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解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三国解 首页 《三国解》 三国解第二篇 查看内容

《三国解.经典版》第二篇 数学化运营的司马体系 第十章:后刘备时代大运筹

2016-8-15 15:02| 发布者: 傲Sir| 查看: 374| 评论: 0

摘要: 第十章:后刘备时代大运筹给予刘备的感觉:关羽的死亡,是曹操、孙权联合进攻,己方守将落井下石所致,好像和自己没有直接关系;张飞的死亡,包括赵云在内、所有文臣武将都劝阻不可举兵东吴的情况下,因为自己一意孤 ...

第十章:后刘备时代大运筹

 

给予刘备的感觉:关羽的死亡,是曹操、孙权联合进攻,己方守将落井下石所致,好像和自己没有直接关系;张飞的死亡,包括赵云在内、所有文臣武将都劝阻不可举兵东吴的情况下,因为自己一意孤行,强行出兵所导致。

这正是司马体系所期望的最佳效果,随后的行为和结果也印证,刘备完全在执行体系所期待的战略战术。

一、关键时刻推出关兴张苞,无限刺激刘备神经

刘备得知张飞死亡的第二天,已经绝对掌控蜀国形势的司马体系,在人力资源上立即推出张飞的儿子张苞、关羽的儿子关兴,让刘备的后续行为因睹侄子们思兄弟,彻底失控。人报一队军马骤风而至。先主出营观之。良久,见一员小将,白袍银铠,滚鞍下马,伏地而哭,乃张苞也。苞曰:“范疆、张达杀了臣父,将首级投吴去了!”先主哀痛至甚,饮食不进。群臣苦谏曰:“陛下方欲为二弟报仇,何可先自摧残龙体?”先主方才进膳,遂谓张苞曰:“卿与吴班,敢引本部军作先锋,为卿父报仇否?”苞曰:“为国为父,万死不辞!”先主正欲遣苞起兵,又报一彪军风拥而至。先主令侍臣探之。须臾,侍臣引一小将军,白袍银铠,入营伏地而哭。先主视之,乃关兴也。先主见了关兴,想起关公,又放声大哭。众官苦劝。先主曰:“朕想布衣时,与关、张结义,誓同生死;今朕为天子,正欲与两弟同享富贵,不幸俱死于非命!见此二侄,能不断肠!”言讫又哭。众官曰:“二小将军且退。容圣上将息龙体。”侍臣奏曰:“陛下年过六旬,不宜过于哀痛。”先主曰:“二弟俱亡,朕安忍独生!”言讫,以头顿地而哭。

 

刘备在白帝城一病不起,自知时日无几,立即安排诸葛亮来见并完成托孤遗嘱,对孔明曰:“朕不读书,粗知大略。圣人云: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朕本待与卿等同灭曹贼,共扶汉室;不幸中道而别。烦丞相将诏付与太子禅,令勿以为常言。凡事更望丞相教之!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邦定国,终定大事。若嗣子可辅,则辅之;如其不才,君可自为成都之主。”孔明听毕,汗流遍体,手足失措,泣拜于地曰:“臣安敢不竭股肱之力,尽忠贞之节,继之以死乎!”言讫,叩头流血。先主又请孔明坐于榻上,唤两个儿子鲁王刘永、梁王刘理近前,分付曰:“尔等皆记朕言:朕亡之后,尔兄弟三人,皆以父事丞相,不可怠慢。”言罢,遂命二王同拜孔明。二王拜毕,孔明曰:“臣虽肝脑涂地,安能报知遇之恩也!”先主谓众官曰:“朕已托孤于丞相,令嗣子以父事之。卿等俱不可怠慢,以负朕望。”又嘱赵云曰:“朕与卿于患难之中,相从到今,不想于此地分别。卿可想朕故交,早晚看觑吾子,勿负朕言。”云泣拜曰:“臣敢不效犬马之劳!”先主又谓众官曰:“卿等众官,朕不能一一分嘱,愿皆自爱。”言毕,驾崩,寿六十三岁。

后杜甫有诗叹曰:

