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解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三国解 首页 《三国解》 三国解第三篇 查看内容

《三国解》第三篇 经典战役分析 第四章:赤壁之战

2016-8-24 14:49| 发布者: 傲Sir| 查看: 729| 评论: 1

摘要: 第四章 赤壁之战第二篇第五章从司马体系运营的角度,对赤壁之战已经详加注释。本章从兵家角度,又可以对我们产生怎样的思考?赤壁之战与官渡之战有很多类似的对比,只是曹操所扮演的角色刚好相反。第一阶段:赤壁之 ...

第四章 赤壁之战

第二篇第五章从司马体系运营的角度,对赤壁之战已经详加注释。本章从兵家角度,又可以对我们产生怎样的思考?

赤壁之战与官渡之战有很多类似的对比,只是曹操所扮演的角色刚好相反。

 

第一阶段:赤壁之战前奏——火烧博望新野VS折损颜良文丑

官渡之战袁绍两大先锋颜良文丑,各自带领十万大军,全部被熟练应用《孙子兵法》的曹操轻松化解。随之而来,由司马体系幕后所主导的赤壁之战,用“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绝学,将《孙子兵法》以更高层级的模式反演给曹操。

 

赤壁之战前奏一——火烧博望

    《三国志》魏志·李典传:刘表使刘备北侵,至叶,太祖遣典从夏侯惇拒之。备一旦烧屯去,惇率诸军追击之,典曰:“贼无故退,疑必有伏。南道狭窄,草木深,不可追也。”惇不听,与于禁追之,典留守。惇等果入贼伏里,战不利,典往救,备望见救至,乃散退。

《三国志》蜀志·先主传:荆州豪杰归先主者日益多,表疑其心,阴御之。使拒夏侯惇、于禁等于博望。久之,先主设伏兵,一旦自烧屯伪遁,惇等追之,为伏兵所破。

 

双方兵将:

曹操方:兵力,十万精锐;总指挥,夏侯惇;辅将,李典、于禁、夏侯兰、韩浩。

刘备方:兵力,三千临时兵;总指挥,诸葛亮;辅将,关羽、赵云、张飞、关平、刘封。

单从兵力对比,夏侯惇所指挥的十万虎狼之师,对诸葛亮的三千临时兵,绝对符合《孙子兵法》第五篇兵势 所言的“以瑕投卵”。没有体系的支持,取胜机会渺茫之至。

出发之前,徐庶的蛊惑成为整场战斗取胜的关键。接到曹操指令,作为魏军第一统帅,夏侯惇曰:“刘备鼠辈耳,吾必擒之。”徐庶曰:“将军勿轻视刘玄德。今玄德得诸葛亮为辅,如虎生翼矣。”操曰:“诸葛亮何人也?”庶曰:亮字孔明,道号卧龙先生。有经天纬地之才,出鬼入神之计,真当世之奇才,非可小觑。”操曰:“比公若何?”庶曰:“庶安敢比亮?庶如萤火之光,亮乃皓月之明也。”夏侯惇曰:“元直之言谬矣。吾看诸葛亮如草芥耳,何足惧哉!吾若不一阵生擒刘备,活捉诸葛,愿将首级献与丞相。”操曰:“汝早报捷书,以慰吾心。”惇奋然辞曹操,引军登程。

徐庶曾经大破曹仁八门金锁阵,其才华是得到曹操及众将绝对认可的,否则也不会通过绑架其母逼徐庶就范。而诸葛亮刚刚踏出草庐,以“庶如萤火之光,亮乃皓月之明”来无限夸大无丝毫战绩的诸葛亮,使久经战阵的夏侯惇在心里上感觉超级压抑,以致夏侯惇头脑发热的发下“不一战活捉诸葛,愿将首级献与丞相”的誓言。

《孙子兵法》 第一篇 始计:“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此兵家之胜,不可先传也。”——有能力而装做没有能力,实际上要攻打而装做不攻打,欲攻打近处却装做攻打远处,攻打远处却装做攻打近处。对方贪利就用利益诱惑他,对方混乱就趁机攻取他,对方强大就要防备他,对方暴躁易怒就可以撩拨他怒而失去理智,对方自卑而谨慎就使他骄傲自大,对方体力充沛就使其劳累,对方内部亲密团结就挑拨离间,要攻打对方没有防备的地方,在对方没有料到的时机发动进攻。这些都是军事家克敌制胜的诀窍,不可先传泄于人也。

在夏侯惇出兵之前,徐庶以叹为观止的手法已经将《孙子兵法》的“怒而挠之,卑而骄之”植根于夏侯惇心中。

扰乱夏侯惇的计划已成,诸葛亮立即按计划将三千临时兵派遣出去:“博望之左有山,名曰豫山;右有林,名曰安林:可以埋伏军马。云长可引一千军往豫山埋伏,等彼军至,放过休敌;其辎重粮草,必在后面,但看南面火起,可纵兵出击,就焚其粮草。翼德可引一千军去安林背后山谷中埋伏,只看南面火起,便可出,向博望城旧屯粮草处纵火烧之。关平、刘封可引五百军,预备引火之物,于博望坡后两边等候,至初更兵到,便可放火矣。”又命:“于樊城取回赵云,令为前部,不要赢,只要输,主公自引一军为后援。各须依计而行,勿使有失。”

两千五百兵做伏击,五百老弱病残为诱饵,静等夏侯惇十万虎狼之师的入围。

在夏侯惇跟着赵云的饵兵节节胜利时,一直在冷静关注战场形势的李典发现战况不对,这也是陈寿为什么将博望坡之战记录到李典传记中的原因吧!李典赶到窄狭处,看到两边都是芦苇,谓禁曰:“欺敌者必败。南道路狭,山川相逼。树木丛杂,倘彼用火攻,奈何?”禁曰:“君言是也。吾当往前为都督言之;君可止住后军。”李典便勒回马,大叫:“后军慢行!”

