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解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三国解 首页 《三国解》 三国解第三篇 查看内容

《三国解》第三篇 经典战役分析 第一章:孙子佛法

2016-8-21 14:47| 发布者: 傲Sir| 查看: 697| 评论: 0

摘要: 第三篇 经典战役分析三国时期战役的密集程度,冠绝有记录的人类文明史,在质量上,很多已经成为教科书级经典战例。汉朝相对秦朝,采用中央集权加分封制的政权模式,以马克思的生产力与生产关系辩证法分析,属于历史 ...

第三篇 经典战役分析

   

三国时期战役的密集程度,冠绝有记录的人类文明史,在质量上,很多已经成为教科书级经典战例。

汉朝相对秦朝,采用中央集权加分封制的政权模式,以马克思的生产力与生产关系辩证法分析,属于历史发展的倒退。随着黄金之乱,中央政府的统治力被削弱,分封制遗留的州牧趁机坐大,何进董卓借机轮流把控朝纲,种下三国纷争的种子。以袁绍为首的十八路诸侯联合讨伐董卓,汜水关关羽温酒斩华雄、虎牢关三英战吕布、荣阳之战、界桥之战等系列战事过后,中华大地彻底被硝烟弥漫。

一代军师家、政治家、文学家曹操脱颖而出,组织濮阳之战、内黄之战、兖州之战、封丘追击战、徐州之战;兖州之战、定陶之战、钜野之战、雍丘之战、梁之战、淯水之战、蕲阳之战、湖阳之战、舞阴之战、安众之战、沛之战、射犬之战、白马之战、延津之战、汝颖之战、汝南之战、官渡之战、仓亭之战、东海之战、冀州之战、平阳之战、叶之战、黎阳之战、毛城之战、邯郸之战、邺之战、南皮之战、幽州之战、并州之战、淳于之战、白狼山之战等,很多战役如徐州之战前后几次,每次都达到不同的战略战术目的,完成中国北方的统一。

与此同时,孙坚带着儿子在江东也开启自己的创业模式。利用孙坚孙策爷俩自身强大的战斗力,通过横江之战、当利之战、牛渚之战、秣陵之战、梅陵之战、湖孰之战、江乘之战、曲阿之战、由拳之战、固陵之战、东冶之战、反袁术之战、群贼击破战、海西之战、丹杨七县平定战、陵阳之战、勇里之战、麻保之战、皖之战、彭泽之战、流沂之战、沙羡之战、豫章庐陵平定战、匡奇之战等,构建出江东霸业。

在曹操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春风得意,希望顺道摘取孙策父子的成果时,以司马徽、黄承彦为代表的司马体系强势插入,形成以诸葛亮为主,司马懿徐庶在魏策应,鲁肃诸葛瑾在吴策应的豪华组合。火烧新野、火烧博望、火烧赤壁、三气周瑜等系列大手笔运作后,将曹操前期的积累大幅削弱,之后绵竹之战、雁桥之战、江州之战、江阳之战、犍为之战、巴西之战、德阳之战、雒城之战、成都之战、葭萌之战、益州之战、固山之战、马鸣阁之战、广石之战、定军山之战、汉中之战,统一益州等,构建出代表数学稳定性的三足鼎立格局,成就中国历史上最特殊历史时期,开启三国对耗模式。

鼎立之后第一次大战,围剿关羽把守的荆州,襄阳之战、樊城之战、麦城之战过后关羽身亡。刘备气愤,起兵东征,在夷陵之战、猇亭之战、涿乡之战、马鞍山之战持续兵败的打击下,刘备身故。

司马体系全面掌控占据主导地位的魏国和蜀国,启动开疆辟土和体系称帝模式,诸葛亮七擒七纵平定南王孟获、诸葛亮六出祁山、马谡失街亭之战、曹真出征剑阁之战、孙权兵分三路攻魏之战、司马懿平定襄平公孙渊之战、曹爽攻打汉中之战、姜维牛头山之战、司马师兴兵伐吴之战、姜维邓艾铁笼山之战、姜维邓艾狄道之战、姜维九伐中原,完成体系对三国的全面掌控,邓艾钟会出征西蜀,蜀灭;杜预王睿出兵伐吴,吴亡,三国归晋。

短短百年时间内,不完全统计对三国推进有直接关系的战役已经上百,还有更多对三国历史进程间接影响的大量战役,枚不胜举。

不同的人对每一战役的理解各有千秋,即使同一人在不同时间对同一战役的理解也可能大相径庭。本章将主要以《孙子兵法》为主,《吴子兵法》为辅展开对几场经典战役解析,总结出对我们自己有意义、有价值的东西,指导我们的日常行为、提升我们的生活品质、闪耀我们的炫动生命。