蜀主窥吴向三峡,崩年亦在永安宫。

翠华想像空山外,玉殿虚无野寺中。

古庙杉松巢水鹤,岁时伏腊走村翁。

武侯祠屋长邻近,一体君臣祭祀同。

曹操和刘备连续死亡,司马体系多年培植终到收获阶段。尤其诸葛亮在蜀国的地位完全凌驾刘禅之上,为之后的所有战略安排扫清所有障碍。

刘备死讯传到许昌,司马懿立即展示其卓绝的宏观战略规划,迎合曹丕急欲一统江山的宏愿,请求启动五路大兵攻打西川,曰:“若只起中国之兵,急难取胜。须用五路大兵,四面夹攻,令诸葛亮首尾不能救应,然后可图。”丕问何五路,懿曰:“可修书一封,差使往辽东鲜卑国,见国王轲比能,赂以金帛,令起辽西羌兵十万,先从旱路取西平关:此一路也。再修书遣使赍官诰赏赐,直入南蛮,见蛮王孟获,令起兵十万,攻打益州、永昌、牂牁、越嶲四郡,以击西川之南:此二路也。再遣使入吴修好,许以割地,令孙权起兵十万,攻两川峡口,径取涪城:此三路也。又可差使至降将孟达处,起上庸兵十万,西攻汉中:此四路也。然后命大将军曹真为大都督,提兵十万,由京兆径出阳平关取西川;此五路也。共大兵五十万,五路并进,诸葛亮便有吕望之才,安能当此乎?”丕大喜,随即密遣能言官四员为使前去;又命曹真为大都督,领兵十万,径取阳平关。此时张辽等一班旧将,皆封列侯、俱在冀、徐、青及合淝等处,据守关津隘口,故不复调用。

五路起兵攻西川的战略规划绝对担当的起“卓越”二字,问题是总设计师是人家体系内的,被闷几十年的司马懿同学,从今天开始将和诸葛亮正式在前台上演史诗级大戏。

蜀汉自刘禅即位以来,旧臣多有病亡者,不能细说。凡一应朝廷选法,钱粮、词讼等事,皆听诸葛丞相裁处。

两川之地在刘璋、张鲁时代,可谓人才辈出,如今被新主统治下的蜀国,不但后继无人,竟然多有病亡。结合刘禅此后的英名应对,笔者判定刘禅对司马体系有所察觉,并巧妙的配合诸葛亮完成f(s, z)=j的大业。在第四篇三国之最中,刘禅是被作为三国第一智者解析的,敬请期待。

司马体系既然要塑造诸葛亮这尊大神,应对的策略只能用神鬼莫测来形容:“先帝以陛下付托与臣,臣安敢旦夕怠慢。成都众官,皆不晓兵法之妙,贵在使人不测,岂可泄漏于人?老臣先知西番国王轲比能,引兵犯西平关;臣料马超积祖西川人氏,素得羌人之心,羌人以超为神威天将军,臣已先遣一人,星夜驰檄,令马超紧守西平关,伏四路奇兵,每日交换,以兵拒之:此一路不必忧矣。又南蛮孟获,兵犯四郡,臣亦飞檄遣魏延领一军左出右入,右出左入,为疑兵之计:蛮兵惟凭勇力,其心多疑,若见疑兵,必不敢进:此一路又不足忧矣。又知孟达引兵出汉中;达与李严曾结生死之交;臣回成都时,留李严守永安宫;臣已作一书、只做李严亲笔,令人送与孟达;达必然推病不出,以慢军心:此一路又不足忧矣。又知曹真引兵犯阳平关;此地险峻,可以保守,臣已调赵云引一军守把关隘,并不出战;曹真若见我军不出,不久自退矣。此四路兵俱不足忧。臣尚恐不能全保,又密调关兴、张苞二将,各引兵三万,屯于紧要之处,为各路救应。此数处调遣之事,皆不曾经由成都,故无人知觉。只有东吴这一路兵,未必便动:如见四路兵胜,川中危急,必来相攻;若四路不济,安肯动乎?臣料孙权想曹丕三路侵吴之怨,必不肯从其言。虽然如此,须用一舌辩之士,径往东吴,以利害说之,则先退东吴;其四路之兵,何足忧乎?但未得说吴之人,臣故踌躇。何劳陛下圣驾来临?”后主曰:“太后亦欲来见相父。今朕闻相父之言,如梦初觉。复何忧哉!”