已经晚了,只听背后喊声震起,早望见一派火光烧着,随后两边芦苇亦着。一霎时,四面八方,尽皆是火;又值风大,火势愈猛。曹家人马,自相践踏,死者不计其数。直杀到天明,却才收军。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还好李典提前警觉,依仗兵力的绝对优势,终没有全军覆没,最后夏侯惇收拾残军,自回许昌。

 

赤壁之战前奏二——火烧新野

夏侯惇败回许昌后自缚见曹操,伏地请死。曹操在用人方面还是有其过人之处,非但没有责怪夏侯惇,反而嘉奖识破诸葛亮计谋的李典于禁。

既然一战失利,曹操果断做出全军出击、以防养虎为患。便传令起大兵五十万,令曹仁、曹洪为第一队,张辽、张郃为第二队。夏侯渊、夏侯惇为第三队,于禁、李典为第四队,操自领诸将为第五队:每队各引兵十万。又令许褚为折冲将军,引兵三千为先锋。选定建安十三年秋七月丙午日出师。

 

刘备军与曹操第一队兵将对比:

曹操军:兵力,十万精锐,三千铁甲军;总指挥,曹仁;辅将,许褚,曹洪

刘备军:兵力,七千;总指挥,诸葛亮;辅将,关羽、赵云、张飞、糜芳、刘封

根据曹仁十万大军和许褚三千铁甲军的战力,诸葛亮清晰的知道正面绝对没法抗衡,即使侥幸胜利,也绝对无法应对曹操随后四十万铁骑的进攻。在此极端兵力悬殊的背景下,诸葛亮果断做出放弃新野,重点歼灭曹军第一梯队的战略谋划。

诸葛亮布军:先教云长引一千军去白河上流头埋伏。各带布袋,多装沙土,遏住白河之水,至来日三更后,只听下流头人喊马嘶,急取起布袋,放水淹之,却顺水杀将下来接应。又唤张飞引一千军去博陵渡口埋伏。此处水势最慢,曹军被淹,必从此逃难,可便乘势杀来接应。又唤赵云引军三千,分为四队,自领一队伏于东门外,其三队分伏西、南、北三门,却先于城内人家屋上,多藏硫黄焰硝引火之物。曹军入城,必安歇民房。来日黄昏后,必有大风;但看风起,便令西、南、北三门伏军尽将火箭射入城去;待城中火势大作,却于城外呐喊助威,只留东门放他出走。汝却于东门外从后击之。天明会合关、张二将,收军回樊城。再令糜芳、刘封二人带二千军。一半红旗,一半青旗,去新野城外三十里鹊尾坡前屯住。一见曹军到,红旗军走在左,青旗军走在右。他心疑必不敢追。汝二人却去分头埋伏。只望城中火起,便可追杀败兵,然后却来白河上流头接应。

诸葛亮完全根据战事的发展情况提前分配兵力,任何一步与预测不符,必将导致满盘皆输。可战斗的发展却完全根据设定前进,没有庞大的体系提供全方位支持,仅靠一个在帷幄中推演的谋士,一次、两次的判断正确不足为奇,但又如何能够永远定义战争的演变过程?

曹仁、曹洪引军十万为前队,许褚引三千铁甲军开路,浩浩荡荡,杀奔新野而来。在诸葛亮的疑兵牵制下,天色已晚。曹仁领兵到,教且夺新野城歇马。军士至城下时,只见四门大开。曹兵突人,并无阻当,城中亦不见一人,竟是一座空城了。曹洪曰:“此是势孤计穷,故尽带百姓逃窜去了。我军权且在城安歇,来日平明进兵。”此时各军走乏,都已饥饿,皆去夺房造饭。曹仁、曹洪就在衙内安歇。

从外展开火攻的条件设定完毕。

《孙子兵法》 第十二篇 火攻:“火发于内,则早应之于外;火发而其兵静者,待而勿攻,极其火力,可从而从之,不可从则上。火可发于外,无待于内,以时发之,火发上风,无攻下风,昼风久,夜风止。凡军必知五火之变,以数守之。故以火佐攻者明,以水佐攻者强。水可以绝,不可以夺。”——凡用火攻,必须根据五种火攻所引起的不同变化,灵活部署兵力策应。在敌营内部放火,就要及时派兵从外面策应。火已烧起而敌军依然保持镇静,就应等待,不可立即发起进攻。待火势旺盛后,再根据情况作出决定,可以进攻就进攻,不可进攻就停止。火可从外面放,这时就不必等待内应,只要适时放火就行。从上风放火时,不可从下风进攻。白天风刮久了,夜晚就容易停止。军队都必须掌握这五种火攻形式,等待条件具备时进行火攻。用火来辅助军队进攻,效果显著;用水来辅助军队进攻,攻势必能加强。水可以把敌军分割隔绝,但却不能焚毁敌人的军需物资。