 

 

 

第一章   孙子佛法

 

《孙子兵法》被冠为武经七书《孙子兵法》《吴子兵法》《六韬》《司马法》《三略》《尉缭子》《李卫公问对》之首,作为兵学首席圣典,不仅仅华人,在全球范围内都拥有最被广泛的认可度。孙子兵法作为战略理论的奠基之作,其深刻的思想内涵和广泛的指导价值,在军事思想方面的地位举足轻重,很多国家的军事院校都把它当做必读之书,包括全球最著名的西点军校。

军事领域:随着人类科学技术生产力的发展,武器不断升级,冷兵器发展到核武器;由单纯地面模式发展到陆、海、空立体作战;由近距离作战发展到远距离精准打击;由传统作战方式发展到信息化作战。万变不离其宗,战争规律始终未超越《孙子兵法》的所描述的范畴,其战略思想内涵与时代同步升华。

政商领域:对经商、从政的人以及其它各界人士也具有莫大的吸引力。只要认真领悟《孙子兵法》的真谛,各行各业的人都会从中受益。这是因为战场、商场、官场都具有竞争的性质,而《孙子兵法》揭示的战争的规律,本质是竞争的规律。是影响一代天骄松下幸之助、本田宗一郎、盛田昭夫等一生的圣典,通用汽车CEO罗杰·史密斯、软银总裁孙正义等成功的法宝,商界必备实战手册,启迪人生权变创新的智慧。

可以说任何领域都可以从孙子兵法中得到启迪,特别是具有竞争性质领域最为直接。如此特性如何与最普度众生的佛法相提并论?

佛法即佛教的基本教义思想,而佛教与其他宗教派别具有最根本的区别,在于没有排他性,佛教也是唯一没有排他性的宗教。

基于圣经为基础的基督教,以所谓“普适”概念,攻击、甚至灭杀不符合自己教派思想教义的团体,哥白尼、布鲁诺因为提出新的星系模型,被基督教天主分支的教主烧死在火刑柱上,如此实例比比皆是。

基于古兰经的伊斯兰教,基本信条为 “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安拉的使者 ”。代表伊斯兰教 “认主独一” 的基本信念,导致21世纪全球主要的恐怖事件、自杀性袭击,大部分都离不开伊斯兰教徒的影子。

其它教派更不必说,几乎和排他性、极端思想都有或多或少的关联。

回到佛教,尽管典籍车载斗量,却没有基本教义书。佛教的行为准则共分六个维度,即: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这些行为要求全部都是约束自己,宽容别人。杀生、吃荤是佛教的大忌。“扫地不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是家户喻晓的佛教偈语,而《孙子兵法》的全文主旨思想与佛教的爱护众生形成完美契合。佛教的很多思想与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甚至哲学,都有共振。佛教的典籍在很大意义上已经超越教派经书的内涵,相应的佛教更适合称为为佛学。

 

第一篇——始计

全篇总纲,孙武卓越军事思想的高度浓缩和精辟概括。五事:“一曰道、二曰天、三曰地、四曰将、五曰法。”道是指君主和民众目标相同,意志统一,可以同生共死,而不会惧怕危险。天是指昼夜、阴晴、寒暑、四季更替。地是指地势的高低,路程的远近,地势的险要、平坦与否,战场的广阔、狭窄,是生地还是死地等地理条件。将是指将领足智多谋,赏罚有信,对部下真心关爱,勇敢果断,军纪严明。法是指组织结构,责权划分,人员编制,管理制度,资源保障,物资调配。七计:“主孰有道、将孰有能、天地孰得、法令孰行、兵众孰强、士卒孰练、赏罚孰明。”意为哪一方的君主是有道明君,能得民心?哪一方的将领更有能力?哪一方占有天时地利?哪一方的法规、法令更能严格执行?哪一方资源更充足,装备更精良,兵员更广大?哪一方的士兵训练更有素,更有战斗力?哪一方的赏罚更公正严明?用五事七计来预测战争胜负的基本要素,从宏观上对决定战争胜负的政治、军事等各项基本条件进行比较、分析和研究,并对战争的发展进程和最终结局进行预测,尤其强调用兵前的周密谋划对战争胜负的决定作用。

“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乎!”在未战之前,经过周密的分析、比较、谋划,如果结论是我方占据的有利条件多,有较多的胜利把握;或者如果结论是我方占据的有利条件少,只有少的胜利把握,则只有前一种情况在实战时才可能取胜。如果在战前干脆就不做周密的分析、比较,或分析、比较的结论是我方只有五成以下的胜利把握,那在实战中就很难获胜。可以说“慎战”是始计篇孙子指导战争实践的基本主张,因为战争即意味着死亡,而且还是万物之灵人类之间的相互杀戮。