最后一路大兵的应对策略,诸葛亮顺便推出自己老乡新野的邓芝,完成和东吴的二次联合,将五路大兵的卓越战略战术,变成司马懿和诸葛亮的双簧秀。对司马体系的战略意义则是大大巩固了各自所在集团的综合主导力,致使三国的走势真正意义上因体系的意志为转移。

还有一点是必须强调的,起上庸十万大军、第三路攻汉中的孟达,代表蜀国的时候是射死关公的最后一箭,此处却被诸葛亮一封书信退去,难道这还不能说明问题?

吴蜀再次联合的消息到许昌,曹丕大怒曰:“吴、蜀连和,必有图中原之意也。不若朕先伐之。”于是大集文武,商议起兵伐吴。此时大司马曹仁、太尉贾诩已亡。侍中辛毗出班奏曰:“中原之地,土阔民稀,而欲用兵,未见其利。今日之计,莫若养兵屯田十年,足食足兵,然后用之,则吴、蜀方可破也。”丕怒曰:“此迂儒之论也!今吴、蜀连和,早晚必来侵境,何暇等待十年!”即传旨起兵伐吴。司马懿奏曰:“吴有长江之险,非船莫渡。陛下必御驾亲征,可选大小战船,从蔡、颖而入淮,取寿春,至广陵,渡江口,径取南徐:此为上策。”丕从之。于是日夜并工,造龙舟十只,长二十余丈,可容二千余人,收拾战船三千余只。魏黄初五年秋八月,会聚大小将士,令曹真为前部,张辽、张郃、文聘、徐晃等为大将先行,许褚、吕虔为中军护卫,曹休为合后,刘晔、蒋济为参谋官。前后水陆军马三十余万,克日起兵。

这次司马懿建议曹丕御驾亲征,去对抗刚刚对刘备大获全胜、士气正旺的东吴,加上体系提供的全力支持,绝对希望置其于死地,司马懿屡次高瞻远瞩的战略建议,被曹丕安排在许昌任尚书仆射,凡国政大事,皆听懿决断。诸葛亮在蜀国的前车之鉴,司马懿在魏国复制一遍,加上蜀、吴的外围支持,企及九五所剩的只是时间问题。

此役即使达不成去除曹丕的目标,顺便将曹操留给曹丕的臂膀尽可能的斩断,即可完成对魏国的进一步掌控。

司马体系算无遗策,再次上演缩小版的火烧赤壁,曹丕所率三十万大军折其大半,淹死者无数。诸将奋力救出曹丕。渡淮河,行不三十里,淮河中一带芦苇,预灌鱼油,尽皆火着;顺风而下,风势甚急,火焰漫空,绝住龙舟。丕大惊,急下小船傍岸时,龙舟上早已火着。丕慌忙上马。岸上一彪军杀来;为首一将,乃丁奉也。张辽急拍马来迎,被奉一箭射中其腰,却得徐晃救了,同保魏主而走,折军无数。

魏国当前综合战略战术素养排名第一的张辽回到许昌,箭疮迸裂而亡。虽未去除曹丕,扫掉张辽及葬送大部分兵力也完全达成目标。对于完全掌控魏国形势的司马懿来说,曹丕已是砧上鱼肉。

虽然赵云的宏观战略能力平平,但绝对不比常人差,这时的赵云看千载难逢的灭魏机会,立即兵出阳平关。以赵云的战斗力,许昌残留的这点兵哪能承受常胜将军的铁骑。诸葛亮一看形势不对,立即发文书到赵云,说益州耆帅雍闿结连蛮王孟获,起十万蛮兵,侵掠四郡;因此宣云回军,令马超坚守阳平关,丞相欲自南征。赵云乃急收兵而回。

这才是f(s, z)=j的正解,当前的第一战略任务是扩展司马体系的版图,搞定地处南疆的蛮王孟获,将南疆收归未来的大晋所有,否则将来还要出兵远征,万一到时诸葛亮不在了,司马昭有能力横扫孟获吗?