早已算定当夜必要大风的诸葛亮,初更已后,狂风大作。守门军士飞报火起。曹仁曰:“此必军士造饭不小心,遗漏之火,不可自惊。”说犹未了,接连几次飞报,西、南、北三门皆火起。曹仁急令众将上马时,满县火起,上下通红。是夜之火,更胜前日博望烧屯之火。曹仁引众将突烟冒火,寻路奔走,闻说东门无火,急急奔出东门。军士自相践踏,死者无数。曹仁等方才脱得火厄,背后一声喊起,赵云引军赶来混战,败军各逃性命,谁肯回身厮杀。正奔走间,糜芳引一军至,又冲杀一阵。曹仁大败,夺路而走,刘封又引一军截杀一阵。到四更时分,人困马乏,军士大半焦头烂额;奔至白河边,喜得河水不甚深,人马都下河吃水:人相喧嚷,马尽嘶鸣。云长在上流用布袋遏住河水,黄昏时分,望见新野火起;至四更,忽听得下流头人喊马嘶,急令军士一齐掣起布袋,水势滔天,望下流冲去,曹军人马俱溺于水中,死者极多。

在水火双攻之下,导致曹仁收拾残军,就新野屯住,不敢前进一步。使曹洪去见曹操,具言失利之事。

 

博望、新野两战,夏侯惇、曹仁各自带领的也都是十万大军,和当年官渡之战的前奏颜良、文丑所统驭兵力完全相同,不得不惊叹历史的巧妙编排。所幸的是诸葛亮只有数千兵力调配,否则夏侯惇和曹仁能否侥幸活下来还真是未知之数。

 

赤壁之战

对已经习惯于以弱胜强的曹操,两战的失利无异是不可接受。大怒曰:“诸葛村夫,安敢如此。”催动三军,漫山塞野,尽至新野下寨。传令军士一面搜山,一面填塞白河。令大军分作八路,一齐去取樊城。

 

第一阶段:曹军节节胜利

一、樊城闻之而弃

曹军尚未发动进攻,刘备立即发出逃跑指令,拉上百姓,将男带女,扶老携幼,滚滚渡河而去。

《孙子兵法》 第三篇 谋攻:“屈人之兵而非战也,拔人之城而非攻也,毁人之国而非久也,必以全争于天下,故兵不顿而利可全,此谋攻之法也。”——不通过打仗就使敌人屈服,不通过攻城就使敌城投降,摧毁敌国不需长期作战,一定要用“全胜”的策略争胜于天下,从而既不使国力兵力受挫,又获得了全面胜利的利益。

曹军首城不战而得。

二、襄阳不战而降

一代英豪刘表的儿子,襄阳太守刘琮接到曹操传话,竟然吓得不敢出见,安排蔡瑁张允代自己出降。两位抵达樊城,拜见曹操。操问:“荆州军马钱粮,今有多少?”瑁曰:“马军五万,步军十五万,水军八万:共二十八万。钱粮大半在江陵;其余各处,亦足供给一载。”操曰:“战船多少?原是何人管领?”瑁曰:“大小战船,共七千余只,原是瑁等二人掌管。”操遂加瑁为镇南侯、水军大都督,张允为助顺侯、水军副都督。

继续延续“不战而屈人之兵”最顶级战略战术。刘表一生的经营,分毫无损的全部划归到曹操帐下。

三、长坂疑兵

曹操未动兵卒之力而占领樊城、襄阳两大战略要地,立即安排铁骑,急速追杀拖家带口、率领百姓向江陵溃逃的刘备。一番厮杀过后,刘备及所带领的三国最顶级战将,被曹军冲得七零八落。

张飞和刘备在一起,听说赵云向曹军方奔去,于是带所剩的二十骑寻来。至长坂桥。见桥东有一带树木,飞生一计:教所从二十余骑,都砍下树枝,拴在马尾上,在树林内往来驰骋,冲起尘土,以为疑兵。

