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解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428|回复: 1

《三国解》育儿宝典——“三国第一女子-辛宪英”的四个睡前故事

[复制链接]

25

主题

25

帖子

40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00156
发表于 2016-12-2 18:12: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傲Sir 于 2016-12-6 19:01 编辑

关于辛宪英的四个故事,评价魏文帝曹丕立太子、高平陵之变劝弟尽忠、提前告知家人钟会即将谋叛、生活的节俭,就是我睡前讲给女儿听的,现在她基本可以自己讲述出来,也许暂时还不能理解每个故事的真正内涵,但我相信对她的一生一定会有非常积极的影响。

《三国解》第四篇《三国之最》,第五章:三国第一女子。第344页,
三国第一女子——无冕之凰辛宪英
对三国的爱好不到骨灰级,或者是碰巧翻阅到,应该很难听说“辛宪英”这个名字。和前面三位比起来,她在民间的流传广度可以忽略,但真正的第一女子应该非她莫属。
辛宪英是她的字,名不详。颍川阳翟人。辛毗之女,羊耽之妻、辛敞之姐、羊祜叔母。魏晋时期才女。
凭什么她可以位居三国第一之位,却在民间销声匿迹呢?
一、家庭背景:
辛宪英的父亲辛毗:辛毗早年跟随其兄事袁绍。曹操任司空时,征召辛毗,他不受命。官渡战后,辛毗事袁绍的儿子袁谭。公元204年,曹操攻下邺城,上表推荐辛毗任议郎,后为丞相长史。公元220年,曹丕即皇帝位,以辛毗为侍中,赐爵关内侯,后赐广平亭侯。魏明帝即位,封辛毗颖乡侯,食邑三百户,后为卫尉。公元234年,诸葛亮屯兵渭南,司马懿上表魏明帝曹睿。任辛毗为大将军军师,加使持节号。辛毗侍奉过袁绍、袁谭、曹操、曹丕、曹睿五代帝王,对每一位自己的领导,无论是对内治国安邦还是外出行军打仗,都立下卓绝功勋,是三国罕见的能够侍奉多君主的奇才。这开阔了辛宪英的成长和眼界创造了最好的家庭环境。
辛宪英的老公羊耽:东汉南阳太守史上以清廉著称的羊续的儿子。从他起上溯八世,羊氏各代皆有人出仕二千石以上的官职,并且都以清廉有德著称。羊耽曾任泰山太守,官至太常。
胞弟辛敞:魏大将军曹爽参军,咸熙中为河内太守。司马懿发动高平陵兵变,辛敞为参军,鲁芝反抗司马懿,邀敞参加,敞害怕就问姊宪英该怎么办,宪英告诉他领兵杀出洛阳,归属曹爽。后司马懿诸杀曹爽统领的部众,辛敞归属司马懿。
侄儿羊祜:父亲羊衜为曹魏时期的上党太守,母亲蔡氏是汉代名儒、左中郎将蔡邕的女儿,姐姐嫁与司马懿之子司马师为妻。羊祜十二岁丧父,孝行哀思超过常礼。奉事叔父羊耽也十分恭谨。博学多才、善于写文、长于论辩而有盛名于世。司马炎建立晋朝,命羊祜坐镇襄阳,都督荆州诸军事。在之后的十年里,一方面羊祜屯田兴学,以德怀柔,深得军民之心;另一方面缮甲训卒,广为戎备,做好了伐吴的军事和物质准备。并在吴将陆抗去世后上表奏请伐吴,却遭到众大臣的反对。咸宁四年(278),羊祜抱病回洛阳,同年十一月病故,并在临终前举荐杜预自代,进而完成中华一统大业。
儿子羊琇:西晋散骑常侍。
外孙女夏侯光姬,更是晋元帝司马睿的生母。辛宪英也就是晋元帝司马睿的曾外祖母。

无论辛宪英自己的家庭,还是嫁到的娘家,都为自己的成长和才智的发挥提供肥沃的土壤。
二、辛宪英代表实例

1、辛宪英评价魏文帝曹丕立太子
房玄龄的《晋书列传第六十六列女羊耽妻辛氏》记载:初,魏文帝得立为太子,抱毗项谓之曰:“辛君知我喜不?”毗以告宪英,宪英叹曰:“太子,代君主宗庙社稷者也。代君不可以不戚,主国不可以不惧,宜戚而喜,何以能久!魏其不昌乎?”意思是说曹丕与曹植争夺太子之位,后来曹丕得立,曾经喜极失态,抱着辛毗的颈说:“辛君您知道我有多么喜悦吗?”辛毗事后将曹丕的表现告诉女儿宪英,时年二十多岁的宪英便感叹地说:“太子是代替君王主理宗庙社稷的人物。代君王行事不可以不怀着忧虑之心,主持国家大事亦不可以不保持戒惧之心,在应该忧戚的时候竟然表现得如此喜悦,又怎会长久呢?魏国又怎能昌盛?”
随后魏国的演变完全按照辛宪英的预测运行。曹操通过群雄逐鹿,在军阀混战中脱颖而出,曹丕利用老爹建立的根基,于延康元年(220年),逼迫汉献帝禅让,正式取代汉王朝,建立曹魏,定都洛阳。至咸熙二年(265年),司马昭之子司马炎以彼之道还施彼身,采用曹丕同样的方式,逼迫曹奂禅让,改国号为晋,曹魏灭亡。
前前后后总共短短的四十五年,历经曹丕、曹睿、曹芳、曹髦、曹奂五代帝王,将曹操一辈子的心血败坏完毕,曹魏寿终正寝,所有的这些都印证辛宪英的预言。