实际孟获起兵是什么时间呢?建兴三年,益州飞报:蛮王孟获,大起蛮兵十万,犯境侵掠。建兴元年曹丕出兵江东,折损三十五万大军的大好时机,赵云被紧急召回,之后两三年体系发动潜藏的一切力量才将孟获鼓动起来,就单单分析前后的时间差,就足以明白诸葛亮到底为刘备还是司马服务的。

孙子兵法开篇提到五事“一曰道,二曰天,三曰地,四曰将,五曰法”,排名第一的就是道,含义之一即师出有名,就如世人皆知的珍珠港战役导致米国出兵,将日国未来至少一百年或几百年断送。

既然孟获先动了,我诸葛亮自然接招,乃入朝奏后主曰:“臣观南蛮不服,实国家之大患也。臣当自领大军,前去征讨。”后主曰“东有孙权,北有曹丕,今相父弃朕而去,倘吴、魏来攻,如之奈何?”孔明曰:“东吴方与我国讲和,料无异心;若有异心,李严在白帝城,此人可当陆逊也。曹丕新败,锐气已丧,未能远图;且有马超守把汉中诸处关口,不必忧也。臣又留关兴、张苞等分两军为救应,保陛下万无一失。今臣先去扫荡蛮方,然后北伐,以图中原,报先帝三顾之恩,托孤之重。”后主曰:“朕年幼无知,惟相父斟酌行之。”

大智若愚、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辨若讷。刘禅年纪轻轻即已深刻领悟其内涵,是其免步魏二代曹丕、吴二代孙亮的后尘,为刘禅点个赞。同时提醒无根基、无体系支持而一心鸢飞戾天者,多向刘禅兄弟学习学习!

整个南疆战役,既扩充了司马体系的地盘,又多了一个镇守南疆的大王。由于和本章主题关联不大,后续的章节中专题解析。

这里必须强调一个人,即马谡的惊艳亮相。行军之次,忽报天子差使命至。孔明请入中军,但见一人素袍白衣而进,乃马谡也——为兄马良新亡,因此挂孝。谡曰:“奉主上敕命,赐众军酒帛。”孔明接诏已毕,依命一一给散,遂留马谡在帐叙话。孔明问曰:“吾奉天子诏,削平蛮方;久闻幼常高见,望乞赐教。”谡曰:“愚有片言,望丞相察之;南蛮恃其地远山险,不服久矣;虽今日破之,明日复叛。丞相大军到彼,必然平服;但班师之日,必用北伐曹丕;蛮兵若知内虚,其反必速。夫用兵之道: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心战为上,兵战为下。愿丞相但服其心足矣。”孔明叹曰:“幼常足知吾肺腑也!”于是孔明遂令马谡为参军,即统大兵前进。

诸葛亮对孟获的七擒七纵策略,正是出自马谡这位奇才,随后的卓绝表现几乎断送司马体系数十年的筹谋,只能在王平(笔者推断其为司马体系HR布局之一,前文有详述)的支持下,安排一道失街亭的大戏,借机扫除。与马谡表现同样卓越的还有大将军魏延,最终都在f(s, z)=j的运转下,留给后人茶余饭后的无限解读。

笔者认为诸葛孔明留给后人最大财富,是征服后对南疆的管理思想:长史费祎入谏曰:“今丞相亲提士卒,深入不毛,收服蛮方;目今蛮王既已归服,何不置官吏,与孟获一同守之?”孔明曰:“如此有三不易:留外人则当留兵,兵无所食,一不易也;蛮人伤破,父兄死亡,留外人而不留兵,必成祸患,二不易也;蛮人累有废杀之罪,自有嫌疑,留外人终不相信,三不易也。今吾不留人,不运粮,与相安于无事而已。”众人尽服。于是蛮方皆感孔明恩德,乃为孔明立生祠,四时享祭,皆呼之为慈父;各送珍珠金宝、丹漆药材、耕牛战马,以资军用,誓不再反。南方已定。