《孙子兵法》 第九篇 行军:“敌近而静者,恃其险也;远而挑战者,欲人之进也;其所居易者,利也;众树动者,来也;众草多障者,疑也;鸟起者,伏也;兽骇者,覆也;尘高而锐者,车来也;卑而广者,徒来也;散而条达者,樵采也;少而往来者,营军也;辞卑而益备者,进也;辞强而进驱者,退也;轻车先出居其侧者,陈也;无约而请和者,谋也;奔走而陈兵者,期也;半进半退者,诱也;杖而立者,饥也;汲而先饮者,渴也;见利而不进者,劳也;鸟集者,虚也;夜呼者,恐也;军扰者,将不重也;旌旗动者,乱也;吏怒者,倦也;杀马肉食者,军无粮也;悬缸不返其舍者,穷寇也;谆谆翕翕,徐与人言者,失众也;数赏者,窘也;数罚者,困也;先暴而后畏其众者,不精之至也;来委谢者,欲休息也。”——敌人离我很近而安静的,是依仗它占领险要地形;敌人离我很远但挑战不休,是想诱我前进;敌人之所以驻扎在平坦地方,是因为对它有某种好处。许多树木摇动,是敌人隐蔽前来;草丛中有许多遮障物,是敌人布下的疑阵;群鸟惊飞,是下面有伏兵;野兽骇奔,是敌人大举突袭;尘土高而尖,是敌人战车驶来;尘土低而宽广,是敌人的步兵开来;尘土疏散飞扬,是敌人正在拽柴而走;尘土少而时起时落;是敌人正在扎营。敌人使者措辞谦卑却又在加紧战备的,是准备进攻;措辞强硬而军队又做出前进姿态的,是准备撤退;轻车先出动,部署在两翼的,是在布列阵势;敌人尚未受挫而来讲和的,是另有阴谋;敌人急速奔跑并排并列阵的,是企图约期同我决战;敌人半进半退的,是企图引诱我军。抵兵倚着兵器而站立的,是饥饿的表现;供水兵打水自己先饮的,是干渴的表现;敌人见利而不进兵争夺的,是疲劳的表现;敌人营寨上聚集鸟雀的,下面是空营;敌人夜间惊叫的,是恐慌的表现;敌营惊扰纷乱的,是敌将没有威严的表现;旌旗摇动不整齐的,是敌人队伍已经混乱。敌人军官易怒的,是全军疲倦的表现;用粮食喂马,杀马吃肉,收拾起汲水器具,部队不返营房的,是要拼死的穷寇;低声下气同部下讲话的,是敌将失去人心;不断犒赏士卒的,是敌军没有办法;不断惩罚部属的,是敌人处境困难;先粗暴然后又害怕部下的,是最不精明的将领;派来使者送礼言好的,是敌人想休兵息战。

行军篇是《孙子兵法》微观分析的代表,通过观察而判断敌方目的,指导将领在战场上如何做到窥一斑而知全貌。正是曹操对《孙子兵法》的深度理解,才误判张飞的疑兵之计。

长坂坡不但成就了张飞,同时让常胜将军的名号彻底名满天下,赵云精彩片段在第四篇的赵子龙专场讲述。

疑兵毕竟是疑兵,再美的肥皂泡终究敌不过金戈铁马的撞击。稍加耽搁之后,曹操铁骑继续追杀,所幸关羽带兵来的及时,将所剩无几的残兵败将安顿到江夏。

四、荆州拱手相让

曹操大军一路奔来,除了长坂坡的小插曲外,其余皆跑的跑、降的降。

曹操见云长在旱路引军截出,疑有伏兵,不敢来追;又恐水路先被玄德夺了江陵,便星夜提兵赴江陵来。荆州治中邓义、别驾刘先,已备知襄阳之事,料不能抵敌曹操,遂引荆州军民出郭投降。曹操入城、安民已定,释韩嵩之囚,加为大鸿胪。其余众官,各有封赏。

 

曹操挟雷霆万钧之势,一路南下而来,全国一统在望。

 

第二阶段:孙刘联盟对抗曹

占领荆州之后,代表中原大地的长江以北已无战事,诸侯纷争的局面看似即将结束。

荀攸继续按照最顶级的谋略向曹操出谋:“我今大振兵威,遣使驰檄江东,请孙权会猎于江夏,共擒刘备,分荆州之地,永结盟好。孙权必惊疑而来降,则吾事济矣。”操从其计,一面发檄遣使赴东吴;一面计点马步水军共八十三万,诈称一百万,水陆并进,船骑双行,沿江而来,西连荆、峡、东接蕲、黄、赛栅联络三百余里。

曹军八十三万,而东吴此时兵力只有个位数的五、六万,以孙权的兵力,以及曹操的历史战绩,东吴是没有任何理由对抗的。关键时刻司马体系驻江东办事处的鲁肃发话了:“荆州与国邻接,江山险固,士民殷富。吾若据而有之,此帝王之资也。今刘表新亡,刘备新败,肃请奉命往江夏吊丧,因说刘备使抚刘表众将,同心一意,共破曹操;备若喜而从命,则大事可定矣。”权喜从其言,即遣鲁肃赍礼往江夏吊丧。

诸葛亮跟随鲁肃驾一叶扁舟抵达柴桑,抓住孙权的矛盾心理,配合起来劝说孙权,孔明曰:“将军外托服从之名,内怀疑贰之见,事急而不断,祸至无日矣!”

