀出,背后关兴、廖化引兵杀来。左右是山,皆无走路。山上蜀兵大叫:“下马投降者免死!”魏兵大半多降。秦良死战,被廖化一刀斩于马下。

孔明把降兵拘于后军,却将魏兵衣甲与蜀兵五千人穿了,扮作魏兵,令关兴、廖化、吴班、吴懿四将引着,径奔曹真寨来。魏军措手不及,各自逃生。众将保曹真望东而走。

司马懿恰到好处的及时赶到,救走曹真。曹真也因此一病不起,如此佳机,算无遗策的司马体系如何能放过?一封可以当21世纪流行歌曲传唱、且不带一个脏字的文书送到曹真手中。

魏军领了书,奔回本寨,将孔明书呈与曹真。真扶病而起,拆封视之。其书曰:“汉丞相、武乡侯诸葛亮,致书于大司马曹子丹之前:窃谓夫为将者,

能去能就,能柔能刚;

能进能退,能弱能强。

不动如山岳,难测如阴阳;

无穷如天地,充实如太仓;

浩渺如四海,眩曜如三光。

预知天文之旱涝,先识地理之平康;

察阵势之期会,揣敌人之短长。

嗟尔无学后辈,上逆穹苍;

助篡国之反贼,称帝号于洛阳;

走残兵于斜谷,遭霖雨于陈仓;

水陆困乏,人马猖狂;

抛盈郊之戈甲,弃满地之刀枪;

都督心崩而胆裂,将军鼠窜而狼忙!

无面见关中之父老,何颜入相府之厅堂!

史官秉笔而记录,百姓众口而传扬:

仲达闻阵而惕惕,子丹望风而遑遑!

吾军兵强而马壮,大将虎奋以龙骧;

扫秦川为平壤,荡魏国作丘荒!”

曹真看毕,恨气填胸;至夜,死于军中。曹丕死前托给曹睿的三位大将曹休、曹真已去其二,剩下的兵权必须且只有归司马懿,f(s, j)=z的战略可以说基本实现。为体系卖了一辈子命的诸葛CEO,终于可以放下如山重担,准备和羽扇下的英魂团聚了!



鲜花

握手

路过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游客 2016-12-30 05:02
I might be betaing a dead horse, but thank you for posting this!

查看全部评论(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