投之以桃报之以李,自己有多少的人格魅力、对他人有多少的信任,必将收获对等的果报。当然如果自身人格魅力不足、还对他人疑神疑鬼,收获的也必将是加倍的业报。

诸葛亮带领得胜之师返回成都,看看刘禅的表现,排銮驾出郭三十里迎接,下辇立于道傍,以侯孔明。

出郭三十里,立于道旁,作为一国之君竟然道路的中间都不占,曹丕如果有其九牛一毛的见识,也不用几天后就挂掉。

身在许昌的曹丕,加上继位当年已经是十二月,即在位的第七个年头,满打满算实际仅仅五年半,对应蜀汉建兴四年,也是诸葛亮刚刚从南疆返回,立即就出大事了。

当年五月,曹丕感寒疾,医治不痊,乃召中军大将军曹真、镇军大将军陈群、抚军大将军司马懿三人入寝宫。丕唤曹睿至,指谓曹真等曰:“今朕病已沉重,不能复生。此子年幼,卿等三人可善辅之,勿负朕心。”三人皆告曰:“陛下何出此言?臣等愿竭力以事陛下,至千秋万岁。”丕曰:“今年许昌城门无故自崩,乃不祥之兆,朕故自知必死也。”正言间,内侍奏征东大将军曹休入宫问安。丕召入谓曰:“卿等皆国家柱石之臣也,若能同心辅朕之子,朕死亦瞑目矣!”言讫,堕泪而薨。时年四十岁。于是曹真、陈群、司马懿、曹休等,一面举哀,一面拥立曹睿为大魏皇帝。封钟繇为太傅,曹真为大将军,曹休为大司马,华歆为太尉,王朗为司徒,陈群为司空,司马懿为骠骑大将军。司马懿上表乞守西凉等处。曹睿从之,遂封懿提督雍、凉等处兵马。领诏去讫。

能够培养出建安三神医的中国传统医学最鼎盛时代,曹丕的御医团队竟然拿一个小小的寒疾束手无策!?!?!?

司马体系的丰收盆满钵满,司马懿成为曹丕的托孤大臣,虽然地位不及诸葛亮在蜀国的独一职位,只要曹真、曹休的逐一清扫,这一天终将到来。最最最大的收获是司马懿第一次掌握兵权,打破曹操太祖武皇帝的遗训:司马懿鹰视狼顾,不可付以兵权;久必为国家大祸。

就在按部就班,一切皆在掌握的前进之际,体系面临最大一次考验,也是唯一一次生死存亡的危机从天而降。

信息入川之后,按照体系安排,此时最优战术是蜀国担心司马懿,立即出兵,开始演出岐山的大戏,继续削减曹睿残留的一点实力,为司马掌控魏国扫清一切。孔明大惊曰:“曹丕已死,孺子曹睿即位,余皆不足虑:司马懿深有谋略,今督雍、凉兵马,倘训练成时,必为蜀中之大患。不如先起兵伐之。”参军马谡曰:“今丞相平南方回,军马疲敝,只宜存恤,岂可复远征?某有一计,使司马懿自死于曹睿之手,未知丞相钧意允否?”孔明问是何计,马谡曰:“司马懿虽是魏国大臣,曹睿素怀疑忌。何不密遣人往洛阳、邺郡等处,布散流言,道此人欲反;更作司马懿告示天下榜文,遍贴诸处。使曹睿心疑,必然杀此人也。”孔明从之,即遣人密行此计。