《吴子兵法》 第三篇 治兵:“故曰,用兵之害,犹豫最大。三军之灾生于狐疑。”——用兵的害处,犹豫最大,全军失利,多半产生于迟疑。

诸葛亮利用此点,按照《吴子兵法》思维,在鲁肃前期层层铺垫的基础上,先让孙权抛弃摇摆不定的想法。随后继续分析:“豫州虽新败,然关云长犹率精兵万人;刘琦领江夏战士,亦不下万人。曹操之众,远来疲惫;近追豫州,轻骑一日夜行三百里,此所谓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者也。且北方之人,不习水战。荆州士民附操者,迫于势耳,非本心也。今将军诚能与豫州协力同心,破曹军必矣。操军破,必北还,则荆、吴之势强,而鼎足之形成矣。成败之机,在于今日。惟将军裁之。”

《孙子兵法》 第三篇 谋攻:“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不知彼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殆。”——了解敌方也了解自己,每一次战斗都不会有危险;不了解对方但了解自己,胜负的机率各半;既不了解对方又不了解自己,每战必败。。

诸葛亮几句话将敌我双方的优劣势解析完毕,以己之长,攻敌之短。最后孙权大悦曰:“先生之言,顿开茅塞。吾意已决,更无他疑。即日商议起兵,共灭曹操!”

获取国君的支持还是不足的,这样的战役必须有最顶级的统帅,遍寻三国非周瑜无二人选。诸葛亮随后拜会周瑜,用曹植的《铜雀台赋》:“立双台于左右兮,有玉龙与金凤。揽二乔于东南兮,乐朝夕之与共。”几句话将这位才高八斗、千古风流的青年,推上最耀眼的统帅席位。公瑾当即誓言:“吾自离鄱阳湖,便有北伐之心,虽刀斧加头,不易其志也!望孔明助一臂之力,同破曹贼。”孔明曰:“若蒙不弃,愿效犬马之劳,早晚拱听驱策。”

赤壁之战前提已成。

 

第三阶段:战前心里战

  • 周瑜的四胜四败论。

历史的巧合还在延续,与官渡之战郭嘉的十胜十败论如出一辙,周瑜的四胜四败论除了数字四比十小点外,其精彩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瑜曰:“操虽托名汉相,实为汉贼。将军以神武雄才,仗父兄余业,据有江东,兵精粮足,正当横行天下,为国家除残去暴,奈何降贼耶?且操今此来,多犯兵家之忌:北土未平,马腾、韩遂为其后患,而操久于南征,一忌也;北军不熟水战,操舍鞍马,仗舟楫,与东吴争衡,二忌也;又时值隆冬盛寒,马无藁草,三忌也;驱中国士卒,远涉江湖,不服水土,多生疾病,四忌也。操兵犯此数忌,虽多必败。将军擒操,正在今日。瑜请得精兵数万人,进屯夏口,为将军破之!”

《孙子兵法》的“五事七计”,曹军当前形势与“官渡之战”对比完全对调:

五事:“一曰道,二曰天,三曰地,四曰将,五曰法。”

道:操虽托名汉相,实为汉贼。东吴占据道义的制高点。

天:北土未平,马腾、韩遂为其后患。对曹军隐患未消。

地:隆冬盛寒,马无藁草,曹操驱中国士卒,远涉江湖,不服水土,多生疾病。

将:孙权以神武雄才,仗父兄余业,据有江东,加上刘备及帐下诸大将,兵精粮足。

法:北军不熟水战,操舍鞍马,仗舟楫,与东吴争衡。以孙吴之长击曹魏之短。

七计:“主孰有道?将孰有能?天地孰得?法令孰行?兵众孰强?士卒孰练?赏罚孰明?”雄姿英发、英年得志的周瑜治军能力,较之已经建立官僚体系的曹操,孰强孰弱无需评判。

二、斩来使以示威

曹操对东吴的分析不能说不足。“内事不知问张昭,外事不知问周瑜”,只要搞定周瑜,则东吴可以立即实现“不战而屈人之兵”、“全争于天下,兵不顿而利可全”。立即安排使者渡江来见周瑜。使者呈上书,封面上判云:“汉大丞相付周都督开拆。”

有前面如此多铺垫,周瑜的表现给了曹操一个下马威,根本不看书信,直接将书扯碎,掷于地下,喝斩来使。肃曰:“两国相争,不斩来使。瑜曰:“斩使以示威!”遂斩使者,将首级付从人持回。随令甘宁为先锋,韩当为左翼,蒋钦为右翼。瑜自部领诸将接应。来日四更造饭,五更开船,鸣鼓呐喊而进。

出道以来未尝败绩的曹操,如何受得如此羞辱。知周瑜毁书斩使,大怒,便唤蔡瑁、张允等一班荆州降将为前部,操自为后军,催督战船,到三江口。早见东吴船只,蔽江而来。为首一员大将,坐在船头上大呼曰:“吾乃甘宁也!谁敢来与我决战?”蔡瑁令弟蔡壎前进。两船将近,甘宁拈弓搭箭,望蔡壎射来,应弦而倒。宁驱船大进,万弩齐发。曹军不能抵当。右边蒋钦,左边韩当,直冲入曹军队中。曹军大半是青、徐之兵,素不习水战,大江面上,战船一摆,早立脚不住。甘宁等三路战船,纵横水面。周瑜又催船助战。从巳时直杀到未时,曹军中箭着炮者,不计其数。