佛教的主张不杀生,主旨在于众生平等的慈悲精神,一切众生都有生存的权利和自由,我们自己怕受伤害、畏惧死亡,众生无不皆然。众生的类别虽有高低不同,但众生的生命绝没有贵贱、尊卑之分,如果人人发扬这种平等、慈悲的精神,我们的世界一定是和谐、和平、互助、互敬、互爱、融洽无间,将没有一人会受到故意的伤害。大智度论云:“诸余罪中,杀业最重。诸功德中,放生第一。”杀害众生,违背大慈悲心,杀戮带来更多的是因果循环故。

孙子兵法全篇的基本思想“慎战”,与佛教的第一功德“放生”,对生命的尊重层面刚好达到异曲同工之妙。

 

第二篇——作战

本篇继《计篇》之后,在“慎战论”思想的指导下,着重分析了战争与经济的关系。“凡用兵之法,驰车千驷,革车千乘,带甲十万,千里馈粮,则内外之费,宾客之用,胶漆之材,车甲之奉,日费千金,然后十万之师举矣。其用战也胜,久则钝兵挫锐,攻城则力屈,久暴师则国用不足。夫钝兵挫锐,屈力殚货,则诸侯乘其弊而起,虽有智者不能善其后矣。”要兴兵作战,需做的物资准备有,轻车千辆,重车千辆,全副武装的士兵十万,并向千里之外运送粮食。那么前后方的军内外开支,招待使节、策士的用度,用于武器维修的胶漆等材料费用,保养战车、甲胄的支出等,每天要消耗千金。按照这样的标准准备之后,十万大军才可出发上战场。因此,军队作战就要求速胜,如果拖的很久则军队必然疲惫,挫失锐气。一旦攻城,则兵力将耗尽,长期在外作战还必然导致国家财用不足。如果军队因久战疲惫不堪,锐气受挫,军事实力耗尽,国内物资枯竭,其他诸侯必定趁火打劫。这样,即使足智多谋之士也无良策来挽救危亡了。

即使迫不得已兴师出战,也要做到“役不再籍,粮不三载。取用于国,因粮于敌,故军食可足也。”不用再次征集兵员,不用多次运送军粮。武器装备由国内供应,从敌人那里设法夺取粮食,这样军队的粮草就可以充足了。因为战争带来的必定是“国之贫于师者远输,远输则百姓贫;近师者贵卖,贵卖则百姓财竭,财竭则急于丘役。力屈财殚,中原内虚于家,百姓之费,十去其七;公家之费,破军罢马,甲胄矢弓,戟盾矛橹,丘牛大车,十去其六。”国家之所以因作战而贫困,是由于军队远征,不得不进行长途运输。长途运输必然导致百姓贫穷。驻军附近处物价必然飞涨,物价飞涨,必然导致物资枯竭,物财枯竭,赋税和劳役必然加重。在战场上,军力耗尽,在国内财源枯竭,百姓私家财产损耗十分之七。公家的财产,由于车辆破损,马匹疲惫,盔甲、弓箭、矛戟、盾牌、牛车的损失,而耗去十分之六。

战争带来的破坏,与佛教的反对浪费不谋而合。佛教反对对一切浪费,并都有明确的因果。例如浪费食物,会堕入地狱果报。便随意浪费糟蹋五谷粮食,寿终后堕落到饥饿地狱。或者是有钱不肯布施给乞丐穷人,寿终也会堕落饥饿地狱受刑罚,让罪灵饱受饥饿之苦从而体验五谷粮食之珍贵,藉以去除贪吝。在阳间所浪费的任何食物,全部会被俱生神记录下来,寿终来到五谷丰收地狱,再继续把生前浪费的食物要全部一一吃完。阳间有很多人都喜欢不断的买很多食物,吃不完就丢掉。地府阴律要让罪灵体验吃不完就不要买来浪费的惩罚,既然买了就是属于您的福报,需要吃完它。

没有战争,也就没有战争带来的经济、生命、环境的破坏,孙子一再主张“慎战”也是佛教的最基本思想。

 

