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解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三国解 首页 《三国解》 三国解第三篇 查看内容

《三国解》第三篇 经典战役分析 第二章:街亭之战

2016-8-22 14:48| 发布者: 傲Sir| 查看: 865| 评论: 1

摘要: 第二章:街亭之战从司马体系角度,第二篇已经详细解析马谡必败的综合因素。如果从兵法解析,结果又会如何?《三国志》卷三十九蜀书九马良弟谡:良弟谡,字幼常,以荆州从事随先主入蜀,除绵竹成都令,越希太守。才器 ...

第二章:街亭之战

   

从司马体系角度,第二篇已经详细解析马谡必败的综合因素。如果从兵法解析,结果又会如何?

《三国志》卷三十九蜀书九马良弟谡:

良弟谡,字幼常,以荆州从事随先主入蜀,除绵竹成都令,越希太守。才器过人,好论军计,丞相诸葛亮深加器异,先主临薨谓亮曰:“马谡言过其实,不可大用,君其察之!”亮犹谓不然,以谡为参军,每引见谈论,自昼达夜。建兴六年,亮出军向祁山,时有宿将魏延、吴壹等,论者皆言以为宜令为先锋,而亮违众拔谡,统大众在前,与魏将张邰战于街亭,为邰所破,士卒离散。亮进无所据,退军还汉中。谡下狱物故,亮为之流涕。良死时年三十六,谡年三十九。

对其所有的描述不足两百字,对街亭之战没有一字描述,唯一对街亭之战有一点点描述的在《三国志》卷二十六魏书二十六 郭淮:

太和二年,蜀相诸葛亮出祁山,遣将军马谡至街亭,高详屯列柳城。张-击谡,淮攻详营,皆破之。

以上是《三国志》关于马谡及街亭之战的全部记载,习凿齿《襄阳耆旧记》对马谡的记录:卷第二马谡:

马谡,字幼常。以荆州从事入蜀,历绵竹、成都令、越隽太守。长八尺,才器过人,善与人交,好论军计,亮深器异。先主临崩,谓亮曰:“马谡言过其实,不可大用也。”亮犹谓不然,以为参军,每引见谈论,自昼达夜。

建兴三年,亮征南中,谡送之数十里。亮曰:“虽共谋之历年,今可更惠良规。”谡对曰:“南中恃其险远,不服久矣,虽今日破之,明日复反耳。今公方倾国北伐以事强贼。彼知官势内虚,其叛亦速。若殄尽遗类以除后患,既非仁者之情,且又不可仓卒也。夫用兵之道,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心战为上,兵战为下,原公服其心而已。”亮纳其策,赦孟获以服南方。故终亮之世,南方不敢复反。

建兴六年,亮出军向祁山,使谡统大众向前,为魏将张郃所破,坐此下狱死,时年三十九。谡临终,与亮书曰:“明公视谡犹子,谡视明公犹父,原深推殛鲧于羽之义,使平生之交不亏于此,谡虽死,无恨於黄壤也。”于时,十万之众为之垂涕。亮自临祭,待其遗孤若平生。

蒋琬后诣汉中,谓亮曰:“昔楚杀得臣,然后文公喜可知也。天下未定而戮智计之士,岂不惜乎!”亮流涕曰:“孙武所以能制胜於天下者,用法明也。是以杨干乱法,魏绛戮其仆。今四海分裂,兵交方始,若复废法,何用讨贼邪!”

 

史书对马谡的记载,才气过人,熟读兵书,善用良策。不敢判断是否拥有经天纬地之能,可细究其每一言辞,无不透露出过人的战略谋划。

 

街亭之战解析:

一、战略地位:秦岭之西,有一条路,地名街亭;傍有一城,名列柳城:此二处皆是汉中咽喉。


 


二、兵力对比:

蜀国:帅:马谡:带兵两万五千;主将:王平

魏国:帅:司马懿:带兵十万;主将:张郃

 

三、战争解析:

1、司马懿所带领的兵力是马谡的四倍,起兵之前已经犯下《孙子兵法》所言的数条大忌:

“国之贫于师者远输,远输则百姓贫;近师者贵卖,贵卖则百姓财竭,财竭则急于丘役。”国家之所以因作战而贫困,是由于军队远征,不得不进行长途运输。长途运输必然导致百姓贫穷。驻军附近处物价必然飞涨,物价飞涨,必然导致物资枯竭,物财枯竭,赋税和劳役必然加重。从地图上可以看出,马谡的士兵远离汉中,补给线超长,给士兵的心里带来超级负能量,将全体士兵的士气完全笼罩在阴霾中。

“胜兵若以镒称铢,败兵若以铢称镒。”获胜的军队对于失败的一方就如同用“镒”来称“铢”,具有绝对优势优势,而失败的军队对于获胜的一方就如同用“铢”来称“镒”。以弱攻强,本身就如天平的两端,类似用铢去称镒,即用二十四分之一两,去秤二十四两,轻重了然,势必遭到摧枯拉朽之溃败局面。

“胜兵先胜而后求战,败兵先战而后求胜。”打胜仗的军队总是在具备了必胜的条件之后才交战,而打败仗的部队总是先交战,在战争中企图侥幸取胜。马谡立下军令状,带着大军,浩浩荡荡出发,祈求以己之力,扭转乾坤。

2、出师未捷,将帅分崩

这场战役的总指挥是马谡,但战争走向的关键人物确另有其人,名曰王平,提及此人,必须加以分析。

《三国志》 卷四十三 蜀书十三 王平:

王平字子均,巴西宕渠人也。本养外家何氏。后复姓王。随杜濩、朴胡诣洛阳,假校尉,从曹公征汉中,因降先主,拜牙门将、裨将军。建兴六年,属参军马谡先锋。谡舍水上山,举措烦扰,平连规谏谡,谡不能用,大败于街亭。众尽星散,惟平所领干人鸣鼓自持,魏将张-疑其伏兵,不往逼也。于是平徐徐收合诸营遗迸,率将士而还。丞相亮既诛马谡及将军张休、李盛,夺将军黄袭等兵。平特见崇显,加拜参军,统五部兼当营事,进位讨寇将军,封亭侯。

王平出道是以毛遂自荐的方式配合徐晃攻取西川:

曹操派遣大军从斜谷小路而进,来取汉水。曹操命徐晃为先锋,前来决战。帐前一人出曰:“某深知地理,愿助徐将军同去破蜀。”操视之,乃巴西宕渠人也,姓王,名平,字子均;现充牙门将军。操大喜,遂命王平为副先锋,相助徐晃。操屯兵于定军山北。徐晃、王平引军至汉水,晃令前军渡水列阵。平曰:“军若渡水,倘要急退,如之奈何?”晃曰:“昔韩信背水为阵,所谓致之死地而后生也。”平曰:“不然。昔者韩信料敌人无谋而用此计;今将军能料赵云、黄忠之意否?”晃曰:“汝可引步军拒敌,看我引马军破之。”遂令搭起浮桥,随即过河来战蜀兵。却说徐晃引军渡汉水,王平苦谏不听,渡过汉水扎营。黄忠、赵云告玄德曰:“某等各引本部兵去迎曹兵。”玄德应允。二人引兵而行。忠谓云曰:“今徐晃恃勇而来,且休与敌;待日暮兵疲,你我分兵两路击之可也。”云然之,各引一军据住寨栅。徐晃引兵从辰时搦战,直至申时,蜀兵不动。晃尽教弓弩手向前,望蜀营射去。黄忠谓赵云曰:“徐晃令弓弩射者,其军必将退也:可乘时击之。”言未已,忽报曹兵后队果然退动。于是蜀营鼓声大震:黄忠领兵左出,赵云领兵右出。两下夹攻,徐晃大败,军士逼入汉水,死者无数。晃死战得脱,回营责王平曰:“汝见吾军势将危,如何不救?”平曰:“我若来救,此寨亦不能保。我曾谏公休去,公不肯所,以致此败。”晃大怒,欲杀王平。平当夜引本部军就营中放起火来,曹兵大乱,徐晃弃营而走。王平渡汉水来投赵云,云引见玄德。王平尽言汉水地理。玄德大喜曰:“孤得王子均,取汉中无疑矣。”

结果将曹操攻打西川的大业毁于一旦,还差点干掉曹操的五子良将之一徐晃。顺势投降刘备,回归诸葛亮的调遣。在此关键时刻,又被诸葛亮排到马谡身边:

马谡大军抵达街亭,王平曰:“虽然魏兵不敢来,可就此五路总口下寨;却令军士伐木为栅,以图久计。”谡曰:“当道岂是下寨之地?此处侧边一山,四面皆不相连,且树木极广,此乃天赐之险也:可就山上屯军。”平曰:“参军差矣。若屯兵当道,筑起城垣,贼兵总有十万,不能偷过;今若弃此要路,屯兵于山上,倘魏兵骤至,四面围定,将何策保之?”谡大笑曰:“汝真女子之见!兵法云:凭高视下,势如劈竹。若魏兵到来,吾教他片甲不回!”平曰:“吾累随丞相经阵,每到之处,丞相尽意指教。今观此山,乃绝地也:若魏兵断我汲水之道,军士不战自乱矣。”谡曰:“汝莫乱道!孙子云:置之死地而后生。若魏兵绝我汲水之道,蜀兵岂不死战?以一可当百也。吾素读兵书,丞相诸事尚问于我,汝奈何相阻耶!”平曰:“若参军欲在山上下寨,可分兵与我,自于山西下一小寨,为掎角之势。倘魏兵至,可以相应。”马谡不从。忽然山中居民,成群结队,飞奔而来,报说魏兵已到。王平欲辞去。马谡曰:“汝既不听吾令,与汝五千兵自去下寨。待吾破了魏兵,到丞相面前须分不得功!”王平引兵离山十里下寨,画成图本,星夜差人去禀孔明,具说马谡自于山上下寨。

《孙子兵法》第一篇 始计

“将听吾计,用之必胜,留之;将不听吾计,用之必败,去之。计利以听,乃为之势,以佐其外。”将领听从我的计策,任用他必胜,我就留下他;将领不听从我的计策,任用他必败,我就辞退他。听从了有利于克敌制胜的计策,还要创造一种势态,作为协助我方军事行动的外部条件。

马谡作为首席执行官,帐下唯一能战的王平,竟然不听调遣,还带出五分之一的兵弃主帅单飞。

《吴子兵法》第一篇 图国“不和于军,不可以出陈;不和于陈,不可以进战;不和于战,不可以决胜。”军队内部不团结,不可以上阵;临战阵势不整齐,不可以进战,战十行动不协调,不可能取得胜利。

两军尚未碰面,马谡首先受到内部的致命一击,士气全无,不可取胜的“四不和”几乎全占,以铢称镒之势已成。

3、巧妇强为无米之炊,在敌我力量悬殊、无兵将可用的条件下,马谡继续将用兵之法演绎到极致。

①王平“虽然魏兵不敢来,可就此五路总口下寨;却令军士伐木为栅,以图久计。”的短见。

《吴子兵法》 第五篇 应变篇 武侯问曰:“若敌众我寡,为之奈何?”起对曰:“避之于易,邀之于阨。故曰,以一击十,莫善于阨;以十击百,莫善于险;以干击万,莫善于阻。今有少卒卒起,击金鸣鼓于阨路,虽有大众,莫不惊动。故曰,用众者务易,用少者务隘。”——武侯问:“如果敌众我寡,怎么办呢?”吴起答:“在平坦地形上避免和它作战,而要在险要地形上截击它,所以说,以一击十,最好是利用狭窄隘路;以十击百,最好是利用险要地形;以千击万,最好是利用阻绝地带。如果用少数兵力,突然出击,在狭隘道路上击鼓鸣金,敌人虽多,也莫不惊慌骚动。所以说,使用众多兵力,务必选择平坦地形;使用少数兵力,务必选择险要地形。”

在兵力处于优势地位时,王平的建议没有任何问题,可是对方兵力四倍于己方,加上全三国最顶级的战争总指挥司马懿和五子良将之张郃。如果对方只是小股部队,如吴起所说的以一击十,不是不可以考虑,面对十万大军,需要的必须是切割对方并分而击之,才存在理论上的可能,否则“以图久计”只是水中月、镜中花而已。

②励气——置之死地而后生

所有的不利因素不断累加,马谡仍没有放弃最后的一丝希望。从物理学原理分析,铢和镒之间尽管有数百倍之间的质量差,如果能将镒分割,并给铢以足够的速度,铢的动量和能量还是存在超越镒的可能。动量P=M*V;能量E=1/2*M*V^2。在质量M一定的前提下,只需提升速度,则一切皆有可能。