2、高平陵之变辛宪英劝弟尽忠
公元249年(正始十年),司马懿闻曹爽同弟曹羲、曹训、曹彦并心腹何晏,邓飏、丁谧、毕轨、李胜等及御林军,随魏主曹芳,出城谒明帝墓,就去畋猎。大喜,于是发动高平陵之变要诛除曹爽。
《三国演义》第一百零七回:曹爽手下大将司马鲁芝,见城中事变,来与参军辛敞商议曰:“今仲达如此变乱,将如之何?”辛敞畏惧于形势,不知所措,便向辛宪英请教。其姊辛宪英见之,问曰:“汝有何事,慌速如此?”敞告曰:“天子在外,太傅闭了城门,必将谋逆。”辛宪英说:“天下事情不能预知,但以我的判断,太傅司马懿是被逼这样做的!明皇帝驾崩之前,曾把著太傅的手臂嘱咐后事,朝中人士对其遗言记忆犹新。曹爽与太傅同受明皇帝顾命,但曹爽独专权势,以骄奢的态度行事,对王室可说是不忠,于人伦道理亦可谓不正直。太傅此举只不过是要诛除曹爽而已。”辛敞追问:“那此事可成么?”辛宪英回答:“怎会不成功?曹爽的才能不是太傅的对手。”辛敞便说:“那么我可以不离城而去吗?”辛宪英说:“怎可以不去?职守是人伦的大义,当我们知道别人有难,尚且会体察怜恤;如今你为人做事却弃下自身责任,是不祥之事,不可以这样做。至于要为他人而死,受他人所任,是作为亲信的职分,你不是曹爽的亲信,只是出于跟随大众的责任而已。”辛敞听过姊姊的分析后,便随鲁芝出关离城。
事变成功,司马懿将曹爽兄弟三人关回家之后,用大锁锁门,令居民八百人围守其宅。曹爽心中忧闷。属下向曹爽建议:“今家中乏粮,兄可作书与太傅借粮。如肯以粮借我,必无相害之心。”爽乃作书令人持去。司马懿览毕,遂遣人送粮一百斛,运至曹爽府内。爽大喜曰:“司马公本无害我之心也!”遂不以为忧。原来司马懿先将黄门张当捉下狱中问罪。当曰:“非我一人,更有何晏、邓飏、李胜、毕轨,丁谧等五人,同谋篡逆。”懿取了张当供词,却捉何晏等勘问明白:皆称三月间欲反。懿用长枷钉了。城门守将司蕃告称:“桓范矫诏出城,口称太傅谋反。”懿曰:“诬人反情,抵罪反坐。”亦将桓范等皆下狱,然后押曹爽兄弟三人并一干人犯,皆斩于市曹,灭其三族;其家产财物,尽抄入库。
司马懿斩了曹爽,太尉蒋济曰:“尚有鲁芝、辛敞斩关夺门而出,杨综夺印不与,皆不可纵。”懿曰:“彼各为其主,乃义人也。”遂复各人旧职。辛敞叹曰:“吾若不问于姊,失大义矣!”
后人有诗赞辛宪英曰:
为臣食禄当思报,事主临危合尽忠。
辛氏宪英曾劝弟,故令千载颂高风。