第三篇——谋攻

前两篇主要从宏观描述战争给人类带来的灾难,从本篇开始进入微观分析。以智谋攻城,即不专用武力,而是采用各种手段使守敌投降。“夫用兵之法,全国为上,破国次之;全军为上,破军次之;全旅为上,破旅次之;全卒为上,破卒次之;全伍为上,破伍次之。是故百战百胜,非善之善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使敌人举国降服是上策,用武力击破敌国就次一等;使敌人全军降服是上策,击败敌军就次一等;使敌人全旅降服是上策,击破敌旅就次一等;使敌人全卒降服是上策,击破敌卒就次一等;使敌人全伍降服是上策,击破敌伍就次一等。所以,百战百胜,算不上是最高明的;不通过交战就降服全体敌人,才是最高明的。

“将不胜其忿而蚁附之,杀士卒三分之一,而城不拔者,此攻之灾也。”如果将领难以拟制焦躁情绪,命令士兵象蚂蚁一样爬墙攻城,尽管士兵死伤三分之一,而城池却依然没有攻下,这就是攻城带来的灾难。

孙子所讲的百战百胜不是好的,真正的一流将领是不出兵直接令敌屈服。特别是命令士兵去攻城造成大量伤亡,更是作为将领的失职。《律藏经分别》,“任何比丘,若故意夺人之生命,或因此而求持杀具者、或赞叹死之美、或以死劝导,云:‘咄!男子!此恶若之生,于汝何益?汝死胜于生。’如是心意,如是决心,以种种方便赞叹死之美,以死劝导者,此亦波罗夷不共住。”佛教的众戒之首为“不杀生戒”,使对方没有办法生存,断绝生路,包括自杀、教杀、赞杀,全是佛教定义的大恶。有的是用有形的刀枪杀害对方,有的是用无形的语言伤害对方,如说话断人希望,使他无以生存,或是造谣生事,使他无以立足,都是杀生。一切形式的杀生都是佛教大忌。与孙武对生命的尊重处于同等首要地位。生命对每一个众生都是宝贵的,都具有强力的求生怕死的愿望,每一个人都有求生存的权力,并且当我们活著的时候应有安全感。这是人权最基本的要求。扩展到整个社会,只有我们的生命安全得到保障,才会活得幸福,安心工作,社会才能发展,变得繁荣富强。

 

第四篇——军形

此篇最根本的思想是提升自身实力。“昔之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故善战者,能为不可胜,不能使敌之必可胜。”以前善于用兵作战的人,总是首先创造自己不可被战胜的条件,并等待可以战胜敌人的机会。使自己不被战胜,其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敌人能否被战胜,在于敌人是否给我们以可乘之机。所以,善于作战的人只能够使自己不被战胜,而不能使敌人一定会被我军战胜。

战争不是一定会赢的,首先不断提升自己,处于不败之地。刚好和佛教六度的“精进”完全相和。佛教的精进分三个层级:

①披甲精进:

对所修的善行不退。行善时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波折,一定要完成它,永不退心。如兵士上战场时穿上铠甲,不易被刀枪所伤害,他就勇敢地冲上前杀敌;披甲精进我们要有坚定的信心,一定要完成一件事情。让自身力量不断提升,使自己始终处于不可战胜状态,称为披甲精进。

②摄善法精进:

在披甲精进的基础上,对一切善法都要努力的去修学,相当于士兵不但要练就强迫的身体,还要进一步学习兵法,文武并进。修习兵法对应佛教称为摄善法精进。

③饶益有情精进:

对众生有益之事,都应该去做;而对众生有害的事,就不应为之。让每一士兵都拥有强大的心理力量,不但影响自己,同时影响所有的人,自然可以做到“不可胜在己”。

如果每个自己都可以日日精进,不被战胜,则这个世界将不再有战争、不再有杀戮。

 

第五篇——军形

本篇最核心的内容是利用奇正的无穷尽组合,充分发挥己之所长,攻敌之所短,因敌制胜。所谓“战势不过奇正,奇正之变,不可胜穷也。奇正相生,如循环之无端,孰能穷之哉!激水之疾,至于漂石者,势也;鸷鸟之疾,至于毁折者,节也。故善战者,其势险,其节短。势如扩弩,节如发机。纷纷纭纭,斗乱而不可乱;浑浑沌沌,形圆而不可败。乱生于治,怯生于勇,弱生于强。治乱,数也;勇怯,势也;强弱,形也。”战争中军事实力的运用不过两种,而的组合变化,永远无穷无尽。奇正相生、相互转化,就好比圆环旋绕,无始无终,谁能穷尽呢。湍急的流水所以能漂动大石,是因为使它产生巨大冲击力的势能;猛禽搏击雀鸟,一举可致对手于死地,是因为它掌握了最有利于爆发冲击力的时空位置,节奏迅猛。所以善于作战的指挥者,他所造成的态势是险峻的,进攻的节奏是短促有力的。势险就如同满弓待发的弩那样蓄势,节短正如搏动弩机那样突然。旌旗纷纷,人马纭纭,双方混战,战场上事态万端,但自己的指挥、组织、阵脚不能乱;混混沌吨,迷迷蒙蒙,两军搅作一团,但胜利在我把握之中。双方交战,一方之乱,是因为对方治军更严整:一方怯懦,是因为对方更勇敢;一方弱小,是因为对方更强大。