《孙子兵法》 第七篇 军争:“三军可夺气,将军可夺心。是故朝气锐,昼气惰,暮气归。善用兵者,避其锐气,击其惰归,此治气者也。”。——对于敌方三军,可以挫伤其锐气,可使丧失其士气,对于敌方的将帅,可以动摇他的决心,可使其丧失斗志。所以,敌人早朝初至,其气必盛;陈兵至中午,则人力困倦而气亦怠惰;待至日暮,人心思归,其气益衰。善于用兵的人,敌之气锐则避之,趁其士气衰竭时才发起猛攻。这就是正确运用士气的原则。

通过将《孙子兵法》治气策略演绎到极致,己方士气得到空前提升,一扫前期或战或降争论不休的阴霾,同时严重打击曹军的士气,军士的心理上由前期的被动转为主动。

三、计杀蔡瑁张允

作为可以为《孙子兵法》加注的曹操,根本不能接受自己的战术失败,急需寻找替罪羊为己开脱。水军将领,又是襄阳降将的蔡瑁张允首当其冲。曹军败回,曹操再整军士,唤蔡瑁、张允责之曰:“东吴兵少,反为所败,是汝等不用心耳!”

一旦被老大怀疑,则任何合理的理由都会被认为是推卸责任的借口。

随后周瑜亲来探查曹军情况,被发现后还从容离去,曹操更是气上加气:“昨日输了一阵,挫动锐气;今又被他深窥吾寨。吾当作何计破之?”此时的曹操已经犯下绝对的兵家大忌,激怒情况下的决策已经几乎不可能对己有利。

《孙子兵法》 第二十篇 火攻:“明主虑之,良将慎之,非利不动,非得不用,非危不战。主不可以怒而兴师,将不可以愠而攻战。合于利而动,不合于利而止。怒可以复喜,愠可以复说,亡国不可以复存,死者不可以复生。故明主慎之,良将警之。此安国全军之道也。”——明智的国君要慎重地考虑这个问题,贤良的将帅要严肃地对待这个问题。没有好处不要行动,没有取胜的把握不能用兵,不到危急关头不要开战。国君不可因一时愤怒而发动战争,将帅不可因一时的气忿而出阵求战。符合国家利益才用兵,不符合国家利益就停止。愤怒还可以重新变为欢喜,气忿也可以重新转为高兴,但是国家灭亡了就不能复存,人死了也不能再生。所以,对待战争,明智的国君应该慎重,贤良的将帅应该警惕,这是安定国家和保全军队的基本道理。

蒋干接过暴怒曹操的话:“某自幼与周郎同窗交契,愿凭三寸不烂之舌,往江东说此人来降。”正如第二篇分析,蒋干的所有行为全是为司马体系服务的,是否司马懿精心设计的确值得推敲。

随后就是被民间定义为歇后语的“蒋干盗书,上了大当”。 曹操将蔡瑁张允传到,在二位摸不着头脑的一番责问下,未及申辩,操即喝武士推出斩之。须臾,献头帐下,操方省悟曰:“吾中计矣!”

四、草船借箭

周瑜的宏观战略、微观战术、综合治兵能力,仅以个人为单位,绝对冠绝三国。看到诸葛亮事事皆出其右,必为将来大敌,于是请来孔明,问:“即日将与曹军交战,水路交兵,当以何兵器为先?”亮:“大江之上,以弓箭为先。”瑜:“先生之言,甚合愚意。但今军中正缺箭用,敢烦先生监造十万枝箭,以为应敌之具。此系公事,先生幸勿推却。”亮:“操军即日将至,若候十日,必误大事。”瑜:“先生料几日可完办?”亮:“只消三日,便可拜纳十万枝箭。”瑜:“军中无戏言。”亮:“怎敢戏都督!愿纳军令状:三日不办,甘当重罚。”

随后就是近乎神话级别的草船借箭,此时司马懿和徐庶在曹营已经相当有势力。正如火发之前,徐庶可以一夜之间,在军营中伪造出西凉韩遂、马腾谋反,即将杀奔许都的虚假军情,足以证明当时司马体系的影响力。想来没有两位的配合,即使上知天文、下晓地理、前推一千、后演八百的诸葛亮也不敢如此托大吧。

十万支箭收到,孔明令各船上军士齐声叫曰:“谢丞相箭!”比及曹军寨内报知曹操时,这里船轻水急,已放回二十余里,追之不及。曹操懊悔不已。

五、间谍与反间谍

曹操在与周瑜的对决中,可谓处处受制,每一谋略都被对方提前化解,结局全是己消彼涨。第一次安排蒋干,结果被反间。曹操仍不死心,继续安排蔡瑁的弟弟蔡和、蔡中潜入东吴,以期刺探敌军动向。

《孙子兵法》最后一篇对如何用间做了及其系统的分析,用间分为五类:“因间者,因其乡人而用之;内间者,因其官人而用之;反间者,因其敌间而用之;死间者,为诳事于外,令吾闻知之而传于敌间也;生间者,反报也。”——所谓因间,是指利用敌人的同乡做间谍;所谓内间,就是利用敌方官吏做间谍;所谓反间,就是使敌方间谍为我所用;所谓死间,是指制造散布假情报,通过我方间谍将假情报传给敌间,诱使敌人上当,一旦真情败露,我间难免一死;所谓生间,就是侦察后能活着回来报告敌情的人。