3、提前告知老公羊耽、儿子羊琇、侄儿羊祜钟会即将谋叛
《晋书列传第六十六列女羊耽妻辛氏》记载:钟会为镇西将军,宪英谓耽从子祜曰:“钟士季何故西出?”祐曰:“将为灭蜀也。”宪英曰:“会在事纵恣,非持久处下之道,吾畏其有他志也。”及会将行,请其子琇为参军,宪英忧曰:“他日吾为国忧,今日难至吾家矣。”琇固请于文帝,帝不听。宪英谓琇曰:“行矣,戒之!古之君子入则致孝于亲,出则致节于国;在职思其所司,在义思其所立,不遗父母忧患而已。军旅之间可以济者,其惟仁恕乎!”会至蜀果反,琇竟以全归。
公元262年(景元三年),钟会担任镇西将军,辛宪英询问侄儿羊祜:“钟会因何出兵向西?”羊祜答:“是为了要灭蜀啊。”辛宪英便说:“钟会处事恣意放肆,这不是长久为人下属的态度,我恐怕他会有异志啊。”羊祜不敢多议,便劝辛宪英:“叔母请勿说太多了。”后来钟会征羊耽与辛宪英之子羊琇担任参军,辛宪英忧虑地说:“那时候我见钟会出兵,虽然忧虑,但也只是为国而忧而已。今日祸难将会牵涉到我的家族,而且也是国家的大事,我实在不得不阻止了。”羊琇便向司马昭极力请辞,可是司马昭却不愿接纳。
辛宪英无奈之下只好向羊琇说:“此事必须实行了,你要留心!古时的君子,在家则奉孝于双亲,出外则为守节于国家,担任职务时要慎思你的责任,面对义理时则要慎思你的立场,不要让父母为你感到忧虑。军旅之间,最能令你顺利的,只有仁恕的态度而已!你必须要谨慎留意啊!”
结果羊琇在征蜀之役至钟会叛变之时,严格遵照母亲的教导行事,终得保全自身。
好一句辛宪英的“古之君子入则致孝于亲,出则致节于国;在职思其所司,在义思其所立,不遗父母忧患而已。军旅之间可以济者,其惟仁恕乎!古时的君子,在家则奉孝于双亲,出外则为守节于国家,担任职务时要慎思你的责任,面对义理时则要慎思你的立场,不要让父母为你感到忧虑。军旅之间,最能令你顺利的,只有仁恕的态度而已!
如此见解,即使社会再发展5000年,相信也一定是时代最先进的教子格言!如果每一子女都铭记此言,想来再无“坑爹”二字。

    4、辛宪英的节俭
作为连续九代朝廷大员的大媳妇,任何时代最奢华的消费绝对都不是个事儿。但辛宪英却时时刻刻不忘记“节俭”两字。侄儿羊祜曾赠送华丽名贵的锦被给她,辛宪英却嫌礼品太过华贵,不舍得浪费糟蹋,于是把锦被翻过来盖。泰始五年(公元269年),辛宪英逝世,享年79岁。

辛宪英的洞察力也不是完全被后世埋没,否则也不会有本章“三国第一女子”的内容推出。她的智、曹娥的孝、木兰的贞、曹令女的节、苏若兰的才和孟姜的烈被后世并颂。稍加分析,后面的行为,只要有心,相当一定比例的人群是可能达到的。唯独辛宪英的智慧,的的确确超越她人一筹,即使单列出来也毫不为过!
三、辛宪英的行为直指“道”之本源
辛宪英的智慧,已经直指道的本源,我的下一部书希望能够展开论述,在此简单罗列老子《道德经》第八、九、十章,作为评注:
1、利万物而不争
《道德经第八章》: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尤。最高的善像水一样。水善于滋养万物,而不与万物相争。它处身于众人所厌恶的地方,所以跟道很相近。居身,安于卑下;存心,宁静深沉;交往,有诚有爱;言语,信实可靠;为政,天下归顺;做事,大有能力;行动,合乎时宜。唯有不争不竞,方能无过无失。
辛宪英的行为已经和“利万物而不争”的上善完美契合。
2、功遂身退天之道也
《道德经第九章》:持而盈之,不如其已;揣而锐之,不可长保。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富贵而骄,自遗其咎。功遂身退,天之道也。抓在手里冒尖儿流,自满自溢,不如罢了吧。千锤百炼的锋芒,也长不了的。金玉满堂,你能守多久呢?富贵而骄,是自取灾祸啊!大功成了,名份有了,自己便隐去,这正是上天之道
辛宪英如此才智,在民间几无被传颂,岂非恰是“功遂身退,天之道也。”
3、生而不有为而不恃
《道德经第十章》:载营魄抱一,能无离乎?专气致柔,能如婴儿乎?涤除玄鉴,能如疵乎?爱国治民,能无为乎?天门开阖,能为雌乎?明白四达,能无知乎?生之蓄之,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是谓玄德。谁能使灵魂与真道合一,毫无离隙呢?谁能使血气变得柔顺,像婴儿一样呢?谁能洗净内心的杂念,透亮如明镜呢?爱民掌权,谁能舍己顺道、无为而治呢?运用心智,谁能因应天意、如雌随雄呢?明白通达,谁能超越人智、摆脱知识呢?那创造并养育这个世界的,他创造养育并不强行占有,他无所不为却不自恃其能,他是万物之主而不任意宰制。这真是深不可测的恩德啊!
辛宪英的行为完全可以作为玄德的实证“生之蓄之,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是谓玄德。”。
辛宪英生平轶事,以“道之本源”的思维继续评注下去,没有任何问题。毕竟事不过三,更多更深的评价,请和我一起完成下一部书“文明的选择”,那里将对此问题展开更深层级的探讨。


如果这个故事打动了你,或者对此书感兴趣,或者认为这本书可能对你的亲朋好友有所启发,请扫描如下二维码免费获取作者签名、珍藏、精装版本。今年过节不送礼,送礼只送“三国解”。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版权声明|三国解 ( 粤ICP备16012113号

GMT+8, 2017-7-25 06:32 , Processed in 0.241800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16 三国注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