随机应变的出处恰好来自佛教,“随机说法利众生”(《金光明经最胜王经》卷二);“适化无方,随机隐显”(《戒疏》卷一上)。根据众生根机、根器、根性而言,以众生根性各别,必须随其根机,为彼说法,方能领解,各得其益。之后衍生为成语“随机应变”,随着时机或情况的变化,灵活应付。与孙子兵法的“战势不过奇正,奇正之变,不可胜穷也。”再次不谋而合。

 

第六篇——虚实

讲的是如何通过分散集结、包围迂回,充分利用战场形势,造成预定会战地点上的我强敌劣,以多胜少,将伤亡减少的最低程度。“出其所不趋,趋其所不意。行千里而不劳者,行于无人之地也;攻而必取者,攻其所不守也。守而必固者,守其所必攻也。故善攻者,敌不知其所守;善守者,敌不知其所攻。进而不可御者,冲其虚也;退而不可追者,速而不可及也。故我欲战,敌虽高垒深沟,不得不与我战者,攻其所必救也;我不欲战,虽画地而守之,敌不得与我战者,乖其所之也。故形人而我无形,则我专而敌分。我专为一,敌分为十,是以十攻其一也。则我众敌寡,能以众击寡者,则吾之所与战者约矣。夫兵形象水,水之形,避高而趋下,兵之形,避实而击虚。水因地而制流,兵因敌而制胜。故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通过敌人不设防的地区进军,在敌人预料不到的时间,向敌人预料不到的地点攻击。进军千里而不疲惫,是因为走在敌军无人抵抗或无力抵抗的地区,如入无人之境。我进攻就一定会获胜,是因为攻击的是敌人疏于防守的地方。我防守一定稳固,是因为守住了敌人一定会进攻的地方。所以善于进攻的,能做到使敌方不知道在哪防守,不知道怎样防守。而善于防守的,使敌人不知道从哪进攻,不知怎样进攻。所以能成为敌人命运的主宰。进攻时,敌人无法抵御,那是攻击了敌人兵力空虚的地方;撤退时,敌人无法追击,那是行动迅速敌人无法追上。所以我军要交战,敌人就算垒高墙挖深沟,也不得不出来与我军交战,是因为我军攻击了它非救不可的要害之处;我军不想与敌军交战,虽然只是在地上画出界限权作防守,敌人也无法与我军交战,原因是我已设法改变了敌军进攻的方向。所以,使敌军处于暴露状态而我军处于隐蔽状态,这样我军兵力就可以集中而敌军兵力就不得不分散。我集中兵力与一点,而敌人分散为十处,我就是以十对一。这样就出现我众敌寡的态势,在这种态势下,则我军所与战者用力少而成功多也。兵的性态就象水一样,水流动时是避开高处流向低处,用兵取胜的关键是避开设防严密实力强大的敌人而攻击其薄弱环节;水根据地势来决定流向,军队根据敌情来采取制胜的方略。所以用兵作战没有一成不变的态势,正如流水没有固定的形状和去向。能够根据敌情的变化而取胜的,就叫做用兵如神。

本篇的核心思想,就是造成绝对的攻防优势,在局部战场实现以十击一的情形,要么敌兵布展而屈,要么可以轻松取胜,避免兵力相当情况下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两败俱伤情形。

正如佛教的“三聚净戒”,包括了摄律仪戒、摄善法戒、饶益有情戒,其中饶益有情戒是属大乘菩萨戒,佛陀在因地时为救五百个商人曾杀一个盗匪,这种为慈悲救人而杀,为饶益有情众生而杀,不是为瞋而杀,好杀而杀,非一念之仁,片面之仁所能比拟的。同样的,佛教徒参战杀敌,他不是为瞋恨而杀人,而是为尽忠报国,为了救生民于水深火热之中,如此救国救民之举,绝非妇人之仁可喻。和平、道德、感动的力量远胜刀枪,国家战争也不全是残杀无辜,有的王师之军是为了惩罚坏人、暴徒,有的救人于水火,有的保家卫国,在战争中也能表达仁爱、慈悲,在战争中更能发菩提心,行菩萨道,救济伤亡,在更高的维度迎合孙武的战争思想。

 