可惜的是,周瑜对“用间”的理解超出曹操不知几何,最后的结果全部被周瑜实现反间。两次用间还给后事留下两大歇后语,前面的“蒋干盗书,上了大当”,和蔡和蔡中这次“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战前热身,将曹军一步一步引向冥冥中的归宿。

 

第四阶段:火烧赤壁

大战前的摩擦,将曹操这位军事奇才折磨得理智全无,屡判屡失。对敌用间的失败还不是最可怕的,更可怕的是被反间和敌人用间的成功。

 

一、火攻准备之——苦肉计

周瑜黄盖的苦肉计的确巧妙,但比起阚泽借苦肉计说服曹操,其价值百不足一。以曹操熟读兵书、善晓战策加上多疑的性格,阚泽表现不下苏秦张仪。

军士引阚泽见曹操,问曰:“汝既是东吴参谋,来此何干?”泽曰:“人言曹丞相求贤若渴,今观此问,甚不相合。黄公覆,汝又错寻思了也!”操曰:“吾与东吴旦夕交兵,汝私行到此,如何不问?”泽曰:“黄公覆乃东吴三世旧臣,今被周瑜于众将之前,无端毒打,不胜忿恨。因欲投降丞相,为报仇之计,特谋之于我。我与公覆,情同骨肉,径来为献密书。未知丞相肯容纳否?”操曰:“书在何处?”阚泽取书呈上。

操拆书,就灯下观看。书略曰:“盖受孙氏厚恩,本不当怀二心。然以今日事势论之:用江东六郡之卒,当中国百万之师,众寡不敌,海内所共见也。东吴将吏,无有智愚,皆知其不可。周瑜小子,偏怀浅戆,自负其能,辄欲以卵敌石;兼之擅作威福,无罪受刑,有功不赏。盖系旧臣,无端为所摧辱,心实恨之!伏闻丞相诚心待物,虚怀纳士,盖愿率众归降,以图建功雪耻。粮草军仗,随船献纳。泣血拜白,万勿见疑。”曹操于几案上翻覆将书看了十余次,忽然拍案张目大怒曰:“黄盖用苦肉计,令汝下诈降书,就中取事,却敢来戏侮我耶!”便教左右推出斩之。

面对一代英豪,仅此一项,不是最顶级间谍瞬间被秒。随后阚泽的表现成为火烧赤壁核心中的核心,关键中的关键,阚泽对赤壁之战,居功至伟。

阚泽面不改容,仰天大笑。操教牵回,叱曰:“吾已识破奸计,汝何故哂笑?”泽曰:“吾不笑你。吾笑黄公覆不识人耳。”操曰:“何不识人?”泽曰:“杀便杀,何必多问!”操曰:“吾自幼熟读兵书,深知奸伪之道。汝这条计,只好瞒别人,如何瞒得我!”泽曰:“你且说书中那件事是奸计?”操曰:“我说出你那破绽,教你死而无怨:你既是真心献书投降,如何不明约几时?你今有何理说?”阚泽听罢,大笑曰:“亏汝不惶恐,敢自夸熟读兵书!还不及早收兵回去!倘若交战,必被周瑜擒矣!无学之辈!可惜吾屈死汝手!”操曰:“何谓我无学?”泽曰:“汝不识机谋,不明道理,岂非无学?”操曰:“你且说我那几般不是处?”泽曰:“汝无待贤之礼,吾何必言!但有死而已。”操曰:“汝若说得有理,我自然敬服。”泽曰:“岂不闻背主作窃,不可定期?倘今约定日期,急切下不得手,这里反来接应,事必泄漏。但可觑便而行,岂可预期相订乎?汝不明此理,欲屈杀好人,真无学之辈也!”操闻言,改容下席而谢曰:“某见事不明,误犯尊威,幸勿挂怀。”泽曰:“吾与黄公覆,倾心投降,如婴儿之望父母,岂有诈乎!”操大喜曰:“若二人能建大功,他日受爵,必在诸人之上。”泽曰:“某等非为爵禄而来,实应天顺人耳。”操取酒待之。

《孙子兵法》用间篇:“故三军之事,莫亲于间,赏莫厚于间,事莫密于间,非圣贤不能用间,非仁义不能使间,非微妙不能得间之实。微哉微哉!无所不用间也。间事未发而先闻者,间与所告者兼死。”——所以在军队中,没有比间谍更亲近的人,没有比间谍更为优厚奖赏的,没有比间谍更为秘密的事情了。不是睿智超群的人不能使用间谍,不是仁慈慷慨的人不能指使间谍,不是谋虑精细的人不能得到间谍提供的真实情报。微妙啊,微妙!无时无处不可以使用间谍。间谍的工作还未开展,而已泄露出去的,那么间谍和了解内情的人都要处死。

间死事小,火烧赤壁的史诗级战役却很可能不再发生。当然从《孙子兵法》的最根本目的,火烧赤壁的不发生无疑最是“善之善者”,只可惜曹操对用间的能力有待提升。

随后甘宁和阚泽联合表演,继续反间蔡和蔡中。在曹操狐疑之际,蒋干再次请缨,二赴江东,彻底将曹操疑虑打消。

可叹短命的郭嘉,此时也许正在天国捶胸顿足大骂周瑜吧!