如何获得速度?必须在士兵无路可退的情况下,抛却一切私心杂念,置之死地而后生。

《吴子兵法》 第三篇 治兵 吴子曰:“凡兵战之场。立尸之地。必死则生,幸生则死。其善将者,如坐漏船之中,伏烧屋之下,使智者不及谋,勇者不及怒,受敌可也。故曰,用兵之害,犹豫最大。三军之灾生于狐疑。”——吴子说:“凡两军交战的场所,都是流血牺牲的地方。抱必死决心就会闯出生路,侥幸偷生就会遭到灭亡。所以,善于指挥作战的将领,要使部队就象坐在漏船上,伏在烧屋之下那样;急迫地采取行动。在这种紧急情况下,即使机智的人,也来不及去周密谋划,勇敢的人也来不及去振奋军威,只能当机立断,奋力拼搏,才可保全自己,打败敌人。因此说,用兵的害处,犹豫最大,全军失利,多半产生于迟疑。”

《孙子兵法》同样对置之死地而后生有其精确论述:“合军聚合,圮地无舍,衢地合交,绝地无留,围地则谋,死地则战”——召集人马组建军队,在难于通行之地不要驻扎,在四通八达的交通要道要与四邻结交,在难以生存的地区不要停留,要赶快通过,在四周有险阻容易被包围的地区要精于谋划,误入死地则须坚决作战。“疾战则存,不疾战则亡者,为死地。死地则战。”——迅速奋战就能生存,不迅速奋战就会全军覆灭的地区,叫做死地。处于死地就要力战求生。

在士气几无情况下,马谡将自己和士兵一起“置之死地”,祈求将所有不可能转化为可能。

③争取一切对战先机

不战则死,战可能存在生的一线生机,首先从心里上让士兵建立起必战的信念。接着开发一切有利于战争的外在条件。

a.以逸待劳、以饱待饥:《孙子兵法》第六篇 虚实 凡先处战地而待敌者佚,后处战地而趋战者劳。故善战者,致人而不致于人。能使敌人自至者,利之也;能使敌人不得至者,害之也。”——大凡先期到达战地等待敌军的就精力充沛、主动安逸,而后到达战地匆忙投入战斗的就被动劳累。所以,善战者调动敌人而决不为敌人所调动。第七篇军争 “以近待远,以佚待劳,以饱待饥,此治力者也。”——以我就近进入战场而待长途奔袭之敌;以我从容稳定对仓促疲劳之敌;以我饱食之师对饥饿之敌。这是懂得并利用治己之力以困敌人之力。

通过己方先抵达占地,以逸待劳,以饱待饥,争取第一个战胜点。

b.居高而下,势如破竹:《孙子兵法》第五篇 兵势“故善战者,求之于势,不责于人故能择人而任势。任势者,其战人也,如转木石。木石之性,安则静,危则动,方则止,圆则行。故善战人之势,如转圆石于千仞之山者,势也。”——善战者追求形成有利的“势”,而不是苛求士兵,因而能选择人才去适应和利用已形成的“势”。善于创造有利“势”的将领,指挥部队作战就象转动木头和石头。木石的性情是处于平坦地势上就静止不动,处于陡峭的斜坡上就滚动,方形容易静止,圆形容易滚动。所以,善于指挥打仗的人所造就的“势”,就象让圆石从极高极陡的山上滚下来一样,来势凶猛。这就是所谓的“势”。“激水之疾,至于漂石者,势也;鸷鸟之疾,至于毁折者,节也。故善战者,其势险,其节短。势如扩弩,节如发机。”——湍急的流水所以能漂动大石,是因为使它产生巨大冲击力的势能;猛禽搏击雀鸟,一举可致对手于死地,是因为它掌握了最有利于爆发冲击力的时空位置,节奏迅猛。所以善于作战的指挥者,他所造成的态势是险峻的,进攻的节奏是短促有力的。“势险”就如同满弓待发的弩那样蓄势,“节短”正如搏动弩机那样突然。