第七篇——第十三篇:军争、九变、行军、地形、九地、火攻、用间

第七篇《军争篇》

讲的是如何“以迂为直”、“以患为利”,夺取会战的先机之利。“军争之难者,以迂为直,以患为利。故迂其途而诱之以利,后人发,先人至,此知迂直之计者也。故军争为利,军争为危。举军而争利则不及,委军而争利则辎重捐。是故卷甲而趋,日夜不处,倍道兼行,百里而争利,则擒三军将,劲者先,疲者后,其法十一而至;五十里而争利,则蹶上将军,其法半至;三十里而争利,则三分之二至。是故军无辎重则亡,无粮食则亡,无委积则亡。故不知诸侯之谋者,不能豫交;不知山林、险阻、沮泽之形者,不能行军;不用乡导者,不能得地利。”即“军争”中最困难的地方就在于以迂回进军的方式实现更快到达预定战场的目的,把看似不利的条件变为有利的条件。所以,由于我迂回前进,又对敌诱之以利,使敌不知我意欲何去,因而出发虽后,却能先于敌人到达战地。能这么做,就是知道迂直之计的人。军争为了有利,但军争也有危险。带着全部辎重去争利,就会影响行军速度,不能先敌到达战地;丢下辎重轻装去争利,装备辎重就会损失。卷甲急进,白天黑夜不休息地急行军,奔跑百里去争利,则三军的将领有可能会被俘获。健壮的士兵能够先到战场,疲惫的士兵必然落后,只有十分之一的人马如期到达;强行军五十里去争利,先头部队的主将必然受挫,而军士一般仅有一半如期到达;强行军三十里去争利,一般只有三分之二的人马如期到达。这样,部队没有辎重就不能生存,没有粮食供应就不能生存,没有战备物资储备就无以生存。所以不了解诸侯各国的图谋,就不要和他们结成联盟;不知道山林、险阻和沼泽的地形分布,不能行军;不使用向导,就不能掌握和利用有利的地形。

第八篇《九变篇》

讲的是将军根据不同情况采取不同的战略战术。“凡用兵之法,将受命于君,合军聚合,圮地无舍,衢地合交,绝地无留,围地则谋,死地则战,途有所不由,军有所不击,城有所不攻,地有所不争,君命有所不受。故将通于九变之利者,知用兵矣;将不通九变之利,虽知地形,不能得地之利矣;治兵不知九变之术,虽知五利,不能得人之用矣。”即用兵的原则,将接受国君的命令,召集人马组建军队,在难于通行之地不要驻扎,在四通八达的交通要道要与四邻结交,在难以生存的地区不要停留,要赶快通过,在四周有险阻容易被包围的地区要精于谋划,误入死地则须坚决作战。有的道路不要走,有些敌军不要攻,有些城池不要占,有些地域不要争,君主的某些命令也可以不接受。所以将帅精通“九变”的具体运用,就是真懂得用兵了;将帅不精通“九变”的具体运用,就算熟悉地形,也不能得到地利。指挥作战如果不懂“九变”的方法,即使知道“五利”,也不能充分发挥部队的战斗力。

第九篇《行军篇》

讲的是如何在行军中宿营和观察敌情。“凡处军相敌,绝山依谷,视生处高,战隆无登,此处山之军也。绝水必远水,客绝水而来,勿迎之于水内,令半渡而击之利,欲战者,无附于水而迎客,视生处高,无迎水流,此处水上之军也。绝斥泽,唯亟去无留,若交军于斥泽之中,必依水草而背众树,此处斥泽之军也。平陆处易,右背高,前死后生,此处平陆之军也。凡此四军之利,黄帝之所以胜四帝也。凡军好高而恶下,贵阳而贱阴,养生而处实,军无百疾,是谓必胜。”即在各种不同地形上处置军队和观察判断敌情时,应该注意:通过山地,必须依靠有水草的山谷,驻扎在居高向阳的地方,敌人占领高地,不要仰攻,这是在山地上对军队的处置原则。横渡江河,应远离水流驻扎,敌人渡水来战,不要在江河中迎击,而要等它渡过一半时再攻击,这样较为有利。如果要同敌人决战,不要紧靠水边列阵;在江河地带扎营,也要居高向阳,不要面迎水流,这是在江河地带上对军队处置的原则。通过盐碱沼泽地带,要迅速离开,不要逗留;如果同敌军相遇于盐碱沼泽地带,那就必须靠近水草而背靠树林,这是在盐碱沼泽地带上对军队处置的原则。在平原上应占领开阔地域,而侧翼要依托高地,前低后高。这是在平原地带上对军队处置的原则。以上四中“处军”“原则的好处,就是黄帝之所以能战胜其他四帝的原因。大凡驻军总是喜欢干燥的高地,避开潮湿的洼地;重视向阳之处,避开阴暗之地;靠近水草地区,军需供应充足,将士百病不生,这样就有了胜利的保证。