 

二、火攻准备之——连环计

蒋干的伟大在于无法被识破到底是为谁打工的。二下江东,不但将黄盖的苦肉计坐实,还带来另一关键人物——庞统。在第二篇中有过系统分析,庞统就一华而不实的花瓶,但其马屁功底冠绝三国,到曹操军中转了一圈,曹操问道“操久闻先生大名,今得惠顾,乞不吝教诲。”统曰:“傍山依林,前后顾盼,出入有门,进退曲折,虽孙、吴再生,穰苴复出,亦不过此矣。”操曰:“先生勿得过誉,尚望指教。”于是又与同观水寨。见向南分二十四座门,皆有艨艟战舰,列为城郭,中藏小船,往来有巷,起伏有序,统笑曰:“丞相用兵如此,名不虚传!”因指江南而言曰:“周郎,周郎!克期必亡!”

和周瑜对决以来,曹操就没有一件开心事,被司马体系宣传为“卧龙凤雏,得一人而得天下”的凤雏如此夸耀,自然什么建议都可以采纳了。

江湖郎中惯用伎俩一番表演,曹操对庞统惊为天人。话锋一转,庞统曰:“某有一策,使大小水军,并无疾病,安稳成功。”操大喜,请问妙策。统曰:“大江之中,潮生潮落,风浪不息;北兵不惯乘舟,受此颠播,便生疾病。若以大船小船各皆配搭,或三十为一排,或五十为一排,首尾用铁环连锁,上铺阔板,休言人可渡,马亦可走矣,乘此而行,任他风浪潮水上下,复何惧哉?”曹操下席而谢曰:“非先生良谋,安能破东吴耶!”统曰:“愚浅之见,丞相自裁之。”操即时传令,唤军中铁匠,连夜打造连环大钉,锁住船只。诸军闻之,俱各喜悦。

庞统继续忽悠:“某观江左豪杰,多有怨周瑜者;某凭三寸舌,为丞相说之,使皆来降。周瑜孤立无援,必为丞相所擒。瑜既破,则刘备无所用矣。”操曰:“先生果能成大功,操请奏闻天子,封为三公之列。”

至此,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三、火烧赤壁

战船连锁的弊端,曹操绝对是提前考虑到的。程昱曰:“船皆连锁,固是平稳;但彼若用火攻,难以回避。不可不防。”操大笑曰:“程仲德虽有远虑,却还有见不到处。”荀攸曰:“仲德之言甚是。丞相何故笑之?”操曰:“凡用火攻,必藉风力。方今隆冬之际,但有西风北风,安有东风南风耶?吾居于西北之上,彼兵皆在南岸,彼若用火,是烧自己之兵也,吾何惧哉?若是十月小春之时,吾早已提备矣。”诸将皆拜伏曰:“丞相高见,众人不及。”

变态的是诸葛亮这个妖才,竟然有能力预测数日之后的风向,还假惺惺的让周瑜筑起七星坛。看到风起之日,瑜骇然曰:“此人有夺天地造化之法、鬼神不测之术!若留此人,乃东吴祸根也。及早杀却,免生他日之忧。”周瑜输给有司马体系支持的妖物,值得!值得!值得!

当前的主要敌人毕竟是曹操而非诸葛亮。发现孔明逃走后,没有丝毫耽搁,周瑜立即对曹操发动总攻,唤集诸将听令。先教甘宁:“带了蔡中并降卒沿南岸而走,只打北军旗号,直取乌林地面,正当曹操屯粮之所,深入军中,举火为号。只留下蔡和一人在帐下,我有用处。”第二唤太史慈分付:“你可领三千兵,直奔黄州地界,断曹操合淝接应之兵,就逼曹兵,放火为号;只看红旗,便是吴侯接应兵到。”这两队兵最远,先发。第三唤吕蒙领三千兵去乌林接应甘宁,焚烧曹操寨栅,第四唤凌统领三千兵,直截彝陵界首,只看乌林火起,以兵应之。第五唤董袭领三千兵,直取汉阳,从汉川杀奔曹操案中。看白旗接应。第六唤潘璋领三千兵,尽打白旗,往汉阳接应董袭。六队船只各自分路去了。却令黄盖安排火船,使小卒驰书约曹操,今夜来降。一面拨战船四只,随于黄盖船后接应。第一队领兵军官韩当,第二队领兵军官周泰,第三队领兵军官蒋钦,第四队领兵军官陈武:四队各引战船三百只,前面各摆列火船二十只。周瑜自与程普在大艨艟上督战,徐盛、丁奉为左右护卫,只留鲁肃共阚泽及众谋士守寨。

 

一把大火,留下千古不息的各种评说!

随后的诸葛亮用兵,更胜一筹,安排关羽华容道义释曹操,开启三国鼎立之篇章。

曹操行至谷口,回顾所随军兵,止有二十七骑。

 

《孙子兵法》解赤壁之战,留给后人的思考,永远没有终点。


鲜花

握手

路过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游客 2016-10-24 23:45
Your up to date article usually have got much of actually recent information.Where do you come up wi ...

查看全部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