通过占据高地,赚取充足的动量和动能,实现自己的“凭高视下,势如劈竹。若魏兵到来,吾教他片甲不回!”的作战目的,争取第二个战胜点。

c.我团为一,分而击之:《孙子兵法》第五篇 兵势“故形人而我无形,则我专而敌分。我专为一,敌分为十,是以十攻其一也。则我众敌寡,能以众击寡者,则吾之所与战者约矣。”——使敌军处于暴露状态而我军处于隐蔽状态,这样我军兵力就可以集中而敌军兵力就不得不分散。如果敌我总兵力相当,我集中兵力与一点,而敌人分散为十处,我就是以十对一。这样,在局部战场上就出现我众敌寡的态势,在这种态势下,则我军所与战者用力少而成功多也。《孙子兵法》第三篇 谋攻“用兵之法,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战之,敌则能分之,少则能逃之,不若则能避之。”——在实际作战中运用的原则是:我十倍于敌,就实施围歼,五倍于敌就实施进攻,两倍于敌就要努力战胜敌军,势均力敌则设法分散各个击破之。

马谡在山上见之,大笑曰:“彼若有命,不来围山!”传令与诸将:“倘兵来,只见山顶上红旗招动,即四面皆下。”将敌军分散四周,总兵力是我方四倍,而我军聚集一起,对方至少有一方的兵力是弱于我方的,局部区域实现我强敌弱之势,争取第三个战胜点。

4、“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败。”可是“知彼而不知己”,结果如何?

《孙子兵法》 第三篇 谋攻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败。”第十篇地形:“知彼知己,胜乃不殆;知天知地,胜乃可全。”——了解敌方也了解自己,每一次战斗都不会有危险;不了解对方但了解自己,胜负的机率各半;既不了解对方又不了解自己,每战必败。“厚而不能使,爱而不能令,乱而不能治,譬若骄子,不可用也。知吾卒之可以击,而不知敌之不可击,胜之半也;知敌之可击,而不知吾卒之不可以击,胜之半也;知敌之可击,知吾卒之可以击,而不知地形之不可以战,胜之半也。”——对士卒厚待却不能使用,溺爱却不能指挥,违法而不能惩治,那就如同骄惯了的子女,是不可以用来同敌作战的。只了解自己的部队可以打,而不了解敌人不可打,取胜的可能只有一半;只了解敌人可以打,而不了解自己的部队不可以打,取胜的可能也只有一半。知道敌人可以打,也知道自己的部队能打,但是不了解地形不利于作战,取胜的可能性仍然只有一半。

马谡所指挥的街亭之战,却出现第四种情况,即“知彼而不知己”,这种情况在孙武和吴起看来,原则上是不存在的,一个指挥官有能力知道对手情况,而不知道自己所带领的部队,实在不可思议,马谡的街亭之战确确实实出现了。

首先分析知彼的情况:

  敌方总兵力,十万,为己方四倍;

  对方总指挥为诸葛亮每每提及就赞不绝口的司马懿,主将为号称五子良将之躯、排名第二的张郃,以及申耽、申仪等几位副将;

  魏兵进攻我方之前首先切断我汲水之道,希望造成我方内乱;

  魏兵会四面围定攻击。

针对敌军情况,马谡所做的战术安排一一对应,甚至可以说是几近完美。

关键问题出在不知己:

  唯一能战的王平,在大战之前突然不听指挥,并逃出自己阵营,更甚者带走五千精兵;

  处于绝地的士兵关键时刻不听指挥,“蜀兵见之,尽皆丧胆,不敢下山。马谡将红旗招动,军将你我相推,无一人敢动。”

  最可怕的是己方士兵山南大开寨门,下山降魏。

《吴子兵法》 第三篇 治兵

武侯问曰:“兵何以为胜?”起对曰:“以治为胜。”又问曰:“不在众寡?”对曰:“若法令不阴,赏罚不信,金之不止,鼓之不进,虽有百万,何益于用?所谓治者,居则有礼,动则有威,进不可当,退不可追,前却有节,左右应摩,虽绝成陈,虽散成行。与之安,与之危,其众可合而不可离,可用而不可疲,投之所往,天下莫当,名曰父子之兵。”

武侯问:“军队凭什么打胜仗?”吴起答:“治理好军队就能打胜仗。”又问:“不在于兵力多少吗?”吴起答:“如果法令不严明,赏罚无信用,鸣金不停止,擂鼓不前进,虽有百万之众,又有什么用处?所谓治理好,就是平时守礼法,战时有威势,前进时锐不可挡,后退时速不可追,前进后退有节制,左右移动听指挥,虽被隔断仍能保持各自的阵形,虽被冲散仍能恢复行列。上下之间同安乐、共患难,这种军队,能团结一致而不会离散,能连续作战而不会疲惫,无论用它指向哪里,谁也不能阻挡。这叫父子兵。”

给马谡配备这样的兵将,还有何话说?