第十篇《地形篇》

讲的是六种不同的作战地形及相应的战术要求。“我可以往,彼可以来,曰通。通形者,先居高阳,利粮道,以战则利。可以往,难以返,曰挂。挂形者,敌无备,出而胜之,敌若有备,出而不胜,难以返,不利。我出而不利,彼出而不利,曰支。支形者,敌虽利我,我无出也,引而去之,令敌半出而击之利。隘形者,我先居之,必盈之以待敌。若敌先居之,盈而勿从,不盈而从之。险形者,我先居之,必居高阳以待敌;若敌先居之,引而去之,勿从也。远形者,势均难以挑战,战而不利。凡此六者,地之道也,将之至任,不可不察也。”即凡是我们可以去,敌人也可以来的地域,叫做“通”;在“通”形地域上,应抢先占开阔向阳的高地,保持粮道畅通,这样作战就有利。凡是可以前进,难以返回的地域,称作“挂”;在挂形的地域上,假如敌人没有防备,我们就能突击取胜。假如敌人有防备,出击又不能取胜,而且难以回师,这就不利了。凡是我军出击不利,敌人出击不利的地域叫做“支”。在“支”形地域上,敌人虽然以利相诱,我们也不要出击,而应该率军假装退却,诱使敌人出击一半时再回师反击,这样就有利。在“隘”形地域上,我们应该抢先占领,并用重兵封锁隘口,以等待敌人的到来;如果敌人已先占据了隘口,并用重兵把守,我们就不要去进攻;如果敌人没有用重兵据守隘口,那么就可以进攻。在“险”形地域上,如果我军先敌占领,就必须控制开阔向阳的高地,以等待敌人来犯;如果敌人先我占领,就应该率军撤离,不要去攻打它。在“远”形地域上,敌我双方地势均同,就不宜去挑战,勉强求战,很是不利。以上六点,是利用地形的原则。这是将帅的重大责任所在,不可不认真考察研究。

第十一篇《九地篇》

讲的是依“主客”形势和深入敌方的程度等划分的九种作战环境及相应的战术要求。“诸侯自战其地者,为散地;入人之地不深者,为轻地;我得亦利,彼得亦利者,为争地;我可以往,彼可以来者,为交地;诸侯之地三属,先至而得天下众者,为衢地;入人之地深,背城邑多者,为重地;山林、险阻、沮泽,凡难行之道者,为泛地;所由入者隘,所从归者迂,彼寡可以击吾之众者,为围地;疾战则存,不疾战则亡者,为死地。是故散地则无战,轻地则无止,争地则无攻,交地则无绝,衢地则合交,重地则掠,泛地则行,围地则谋,死地则战。”即诸侯在本国境内作战的地区,叫做散地。在敌国浅近纵深作战的地区,叫做轻地。我方得到有利,敌人得到也有利的地区,叫做争地。我军可以前往,敌军也可以前来的地区,叫做交地。多国相毗邻,先到就可以获得诸侯列国援助的地区,叫做衢地。深入敌国腹地,背靠敌人众多城邑的地区,叫做重地。山林险阻沼泽等难于通行的地区,叫做圮地。行军的道路狭窄,退兵的道路迂远,敌人可以用少量兵力攻击我方众多兵力的地区,叫做围地。迅速奋战就能生存,不迅速奋战就会全军覆灭的地区,叫做死地。因此,处于散地就不宜作战,处于轻地就不宜停留,遇上争地就不要勉强强攻,遇上交地就不要断绝联络,进入衢地就应该结交诸侯,深入重地就要掠取粮草,碰到圮地就必须迅速通过,陷入围地就要设谋脱险,处于死地就要力战求生。

第十二篇《火攻篇》

讲的是以火助攻与“慎战”思想,本章和最后一章也是将佛教所奉行的“众生至上”表述的最直接的两章。“非利不动,非得不用,非危不战。主不可以怒而兴师,将不可以愠而攻战。合于利而动,不合于利而止。怒可以复喜,愠可以复说,亡国不可以复存,死者不可以复生。故明主慎之,良将警之。此安国全军之道也。”即没有好处不要行动,没有取胜的把握不能用兵,不到危急关头不要开战。国君不可因一时愤怒而发动战争,将帅不可因一时的气忿而出阵求战。符合国家利益才用兵,不符合国家利益就停止。愤怒还可以重新变为欢喜,气忿也可以重新转为高兴,但是国家灭亡了就不能复存,人死了也不能再生。所以,对待战争,明智的国君应该慎重,贤良的将帅应该警惕,这是安定国家和保全军队的基本道理。