此时可以说诸葛亮犯了一个小小的失误,对马谡才智的估算不足。自己先提出司马懿是当前魏国仅有的心腹大患,其余皆不足虑,马谡基于诸葛亮的判断,立即提出在司马懿和曹睿之间实施反间计,让他们自相残杀,孙子兵法云:“百战百胜,非善之善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故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为不得已”。在有赵云、魏延、张翼、张苞、关兴等等系列大将面前,有着上兵不用,反执行下兵不得已而为之的攻城之法,我们都可以想到的后果,高智商的代名词诸葛孔明岂会比我们还笨?所以诸葛亮必须毫不犹豫的安排执行此战术,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即使执行反间计,以诸葛亮的智商,笔者判断可以在0.1秒之内完成系统分析,虽然风险极高,但还是有解决的余地。笔者试着站在诸葛亮的角度简单分析,精彩程度可能不及孔明思考之万一,共勉学习:

1、反间计的实施,所带来的后果主要分三种情况:第一种结果是司马懿被杀;第二种是利用手中兵权,直接和曹睿开战;第三种是充分发掘所有有利因素,暂避锋芒,等机会东山再起。

2、情况一:此时体系的创始人水镜先生已经死去二十年,如果司马懿再被杀,相当于第二代董事长死亡,身为骠骑大将军的司马懿,老子的屁股在西凉都没有坐热,下面的兵士们能否随心所欲的调动都是未知,两个最有出息的儿子司马师和司马昭在当前情况下,很难力挽狂澜续接体系的最初谋划;这时诸葛亮还会不会继续效忠体系第三代,因为没有发生,就不再YY了。对曹睿来讲,杀司马懿是没有任何证据的,司马懿的后代得以保全的概率还是很高的,毕竟曹睿要考虑自己的统治艺术,误杀司马懿、厚待其子眷尚可被臣下接受,再杀司马昭等意味着失去所有臣下的忠心。死后的司马懿只能诸葛亮继续支持他的两个儿子,距离最终成功只是延迟几年罢了。

3、情况二:曹睿带御林军十万,司马懿的西凉兵力超过十万。以司马懿的能力,加上体系支持和主场优势,灭掉曹睿十万御林军易如反掌。可是之后呢?司马懿带兵对抗犯下孙子兵法开篇提到的兵家大忌:“道者,令民于上同意,可与之死,可与之生,而不畏危也。”这时的司马懿即出师无名,还以下犯上,必将激起魏蜀吴所有力量的联合打击,不但自己要身死,包括自己的全家老小也必将一起受戮,如果司马懿选择对抗,他就不是司马懿。

3、情况三:如果没有体系支持,前两种情况不是没有可能发生,当有一个庞大的信息处理体系和所有信息都无限对自己透明之时,自然选择这一种情况。首先司马懿从曹操年轻的时候就跟着曹操混,接着扶持曹丕上位,之后成为曹睿的托孤大臣,所有的背景资料都不支持司马懿有不轨之心,曹操的遗嘱也仅仅是遗嘱,都已经隔两代皇帝,如果此时对曹睿表现足够赤胆忠心,曹睿是没有任何理由杀司马懿的。于是就有了曹睿亲自领御林军十万,径到安邑。司马懿整兵马,率甲士数万来迎。近臣奏曰:“司马懿果率兵十余万,前来抗拒,实有反心矣。”睿慌命曹休先领兵迎之。司马懿见兵马前来,只疑车驾亲至,伏道而迎。曹休出曰:“仲达受先帝托孤之重,何故反耶?”懿大惊失色,汗流遍体,乃问其故。休备言前事。懿曰:“此吴、蜀奸细反间之计,欲使我君臣自相残害,彼却乘虚而袭。某当自见天子辨之。”遂急退了军马,至睿车前俯伏泣奏曰:“臣受先帝托孤之重,安敢有异心?必是吴、蜀之奸计。臣请提一旅之师,先破蜀,后伐吴,报先帝与陛下,以明臣心。”睿疑虑未决。华歆奏曰:“不可付之兵权。可即罢归田里。”睿依言,将司马懿削职回乡,命曹休总督雍;凉军马。曹睿驾回洛阳。

司马懿先带大军迎接、再主动退兵释嫌、再要求独自一人见曹睿,所有的行为步步掌握主动,导致曹睿身边任何一人都找不出丝毫破绽,如此条件下如何对托孤大臣下手?