至此孙子兵法可以再增加一句:“知彼而不知己,每战必殆”,注意是殆而非败,因为自己的兵将不一定全是骄兵之类的情况,对方的也不一定全是司马懿张郃之流。

 

习凿齿的《襄阳耆旧记》评价:诸葛亮之不能兼上国也,岂不宜哉!夫晋人规林父之后济,故废法而收功;楚成闇得臣之益己,故杀之以重败。今蜀僻陋一方,才少上国,而杀其俊杰,退收驽下之用,明法胜才,不师三败之道,将以成业,不亦难乎!且先主诫谡之不可大用,岂不谓其非才也?亮受诫而不获奉承,明谡之难废也。为天下宰匠,欲大收物之力,而不量才节任,随器付业;知之大过,则违明主之诫,裁之失中,即杀有益之人,难乎其可与言智者也。

 

习凿齿对诸葛亮的行为评价,和数千年以来大众一样,感到无尽的困惑和不解。唯从司马体系再解街亭之战,则所有阻塞皆尽化解。

  • 马谡才华横溢

从马谡出道以后的每一决策,无不洋溢天骄之气。诸葛亮南征孟获之际,曾经提出过攻心为上的计策,深得诸葛亮赞同。孔明问曰:“吾奉天子诏,削平蛮方;久闻幼常高见,望乞赐教。”谡曰:“愚有片言,望丞相察之;南蛮恃其地远山险,不服久矣;虽今日破之,明日复叛。丞相大军到彼,必然平服;但班师之日,必用北伐曹丕;蛮兵若知内虚,其反必速。夫用兵之道: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心战为上,兵战为下。愿丞相但服其心足矣。”孔明叹曰:“幼常足知吾肺腑也!”于是孔明遂令马谡为参军,即统大兵前进。

协助诸葛亮不但彻底收复南疆,而且还成就七擒孟获的千载美谈,事实上主要功勋源自马谡。因为当时孟获所统治的地区在当时是蛮荒之地,道路崎岖。南疆人其他不信,就信自己能打。如果用强硬的手段,即使暂时平定了,他们心里还是不服气,等你走后,再跳出来闹腾。只有降伏他们的野性,才能算是本质上的平定。而马谡这个计策应该说是全方位解决问题:从心理上压制,在武力上征服孟获等部落,同时推测出诸葛亮下一步的目标是北伐魏国,可是诸葛亮北伐的战略目标,马谡误判了。

  • 千万不该动司马

征服南疆,是为司马体系服务的,幕后老板司马懿及首席执行官诸葛亮皆爱之有加。“班师之日,必用北伐曹丕,”刚好与体系随后的推进计划巧合。

关键的关键是诸葛平定南方返回,同时魏国完成曹二代丕向曹三代睿的过度。此时诸葛北伐目的是通过向曹睿加压,实现司马懿在魏国的掌权。

可马谡顶级谋略:“今丞相平南方回,军马疲敝,只宜存恤,岂可复远征?某有一计,使司马懿自死于曹睿之手,未知丞相钧意允否?”孔明问是何计,马谡曰:“司马懿虽是魏国大臣,曹睿素怀疑忌。何不密遣人往洛阳、邺郡等处,布散流言,道此人欲反;更作司马懿告示天下榜文,遍贴诸处。使曹睿心疑,必然杀此人也。”孔明从之,即遣人密行此计去了。

为什么诸葛亮必须采用马谡之际,第二篇有系统分析。在一切掌握主动的情况下,司马懿有惊无险的度过马谡的反间计。

三、悲剧的魏延

和马谡同样悲剧还有魏延,孔明率兵前至沔阳,经过马超坟墓,乃令其弟马岱挂孝,孔明亲自祭之。祭毕,回到寨中,商议进兵。忽哨马报道:“魏主曹睿遣驸马夏侯楙,调关中诸路军马,前来拒敌。”魏延上帐献策曰:“夏侯楙乃膏粱子弟,懦弱无谋。延愿得精兵五干,取路出褒中,循秦岭以东,当子午谷而投北,不过十日,可到安长。夏侯楙若闻某骤至,必然弃城望横门邸阁而走。某却从东方而来,丞相可大驱士马,自斜谷而进。如此行之,则咸阳以西,一举可定也。”孔明笑曰:“此非万全之计也。汝欺中原无好人物,倘有人进言,于山僻中以兵截杀,非惟五千人受害,亦大伤锐气。决不可用。”魏延又曰:“丞相兵从大路进发,彼必尽起关中之兵,于路迎敌,则旷日持久,何时而得中原?”孔明曰:“吾从陇右取平坦大路,依法进兵,何忧不胜!”遂不用魏延之计。魏延怏怏不悦。