第十三篇《用间篇》

讲的是五种间谍的配合使用,掌控对方的一切信息,制订最合理的战术方案,将兵士的伤亡控制到最低。“凡兴师十万,出征千里,百姓之费,公家之奉,日费千金,内外骚动,怠于道路,不得操事者,七十万家。相守数年,以争一日之胜,而爱爵禄百金,不知敌之情者,不仁之至也,非民之将也,非主之佐也,非胜之主也。故明君贤将所以动而胜人,成功出于众者,先知也。先知者,不可取于鬼神,不可象于事,不可验于度,必取于人,知敌之情者也。故三军之事,莫亲于间,赏莫厚于间,事莫密于间,非圣贤不能用间,非仁义不能使间,非微妙不能得间之实。微哉微哉!无所不用间也。故明君贤将,能以上智为间者,必成大功。此兵之要,三军之所恃而动也。”即兴兵十万,征战千里,百姓的耗费,国家的开支,每天都要花费千金,前后方动乱不安,戌卒疲备地在路上奔波,不能从事正常生产的有七十万家。这样相持数年,就是为了决胜于一旦,如果吝惜爵禄和金钱,不肯用来重用间谍,以致因为不能掌握敌情而导致失败,那就是不仁到极点了。这种人不配作军队的统帅,算不上国家的辅佐,也不是胜利的主宰。所以,明君和贤将之所以一出兵就能战胜敌人,功业超越众人,就在于能预先掌握敌情。要事先了解敌情,不可求神问鬼,也不可用相似的现象作类比推测,不可用日月星辰运行的位置去验证,一定要取之于人,从那些熟悉敌情的人的口中去获取。所以在军队中,没有比间谍更亲近的人,没有比间谍更为优厚奖赏的,没有比间谍更为秘密的事情了。不是睿智超群的人不能使用间谍,不是仁慈慷慨的人不能指使间谍,不是谋虑精细的人不能得到间谍提供的真实情报。微妙啊,微妙!无时无处不可以使用间谍。所以,明智的国君,贤能的将帅,能用智慧高超的人充当间谍,就一定能建树大功。这是用兵的关键,整个军队都要依靠间谍提供的敌情来决定军事行动。

《孙子兵法》的上半部主要讲的是战略层面分析战争,下半部则主要从战术层面展开解析。充分利用所有可以利用的因素,以最快、最小损失,快速解决战争。正是“不施霹雳手段,难显菩萨心肠”的佛教思想,只要满怀慈悲不起瞋恨,威即是德,大威即是大德,制恶伏恶即是导善行善,霹雳手段即是菩萨心肠的表现。菩萨或为了调伏顽劣的众生,或为了遏止恶人的恶行,有时应机示现金刚怒目之相。大威德布畏金刚是文殊菩萨的愤怒化身,大威有伏恶之势,大德谓护善之功,故名大威德布畏金刚。佛法并非绝对禁杀。

经载: 波斯慝王有一天禀告释尊:佛陀啊!我国中有大盗贼,我领兵讨伐, 把贼人杀死了, 犯了杀业。佛陀回答:善哉善哉,你并没有做错。

有一个佛教故事讲:一个菩萨发现一个商队中混进了一个强盗,这个强盗准备寻机把商人们杀害后抢走财物。菩萨寻思:我杀了强盗,就犯了杀戒,就要堕入地狱,而不杀强盗,就会导到更多的生命被杀害。最终这位菩萨以我下地狱也要拯救众生的精神,把这个强盗杀死了。

杀恶不仅为了保护良善,同时也是对作恶者的怜愍。严守杀戒,是小慈悲,敢开杀戒,才是大慈悲。必要时勇于杀人者,不是凶恶到极点,就是慈悲到极点。

 

《孙子兵法》是兵学圣典,是行兵第一要书,更是至慈至悲、至善至慧、普度众生的无上佛法圣典。如果说《吴子兵法》是少林七十二绝技,字字句句伤敌要害、取敌性命,凌厉狠辣,大干天和;相应的《孙子兵法》则是无上慈悲佛法。佛法在求渡世,武功在于杀生,两者背道而驰,相互制衡。最后引用金庸先生在《天龙八部》中的一句话结束本章“只有佛法越高,慈悲之念越盛,武功绝技才能练得越精,但修为到了如此境界的大神,却又不屑去多学各种厉害的杀人法门了。”


鲜花

握手

路过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