马谡的反间计终于被体系有惊无险的化解,马谡可没有周瑜的班底,人家周瑜有整个东吴为基础,尚且被体系气的吐血而亡。你小小马谡竟然差点干掉我体系董事长司马懿,看我不让CEO对你就地正法!

有这次的前车之鉴,绝对不能再和这般天才们讨论战略问题,否则再出个什么伐谋的上兵之策,整个司马体系恐怕真要玩完。孔明闻之大喜:“吾欲伐魏久矣,奈有司马懿总雍、凉之兵。今既中计遭贬,吾有何忧!”

得到消息后第二天早朝见刘禅,直接搬出早已准备好的《出师表》:“臣亮言: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罢敝,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然侍卫之臣,不懈于内;忠志之士,忘身于外者:盖追先帝之殊遇,欲报之于陛下也。诚宜开张圣听,以光先帝遗德,恢弘志士之气;不宜妄自菲薄,引喻失义,以塞忠谏之路也。宫中府中,俱为一体;陟罚臧否,不宜异同。若有作奸犯科,及为忠善者,宜付有司,论其刑赏,以昭陛下平明之治;不宜偏私,使内外异法也。侍中、侍郎郭攸之、费祎、董允等,此皆良实,志虑忠纯,是以先帝简拔以遗陛下。愚以为宫中之事,事无大小,悉以咨之,然后施行,必得裨补阙漏,有所广益。将军向宠,性行淑均,晓畅军事,试用之于昔日,先帝称之曰能,是以众议举宠以为督。愚以为营中之事,事无大小,悉以咨之,必能使行阵和穆,优劣得所也。亲贤臣,远小人,此先汉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所以倾颓也。先帝在时,每与臣论此事,未尝不叹息痛恨于桓、灵也!侍中、尚书、长史、参军,此悉贞亮死节之臣也,愿陛下亲之、信之,则汉室之隆,可计日而待也。臣本布衣,躬耕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顾臣于草庐之中,谘臣以当世之事,由是感激,遂许先帝以驱驰。后值倾覆,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尔来二十有一年矣。先帝知臣谨慎,故临崩寄臣以大事也。受命以来,夙夜忧虑,恐付托不效,以伤先帝之明;故五月渡泸,深入不毛。今南方已定,甲兵已足,当奖帅三军,北定中原,庶竭弩钝,攘除奸凶,兴复汉室,还于旧都:此臣所以报先帝而忠陛下之职分也。至于斟酌损益,进尽忠言,则攸之、祎、允之任也。愿陛下托臣以讨贼兴复之效,不效则治臣之罪,以告先帝之灵;若无兴复之言,则责攸之、祎、允等之咨,以彰其慢。陛下亦宜自谋,以谘诹善道,察纳雅言,深追先帝遗诏。臣不胜受恩感激!今当远离,临表涕泣,不知所云。”

此表句句珠玑,每读一遍必有所获。只是可怜的马谡,得罪了最不该得罪的人。随之诸葛亮的北伐大军,将体系所期待的最后一步,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圆满完成。平北大都督、丞相、武乡侯、领益州牧、知内外事诸葛亮,分拨已定,又檄李严等守川口以拒东吴。选定建兴五年春三月丙寅日,出师伐魏。

这时五虎上将的第四位马超马孟起,曾经杀的曹操割须弃袍、和张飞挑灯夜战不分胜败、关羽要弃荆州来较武的“锦马超”,赛潘安的容貌配合狮盔兽带白袍银甲,号称“不减吕布之勇”,和郭嘉、曹丕、马良、关兴、张苞等顶级文臣武将一样,也稀里糊涂的忽然病亡,享年四十六岁。难道三国除了建安三神医以外,就没有一个会看病的?