《孙子兵法》 第五篇 兵势“三军之众,可使必受敌而无败者,奇正是也;兵之所加,如以瑕投卵者,虚实是也。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故善出奇者,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海。终而复始,日月是也。死而更生,四时是也。声不过五,五声之变,不可胜听也;色不过五,五色之变,不可胜观也;味不过五,五味之变,不可胜尝也。战势不过奇正,奇正之变,不可胜穷也。奇正相生,如循环之无端,孰能穷之哉!”——整个部队与敌对抗而不会失败,是依靠正确运用“奇正”的变化:攻击敌军,如同用石头砸鸡蛋一样容易,关键在于以实击虚。大凡作战,都是以正兵作正面交战,而用奇兵去出奇制胜。善于运用奇兵的人,其战法的变化就象天地运行一样无穷无尽,象江海一样永不枯竭。象日月运行一样,终而复始;与四季更迭一样,去而复来。宫、商、角、徵、羽不过五音,然而五音的组合变化,永远也听不完;红、黄、蓝、白、黑不过五色,但五种色调的组合变化,永远看不完;酸、甜、苦、辣、咸不过五味,而五种味道的组合变化,永远也尝不完。战争中军事实力的运用不过“奇”、“正”两种,而“奇”、“正”的组合变化,永远无穷无尽。奇正相生、相互转化,就好比圆环旋绕,无始无终,谁能穷尽呢。

经过马谡反间计的洗礼,任何可能影响体系计划推进的因子,被诸葛亮全部没有理由的消除。对最深谙《孙子兵法》、最能熟练应用“奇正”之变的诸葛亮,为什么阻止魏延兵出子午谷终于得解,也为最终魏延的归宿提前打下烙印。

四、街亭必失

三路大军,赵云一路自不用说,长胜将军的名号岂非浪得!西凉大将韩德,善使开山大斧,有万夫不当之勇,带领八万西凉精兵,结果父子五人在凤鸣山前被七十多岁的赵云老爷子一人全挑。

中间一路诸葛亮亲率主力大军,在关兴、张苞等强兵强将的配合下,以诸葛亮的无双才智轻取南安、天水、安定三城郡。

如此只剩下马谡的街亭大军,担心马谡能力太强,诸葛亮还特意派遣王平为内应,确保街亭必失无异,也就有了本章突破尽两千年历史悬疑的颠覆解析。

五、空城计画上圆满

    马谡被破,司马懿大军直接抵达诸葛亮所处的西城,此时城中仅有两千五百老弱残兵。

于是孔明披鹤氅,戴纶巾,引二小童携琴一张,于城上敌楼前,凭栏而坐,焚香操琴。司马懿前军哨到城下,见了如此模样,皆不敢进,急报与司马懿。懿笑而不信,遂止住三军,自飞马远远望之。果见孔明坐于城楼之上,笑容可掬,焚香操琴。左有一童子,手捧宝剑;右有一童子,手执麈尾。城门内外,有二十余百姓,低头洒扫,傍若无人。

司马体系的董事长司马懿和首席执行官诸葛亮遥遥对视一眼,相视一笑,尽在不言中。懿便到中军,教后军作前军,前军作后军,望北山路而退。次子司马昭曰:“莫非诸葛亮无军,故作此态?父亲何故便退兵?”懿曰:“亮平生谨慎,不曾弄险。今大开城门,必有埋伏。我兵若进,中其计也。汝辈岂知?宜速退。”于是两路兵尽皆退去。

宵旰元戎事,清流竟窃钩。

不闻诛少正,惟是赦诸州。

慷慨田横血,凄凉马谡头。

前军方转战,幕府隐谯周。



鲜花

握手

路过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