孔明费尽心思保护的单根独苗赵云老哥,难道你也非要学习黄忠老爷子?话说诸葛亮传令完毕,忽帐下一老将,厉声而进曰:“我虽年迈,尚有廉颇之勇,马援之雄。此二古人皆不服老,何故不用我耶?”众视之,乃赵云也。孔明曰:“吾自平南回都,马孟起病故,吾甚惜之,以为折一臂也。今将军年纪已高,倘稍有参差,动摇一世英名,减却蜀中锐气。”云厉声曰:“吾自随先帝以来,临阵不退,遇敌则先。大丈夫得死于疆场者,幸也,吾何恨焉?愿为前部先锋!”孔明再三苦劝不住。云曰:“如不教我为先锋,就撞死于阶下!”孔明曰:“将军既要为先锋,须得一人同去。”言未尽,一人应曰:“某虽不才,愿助老将军先引一军前去破敌。”孔明视之,乃邓芝也。孔明大喜,即拨精兵五千。副将十员,随赵云、邓芝去讫。

孔明出师,辞了后主,率军望汉中迤逦进发。信息报入洛阳。是日曹睿设朝,近臣奏曰:“边官报称:诸葛亮率领大兵三十余万,出屯汉中,令赵云、邓芝为前部先锋,引兵入境。”睿大惊,问群臣曰:“谁可为将,以退蜀兵?”忽一人应声而出曰:“臣父死于汉中,切齿之恨,未尝得报。今蜀兵犯境,臣愿引本部猛将,更乞陛下赐关西之兵,前往破蜀,上为国家效力,下报父仇,臣万死不恨!”众视之,乃夏侯渊之子夏侯楙也。仗着老爹的威名,震慑大殿,取得帅印,辞了魏主,星夜到长安,调关西诸路军马二十余万,来敌孔明。

夏侯楙挂帅的信息传到孔明大营,魏延提出一项给世人留下被诸葛亮否定的千年谜团战术,魏延上帐献策曰:“夏侯楙乃膏粱子弟,懦弱无谋。延愿得精兵五干,取路出褒中,循秦岭以东,当子午谷而投北,不过十日,可到安长。夏侯楙若闻某骤至,必然弃城望横门邸阁而走。某却从东方而来,丞相可大驱士马,自斜谷而进。如此行之,则咸阳以西,一举可定也。”孔明笑曰:“此非万全之计也。汝欺中原无好人物,倘有人进言,于山僻中以兵截杀,非惟五千人受害,亦大伤锐气。决不可用。”魏延又曰:“丞相兵从大路进发,彼必尽起关中之兵,于路迎敌,则旷日持久,何时而得中原?”孔明曰:“吾从陇右取平坦大路,依法进兵,何忧不胜!”遂不用魏延之计。魏延怏怏不悦。

从三十多万大军中,抽调五千士兵可以说无足轻重,任何战略战术家来评论魏延的策略,绝对没有任何瑕疵。以魏延的战斗力,其后果可以推断,基本可以颠覆鼎立之格局。如果从司马体系来分析:

1、司马懿第一次取得兵权,正准备启动后续大战略之际,被马谡的一记反间计,差点断送体系数十年的策划,若非谋划周全,差点送掉董事长的身家性命。

2、司马懿已经被贬为庶民,急需创造条件,尽快返回执掌兵权的要位,时间长了,体系是否改姓都是说不准的事情。

3、推演下去,诸葛亮率领三十多万大军的目的绝对不是要灭魏,而是给曹睿以足够的压力,尽快对司马懿官复原职,或者更进一步的总督整个魏国大军。

基于f(s, z)=j的分析,一切都是如此的合情合理。魏延如此豪华的表现,无上限的战斗力和无上限的战略战术思维,导致诸葛亮这位司马体系CEO即便死后,也费尽心机的将这位仅次于关云长的第二不稳定因子消除,也再次印证笔者“得诸葛孔明者得天下”的判断。司马体系如何通过卓绝的运作,安排赵子龙枪挑韩德五父子、大败曹真大兵、乘雪破羌兵、放弃孟达这枚被体系CEO培育多年的棋子等一系列活动,化马谡“反间计”危机为机遇,为达f(s, z)=j终极战略,且看后续章节解析。



鲜花

握手

路过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